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落 日照金山

TEY_PECK_HA     2016-11-27     檢舉

日出日落 日照金山

清晨,梅里雪山,一束金光掠過白馬雪山山脊,迎面撞擊在卡瓦格博之巔,但一切並不能撼動這位傳奇的天神之山,而是為他披上件金色戰袍。戰袍沿著明永冰川席捲而下,順勢鋪向瀾滄江對岸所有面對著他的人們,為大家的臉上映襯上一片金色……

五年來,十次走近梅里雪山,在東側遊人如織的飛來寺,不管春夏秋冬,幾乎每次都能看到日照金山的盛景。因為飛來寺在梅里雪山東側,隔瀾滄江相望,看日照金山只能是日出,日落時分想看日照金山只能是去西側,西藏察瓦龍地界。前往察瓦龍有兩種方式,一是開車沿怒江峽谷走傳奇之路丙察察,但峽谷中看不到梅里雪山,另一種就是梅里外轉,運氣好,可以在阿丙村和甲辛村能見到梅里日落。

十月,深秋,隨阿青布和撿垃圾的隊伍再次梅里外轉,這次運氣超好,不止在東側的飛來寺、阿東村看到梅里全景,還在雲嶺看到了緬茨姆的南側,在盧阿森拉看到了一年前沒看到的卡瓦格博南側,但我很貪心,想看到更多。從盧阿森拉埡口下到秋那桶,騾隊修整,我與李鋒和旺學繼續前行,一年前,我在南通拉的聖水看到過緬茨姆的西側,雖然只是雲層散開的幾分鐘,但印象深刻,這次,想去守著緬茨姆,希望能看到日落的日照金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午飯後,告別大家,我們仨繼續前行。因為今年轉山人遠沒有去年多,南通拉扎的營地已經廢棄,去年在這裡,阿丙青年農博斯送我一罐紅牛,幾位年輕人打牌的桌子還在,茨吉拉姆依著的橫杆還在,但人都走了,多了些荒草。

路遇一個蜂巢,有隻大黃蜂守在附近,伺機捕捉回巢的蜜蜂。

三小時從海拔2500的秋那桶向上走南通拉大坡,兩小時後,遇到第一個還有人的村子,小姑娘白瑪曲措守著店,她說今年人很少,從秋那桶到辛康拉埡口只有三個營地還有人。幾小時前,有位安徽來的大哥路過,一天前,有個小伙子在這裡住了一晚,也是安徽的。

下午四點,來到海拔3500米的聖水營地,一年前,在這裡看到雲層中露了一面的緬茨姆,此刻,她一直在雲中,我知道她在那,只是看不到。放下背包,拿出音響,聽著歌,坐在地上等著雲散。一小時後,李鋒也拖著疲憊的雙腿來到營地,在伙房裡和旺學烤火聊天,我繼續在山坡上等著看緬茨姆。

又過了一小時,雲散了,緬茨姆清晰的出現在眼前,與東側飛來寺看到的正三角形不同,在這需要徒步三天才能到達的西側,緬茨姆更飽滿,微胖,挺可愛的。太陽逐漸靠近西側的高黎貢山,緬茨姆的色彩也從白色變成飽滿的金色,耀眼的金色!我呆看了一會兒,趕忙跑回伙房,對兩位烤火的夥伴喊:快出來!十秒鐘後,幾個人站呆站在山坡上,看著緬茨姆,這場景,梅里的日落日照金山,真沒多少人見過,美的不知如何形容,看著就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十分鐘,從金色到玫瑰色,最後一束陽光在緬茨姆頭頂上離去,似乎能感到聲音,輕輕地,像是告別。山,又變成白色,天空是帶有暖調的粉,逐漸逐漸變成深邃的藍。這場景,任何文字與照片都顯得蒼白,能看著就好。

梅里十三峰,最愛緬茨姆……

回到伙房,女主人已經準備好晚飯,吃過飯烤烤火,休息。

午夜時分,感覺天狼星能升起來了,應該就在正東,在緬茨姆附近。爬出蓋了兩層的被子來到屋外,緬茨姆在星空的映襯下靜靜地站在東方。沒多久,天狼星在她右肩上升起,很亮。

第二天一早,告別主人前往阿丙村,午後在村裡與騾隊匯合。村主任普索朗得知我第二天一早要租車去甲辛,說如果下次來多住一天,可以到村子東邊海拔4400米的山脊去看雪山。我說乾脆今天就上,讓普索朗幫我找一位嚮導。阿青布擔心安全問題,一是去那山脊沒有路,得返回聖水營地附近上山,當地村民沒幾個去過,最快的要兩小時左右能上去,再說,下山時天必然黑了,更難走。我說擇日不如撞日,哪怕我慢一些,三小時總能上去了。

陪我上山的村民扎西農布過去是獵人,在這片山上抓猴子,現在不讓打獵,他就開始揀菌子,所以路很熟。先坐扎西開的摩托車從懸崖小道翻辛康拉埡口回到聖水營地附近,然後穿過竹林、闊葉林、針葉林、杜鵑林,向著山脊。

半小時後,我喘著粗氣,渾身冒汗的走出竹林,開始進入櫟樹為主的闊葉林帶。原本想我和農布一人一瓶水,但此時,我擔心兩瓶水都不夠我喝,可農布壓根沒有喝水的意思,好強大。在海拔4000米的一處緩坡上,杜鵑花鋪滿整個山脊,如果是六月,那這裡將是一片淡粉色,遠處映襯著緬茨姆。身後,懸崖下的山谷間,已能看到海拔只有兩千米左右的阿丙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再向上,沒有了植被,竟然出乎自己意料的和扎西農布一樣,兩小時爬上這道落差900米的山脊。很多時候,堅持,能讓自己的潛力發揮到極致。

坐在山脊之上,看著七公里外的卡瓦格博身上的雲層逐漸散去,等待再一個日落的日照金山。寧靜中,突然感受到面對的遠方傳來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一陣陣低沉的轟鳴聲,裹挾著氣浪而來——是雪崩!雖然相隔七、八公里,依舊讓人心生敬畏與恐懼。1991年1月3日,那場崩塌量達到三十萬噸堆積的雪崩瞬間將17位登山者與卡瓦格博融合在一起 。

慢慢的,在逐漸西沉的陽光下,卡瓦格博身邊的雲也散了,再次看到日落的梅里日照金山,這一次,除了緬茨姆,卡瓦格博也在。

與山脊下海拔3500的聖水營地不同,從這裡能看到更完整的緬茨姆,因為位置不同。山與人一樣,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角度,會有不同的一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