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馬如今見roti canai就怕,全都是這班菜鳥部長……

Muyi     2018-08-12     檢舉

文/黃泉安

大馬2.0百日新政將屆,某網媒新聞主管找我喝茶八一八(卦)。剛好,新屆國會第1次會議也已屆滿,索性胡扯何不來個國會議員排行榜,例如「5大潛能議員」、「5大姿彩議員」(代替無厘頭),來評定國會多屆老鳥和新晉菜鳥的集體表現,為大馬2.0前途把把脈。

當然,身為兩屆國會議員,瓜田李下,我總不可能點評自己的同僚來折射自己過去的表現。

至今,我仍崇尚英國西敏市國會制度,引經據典君子論戰的格調,遺憾終生未能絲毫觸及類似的民主境界。

但又回想,最近國會神聖殿堂竟然頻頻飆出「三星流氓」(希盟武吉牛汝莪議員因堅持不收回標籤言論而被逐出國會)、「你老爸的頭」(希盟日落洞)、「普XX」(巫統立卑)及「Fxxkr You」(巫統京拿峇當岸)鳥語花香之聲,議長竟也掌控乏力。嘿!下議院222個YB全是人民供養的民選國會議員,花老百姓納稅的錢銀竟在社稷殿堂胡鬧,選民不會介意嗎?莞爾之後,相信選民早已開始暗中打分工作了。

感覺現已下崗還我自由身,除了能夠「講人話」,或許,我仍有民主權力以納稅人和選民身份,對當朝內閣和反對黨各主將的百日表現,做個流水帳,表達個人感懷。

其實,整個內閣和在野主將抒發的政見,有的鏗鏘有力,可圈可點;有的卻乏善可陳,可挑可剔。

布城換班100天內,社交網絡有個明顯的趨向,就是以Roti Canai(麵糰反反覆復後做成的印度式煎餅)來形容馬哈迪內閣的表現,部長倉促發布部門政策,受到反彈便立刻U轉,被人詬病,毀滅信心。

如果網民的尖酸觀察和刻薄點評是對的,馬哈迪應該有所警惕。這也可能為何管道開始謠傳,百日新政屆滿精英顧問團(CEP)解散之後,達因仍會留任首相首席幕僚,甚至在內閣背後垂簾聽政。因為,菜鳥部長舉步維艱,辦事力量不很強。

以下是從媒體朋友和商業街同僚聽回來的彙報,有些雖帶強烈主觀,但若與輿論風潮做比較,可算空穴來風必有因。

圖說:馬智禮一開口就闖禍,引發連串風波。

忽而黑鞋忽而白鞋的教育部長:華社眼前的致命傷,莫過於教育部長馬智禮(土團黨)對承認統考的曖昧、推卸、延誤和「5年研究」煙幕式言論,加上副部長張念群(行動黨)被民眾肉搜大選前的視頻言論而多次自咬舌頭,及後又因「黃書琪式」中巫翻譯部長答案稿造成中文媒體個個躺著中槍,視點被轉移,連部長有膽識撤除數大學政治委任迂官的好事,也被掩蓋,看起來很狼狽。

不熟民事禮儀聘任官員的部長:英文《星報》通過黃振威專欄和數篇獨家新聞,一再揭穿部分部長就任60天竟仍摸索工作範圍,不敢面對媒體;有些竟敢繞過部門秘書長委任超量政治官員,類似愚昧事件引起民事服務的行政外交高層(PTD)的不滿。其中,教育部長(土團黨)竟又放任部門諮詢師(兼任PTPTN主席)下令部門秘書長終止教育學府訂閱《馬來西亞前鋒報》的越權做法,完全忽略部長諮詢師只能通過部長資深機密秘書書面通知,或由部長口頭交代部門秘書長才算正規。

外勞不能掌廚的人力資源部長:6月22日,部長古拉宣布明年7月1日起禁止餐館和熟食攤位聘用外籍勞工掌廚,結果市面譁然;然後24小時之內重申此該政策仍處提案階段,實施期限尚未最後定奪。媒體朋友臆測,候任首相安華所謂「新部長沒經驗,有些甚至口不擇言」的韻味評論,被劍指者可能是古拉。

錯誤委任風波人士為諮詢師的農業部長:6月5日,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長沙列夫丁阿育(誠信黨)宣布成立國家農業諮詢委員會,同時當中介紹首4名成員。豈知,24小時之後(6月6日),部長復又宣布成員之一的網絡市場專才納吉阿沙鐸,因其履歷被網民爭議而將其聘書押後,至今仍無了結,可能也會靜悄悄不了了之。

3年內舉行、3年內可能不舉行地方政府選舉的房屋兼地方政府部長:5月26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祖萊達(公正黨)斬釘截鐵宣布地方政府必在3年內舉行。7月31日,部長復又在國會殿堂重申同樣3年地方選舉允諾,但卻留下一條後路,說是必須等到國家財政復原才能舉行。講了等於白講,和馬智禮手法,顯然風雨同路。

對杜絕童婚猶豫不決的副首相:由於副首相兼婦女及家庭發展部長旺阿茲莎(公正黨)對吉蘭丹童婚男主角執法遲疑,又對立法禁止通婚進展閉嘴不提,8月5日,首相署宗教事務部長慕加希(誠信黨)回到自己選區宣布,該部將與各相關部門全面配合,以立法禁止我國出現任何形式的童婚行為。部長的主動和被動,甚至無動於衷,一切彰顯。

