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接到妻子的無聲電話,老公急忙坐車趕回家,到家後他淚如雨下

doggy     2018-09-14     檢舉

凌晨一點,在工地簡陋的宿舍內,其他工友都已進門夢鄉,唯有老木翻來覆去睡不著,兩個小時前,他接到老家妻子的無聲電話,但妻子沒說一句話,只是不停的哭,任憑老木如何問,妻子就是不說話。

一年前,老木進城打工,為了節省路費,他一直沒回家,電話里妻子異常的反應,不禁讓他擔憂起家裡的兩個上小學的孩子,孩子並非妻子親生,他有種不祥的預感,家裡肯定出事了。

老木拿出手機,已經不記得是今晚第幾次撥打妻子電話,但電話始終無人應答,越想越睡不著,老木乾脆穿好衣服,一個人坐在工地上抽起煙。

昏暗的燈光下,老木吸了口煙,往事也浮現在他腦海中里。

老木出生在農村,家裡條件不好,初中畢業後,老木就跟同村外出打工,在他的努力下,家裡生活漸漸好起來,不但蓋了新房還買了許多新家具。

20歲那年,他認識了前妻李紅,李紅性格溫和,脾氣極好,對老木體貼照顧,相戀兩年後,他們在老家舉行了簡單的婚禮,婚後,前妻勤儉持家,孝順老人,日子過得也算幸福美滿。

婚後不久,李紅懷孕了,老木高興的好幾天睡不著,本以為孩子會讓生活更加美好,不料孩子出生時難產,雖然生下龍鳳胎,但妻子也落下病根,體弱多病,經常住院治療,昂貴的藥費,加上兩個孩子的奶粉錢,家裡已經負債纍纍,可病情依舊不見好轉。

孩子四歲時,前妻還是走了,臨走前她囑咐老木要好好撫養孩子長大,妻子走後,老木不但要照顧孩子、伺候年邁的父母,還要掙錢養家,日子過得緊巴巴,但想到妻子的遺言,他從沒叫苦。

好心的劉大媽心疼老木,把隔壁村的寡婦張秀介紹給他,老木起初不願意,但接觸一段時間後,張秀的性格、人品打動了老木,考慮到家裡缺少女人確實諸多不便,就在孩子剛滿8歲時,與張紅結了婚,但只領了證,沒舉行婚禮。

把妻子張秀領回家後,兩個孩子排斥她,甚至要趕她走,張秀也沒生氣,反而安慰老木孩子小,以後會理解的。

一起生活後,張秀對孩子無微不至,疼愛有加,老木也慶幸自己找對了人,可孩子的態度卻冷淡,經常無理取鬧,好幾次張秀躲在房間掉眼淚,但她一直沒告訴老木。

一年前,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生活,老木來到城裡的工地打工,臨走前,妻子讓他在外好好照顧自己,家裡有她照顧,要他別擔心。

這一年來,每個月老木拿到工資後,全部寄回家,只留下吃飯的錢,他經常往家打電話,每次妻子都說家裡一切都還,孩子很聽話,雖然她明白妻子報喜不報憂,可今晚的事情,讓老木不得不擔心。

連抽了半包煙,老木看了看漆黑的天空,轉身回到宿舍。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趕到火車站,路上買了些孩子愛吃的棒棒糖,還給妻子買了雙運動鞋,提著大包小包,他上了回家的火車,一路上,他盯著家的方向,心裡卻百感交集。

到家後,已經是晚上七點,推開門,妻子正在廚房做飯,孩子則在大廳看電視,看到一切安然無恙,他鬆了口氣,孩子看到父親回來,都高興的圍了上來,老木抱著孩子,心裡也很高興。

吃飯時,老木注意點妻子額頭有傷疤,傷口還沒結疤,一看就沒多久,老木問她怎麼回事,她卻說不小心撞門上了,老木了解妻子,不過他也沒再問下去。

晚飯過後,趁著妻子在廚房洗碗,老木把孩子叫進房間,在老木的再三盤問下,孩子說出了真相。

昨晚上兩個孩子睡下後,他們突發奇想,決定捉弄下妻子,就在門上面放一碗水,然後鬧出動靜,妻子進門查看,碗剛好砸在她的頭上,孩子還罵她是壞女人,不要臉,說完兩個孩子還很有成就感的比劃了下。

聽完孩子的話,老木明白了一切,昨晚上妻子肯定很委屈,很想我回來,但又不能說孩子不好,就想出在電話里哭的方法。

看著兩個孩子,老木思索了一會,然後轉身出了門,他進廚房抱住妻子,輕輕說了句:老婆,辛苦你了,妻子卻說:你在外面,比我難多了!

第二天一早,老木做了決定回家幹活,一來一家可以團聚,二來孩子需要耐心教育,錢掙再多,如果孩子價值觀出了問題,等孩子長大,在想挽回就遲了。

老木心裡很明白,這些年他只關心妻子和孩子相處是否融洽,雖然妻子勤勞踏實,但在孩子的教育上,她也有心無力,更多的還是要依靠我這個丈夫。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