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翻不出馬來人五指山~~雖當老大,仍然馬來人最大,以後要再當老大,就要繼續抱緊他們的大腿……哀哉

Muyi     2018-08-10     檢舉

希盟政府對反對黨給予的壓力感到難以抗拒,因此必須採取行動來制衡攻勢。敦馬哈迪醫生在大選前已表示,若執政將舉辦「土著大會」,來探討土著權益發展。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已在策劃這項土著大會,並表示將探討土著的經濟地位,尤其土著在上市公司的股權分配。

土著議程的推動是有必要的,如果希盟沒有穩住土著這一塊,只獲三分之一馬來支持力量的希盟就會面對倒台的危機。下屆大選,希盟可能面對的是國陣與伊斯蘭黨合作,以一對一的方式挑戰希盟,屆時若馬來人的支持度不夠強,希盟的馬來政黨將會面對兵敗如山倒的情況,而政權又再一次輪替了。

舉辦土著大會是前朝政府時常進行的活動,以便能夠穩住土著的支持力量,但由於國家利益比土著利益更是上屆大選的議程,使許多馬來人改弦易轍,拋棄了國陣政府。雖然馬來人相當重視土著的利益,但國家利益置於土著的利益之上,突出了馬來人的政治智慧,才會掀起馬來人海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說:馬哈迪在推動土著議程非常積極,安華以後當上首相,肯定也不敢掉以輕心,畢竟希盟未來能否繼續執政,攸關馬來人的選票。

捍衛國家利益

大部分馬來人已經擺脫了只以土著權益當先的概念,反而對捍衛國家利益更加重視。這是第14屆大選時馬來人突然改變了立場,使國陣始終不相信會倒台。

國陣時代,捍衛土著大集會讓讓許多捍衛馬來人主權的政黨及非官方組織,能夠在大會暢所欲言,許多言論都給非巫裔感到憂心忡忡。結果代表華人的馬華、民政及入聯黨首當其衝,成為眾矢之的,受到無情的咒罵。如今這個責任交給了民主行動黨,也是須要面對華人對行動黨的考驗。

不論是馬華、民政、入聯黨或行動黨,都無法對所展開的土著大會有什麼怨言。馬華三黨不能對巫統埋怨,行動黨也無法對希盟內的三個馬來政黨發號施令,這是馬來政黨對馬來族群的一種交待,希望通過這樣的形式可以獲得馬來人的信任。

納吉掌權時就表示土著議程是國家議程,但絕不忽略其他種族的權益,於是推行了一馬計劃,以BRIM援助金來平衡過於捍衛土著的議程。如今希盟政府也是採取同樣的策略,以大馬新經濟政策來給予各族貧窮人士資助,有同工異曲之妙。國陣在積極推動協助土著經商方面有特別照顧比較幸運的馬來富商,但卻因為太注重這群馬來人的利益而引起華商的不滿。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政府在策劃經商環境可能會比國陣時代自由開放,但還是不會乖離捍衛土著的權益。

圖說:如果希盟太過開放國家政策,放棄了捍衛土著議程,就可能會面對巫統獲得翻盤的機會。

新政府必然會利用重整的國庫控股公司來發揮土著議程內的重要點,而把經濟事務部長阿茲敏安排在董事局內,就顯示馬哈迪在推動土著議程是非常積極的。重組馬來人的股權是有必要的,自從新經濟政策推行以來,土著股權30巴仙的目標並未達致,而這次重組的重任就落在經濟部長的身上。這就是為何只有經濟部長在國庫控股公司,而財政部長並沒有機會擔任董事。

大馬的政治局勢是很現實的,巫統61年來捍衛土著權益是馬來人所認同的,只是在第14屆大選有點出乎意料,馬來人否定了巫統的捍衛馬來人地位,把國家利益置於土著權益之上。由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巫統依然是以種族主義來爭取馬來人的支持,希盟必須應對這樣的強烈攻勢。如果希盟太過開放國家政策,放棄了捍衛土著議程,就可能會面對巫統獲得翻盤的機會。

面對了土著議程,任何希盟想實現的非馬來人權益都會面對挑戰,因為希盟的馬來人政黨將會考慮非政府組織的訴求,並積極處理各項馬來人議程,而無法立刻就解決非馬來人的訴求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希望希盟內的領袖能夠解除這些困境,使各種族的問題能夠迎刃而解。只有促進雙贏,才能確保希盟的政權獲得人民繼續支持,只照顧某個族群,將只有面對失敗,這是任何政黨都應該引以為鑑的。

文/東之盈

圖說:面對了土著議程,任何希盟想實現的非馬來人權益都會面對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