仍對部門一籌莫展的各路部長:說真的,有些部長就算在谷歌進行人肉搜索,相信很難找到資料來試法了解他們的管治戰略和部門路向。這些菜鳥部長,包括鄉村發展部長麗娜哈侖(土團黨)、旅遊部長莫哈末丁可達比(民興黨)、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達勒雷京(民興黨)、首相署部長(國家團結及社會和諧)瓦達姆迪。百日蜜月期過後,再看他們如何打算。

至於在野黨方面,雖沒影子內閣的排陣,但表現越位標青的,該算前巫青團長兼青年體育部長凱里。他是林冠英「語不驚人死不休」格式的新挑戰。

8月8日,財長林冠英在國會指責前朝國陣政府「打搶」消費稅退款,金額高達180億令吉,前朝沒將預繳的錢匯進信託戶口,反而匯進統一基金,當作國家收入來處理,以致一些商家在兩年後依然無法取回退稅。

凱里見了馬上打蛇上棍,促請警方調查林冠英發表「前朝政府搶劫180億令吉消費稅」的言論,除了到警局及反貪污委員會正式投報,也將前首相兼財長納吉列為答辯對象,不讓林冠英按在財政部內部玩。

球,好像又被踢到希盟內閣面前了,還會再roti canai嗎?

【同場加映】

山埃的認識,部長的常識

文/如是我刎

攸關山埃之事,一部分是科學的知識,一部分是生活的常識。陳慧思編輯的那一本《黃金拾年:反山埃冶金鬥爭史》(勞勿:勞勿反山埃冶金委員會;2017)所載,連篇累牘、巨細靡遺,點點滴滴,都是血淚痕跡。

年過六旬的陳添喜半年內用了超過30公斤的鹽巴止癢之苦痛,歷歷在目。對話會上,輕輕掀開衣衫一角,展示一身的紅疹的爛肉。那樣的為之心,在座的記者想必都還記得:

「時常到晚上的時候,很癢,癢到那個不能頂,弄到我的皮膚,下體那邊我時常弄到都有傷痕,小便的時候弄到那些皮肉啊,很痛很痛,所以我真是很傷心,想到我的皮膚,我真是不會講,我真是很辛苦……」

葉水清的個人經歷,也是那樣。空氣傳來一陣陣的異味之後,「她開始出現眼睛痛、眼球發脹的症狀,且身體發癢及生出紅疹。接著,她掀開衣服讓我查看。只見她的身背、肩膀、肚皮各處都有粒粒紅疹。」

回憶往事,葉水清所言,全是聽來無限唏噓的萬千感慨:「好幾次感覺要斷氣了,會想到人生是不是就這樣走完了。」可是,磨蹭拖沓,拉拉扯扯,夢魘依舊,一言難盡。

類似的咄咄怪事,罄竹難書。溫順發因為癢得難耐,「他甚至用燃點著的菸蒂燙傷自己止癢,遍布手臂和腿上的燒痕觸目驚心。什麼程度的癢,會教人自傷自殘,只求止癢」?

所幸自從工廠關閉後,「武吉公滿空氣中的異味消失了,恢復以往清新自然的空氣,他一家人的皮膚病都全好了,就連院子裡的花草蔬菜都恢復健康了。回想起過去的黑暗日子,他心有餘悸,他說,有一段時期他家中的植物都生了斑點和黃點」。

斑點、黃點、水務、土地及天然資源部長塞維亞似乎什麼都看不見。國會應答,他說得輕鬆,沒有科學證明,採用山埃冶金破壞健康,也沒有研究證明和文獻說明山埃致癌,影響在地的空氣和環滁的生態。

是耶非耶,總之,攸關山埃之事,一部分是科學的知識,一部分是生活的常識。部長所說,似乎不完全如此。諸如他說山埃無味,放在哪裡,都會蒸發化為二氧化碳,顯然是誤會了。

相反的是,山埃味帶杏仁,冶金過程,促成氰化鈉絡合物(sodium cyanide complex)。處理不當,劇毒將會破壞中樞神經系統、心血管及呼吸系統,瞬間導致死亡。

但是,山埃的兇險,塞維亞一點不以為然。如今他堅信,山埃冶金沒有問題。他何以完全沒有看見冶金之時排放的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刺激鼻子、喉嚨和呼吸道,造成咳嗽、氣喘、呼吸急促甚至胸悶?

難道,換了一個位置,站在執政的對立面,塞維亞眼下的視角隨之180度地轉圜,乃至他再也沒有感受綠色的民意,只有部門之標準奏章?說實在話,我們都搞不清楚狀況了。

也許,權力確實一貼春藥,也是一貼麻醉藥。藥一生效,人自然不會清醒。所見的畫面,全是人間的萬紫千紅。山埃,仿佛還是山藥,足以聰耳明目,補脾養胃,生津益肺,補腎澀精。

是耶非耶,反正,攸關山埃之事,一部分乃是科學的知識,一部分則是生活的常識。嘗試登門請教醫生,連接網絡搜尋解說,自有發現;否則,翻開《黃金拾年:反山埃冶金鬥爭史》的圖文,必有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