客觀與主觀 - 《覺悟之道》

skokseng     2016-11-27     檢舉

 

2010年10月1日上午九點,學誠法師以「覺悟之道」為主題拉開了十一精進共修系列的首座開示,人人心生歡喜。客觀存在是外在種種的業感,我們主觀怎麼來認識它;我們主觀在認識客觀的時候,我們的行為跟客觀事物產生的關係、產生的交織,這個才是理智。

 

我們學佛法,就是要慢慢來認識到世間的本質是什麼,它的意義是什麼。比如說,大家坐在這裡聽課,你說「我坐在這裡,今天精神狀態很好,念誦也念得很好,聽法也聽得很好」。(這時)你的心,你的覺知已經感受到你的整個身心狀態了。這一念就是你的正見,正見一但有了,就知道怎麼做是對的,怎麼做是錯的,這個對錯就是佛法的標準。如果你正見不具足的話,坐在那裡,坐久了,你說「這麼難受,又不能說話,又不能怎樣……」,這就不是正見,正見就起不來。正見起不來的時候,整個身心、五蘊和合的各種各樣的念頭就都會出來,色、受、想、行、識,各種各樣的心所,心理的活動就都出來了,自然而然就是如此。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學習佛法就是要從正見開始,然後能夠非常清楚地認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最後才能明白「我是誰」。要認識到「我是誰」,首先要認識到我現在在幹什麼,然後才能慢慢對「我」有認識,對自己有認識。社會上面就是在追逐一種相,農民也好,工人也好,學生也好,老師也好,居士也好,都是有相的。我們山上的工人也是如此,小工有小工的相,技工有技工的相,木工、油漆工、石頭工……都有他的行相。我們學佛法怎麼叫「要遠離這些相」?意思是說,你不會被這些相障礙,能夠超越這些相,這些相對你來講沒有障礙。你掃地也好,煮飯也好,洗廁所也好,搬石頭也好,都是法。內心沒有障礙,就是法;內心有障礙,就是煩惱。我們寺廟裡面,有一個打石頭的(工人),已經是六、七十歲了的老人了,他一天到晚乾得很起勁,幾個小時烈日炎炎乾得很起勁,也乾得很歡喜,至少沒有痛苦。你去問他,你跟他說話,他可能講不了五分鐘,十分鐘,也講不了什麼大道理,肯定講不出來。但是有一點,他內心沒有什麼障礙,這個就是一種功夫。內心有障礙就是問題,有障礙的話,你的能力就發揮不出來。

 

我們需要有一顆欣賞的心、歡喜的心、感恩的心、分享的心,去對待人的勞動,這個很重要。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可能說這個人學問很高,這個人官很大,這個人很有錢,可能有這樣一種心態,而且你對一般人(就是這樣)一種心態,這樣就會有種種很複雜的心態。你有種種複雜的心態,是因為外在有種種複雜的境界,有種種複雜的外相。反過來說,對外在種種複雜的行相很在意,那也不對;或者說,對外在種種的相,不去管它,那也不對,對所有一切都麻木不仁,也不是佛法的本意。佛法就是從相上來認識到心,從心上來認識到法,所以我們取相也不對,不取相也不對。《金剛經》上面講:「所謂佛法,即非佛法,是名佛法」。就是要用智慧來觀照,知道有種種相,但是(這些相)不會對你造成障礙,並且你知道怎麼來處理。遇到石頭了,要怎麼辦;遇到磚頭了,要怎麼辦;遇到鋼筋水泥了,要怎麼辦,這些都是相。遇到垃圾了,怎麼辦,要怎麼處理。(同時)又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心。這些只是建築材料,推而廣之,你的家庭,你的學校,你的單位,我們的民族、國家、世界,也是種種的相。因為大家很注重相,所以,眾生相的出現就會此起彼伏,此起彼落,千差萬別,就會引起種種的紛爭、鬥爭,乃至戰爭,都是因為跟相有關。《金剛經》裡面講,壽者相、我相、人相、眾生相。我相就是自己,人相就是別人,眾生相是種種差別相……壽者相,什麼叫壽者相呢?壽者相不僅僅說人活一百歲,長命百歲,不僅僅是如此的意思。就是對世間上的種種相有一個固定不變的認識,有一個恆常不變的認識,有常見。世間本來是無常的,世間的相也是無常的,也是變化的,但是我們把無常相當成了常相,我們的認知就成了問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佛法所告訴我們的,用現在的語言講是客觀存在和主觀認識的關係。就是說,客觀存在是外在種種的業感,我們主觀怎麼來認識它;我們主觀在認識客觀的時候,我們的行為跟客觀事物產生的關係、產生的交織,這個才是理智。而不是說,我們學佛法以後,用佛法的一套名言體系來解釋客觀世界,最後跟你也沒什麼關係。而是我們認識到了佛法,我們對佛法有信心,我們對佛法有了正見之後,我們能夠重新來認識這個世界,從而產生不竭的行為動力,然後對自己、對別人、對家庭、對國家都是有利的。如果動力產生不了,自己前面的見就有問題,見、修、行、果,你的修,你的行,修跟行肯定都是出問題的。所以佛法是要落實在行持上,落實到人的身語意三業的行為上。所有的三藏十二部,就是為了要印證我們的正見的正確,而不是說我們斷章取義、隻言片語,把這些(經藏)作為我們講說的一種工具,顯示自己口才好,自己很會涚,這都是不對的,都跟佛法沒有關係。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