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考試跟老師借筆卻「被拒絕還狠狠嘲笑」,於是他做了一個讓老師身敗名裂的復仇計畫

YJ     2018-09-16     檢舉

在之前,美國的問答論壇 Quora 有網友詢問大家有沒有「讓老師被開除的經驗」,竟然意外釣出一名網友的精采復仇計畫,引起許多網友熱議。

這名網友開門見山地說:「我會以匿名的方式回應這個留言是有原因的。這並不是那種喜歡上Quroa網站的網友會喜歡的正義、善良、或是美德的故事,而是非常無情、自私、懷恨的報仇故事。我很清楚這可能會為我招來很多批評,但我從不後悔我所做過的事,所以幫你自己一個忙,省下你打那幾個想阿諛奉承的評斷時間吧。」

「幾年前,我走進試場裡坐好準備開始考試,那場考試是一場大學的考試,也讓接下來發生的事變得更加糟糕。當

所有人都坐在試場的座位上時,就開始宣布考試的標準程序,告知所有學生不能離開試場。但在考卷發下前,我突然意識到我的筆好像沒水了。我立刻檢查,真的沒水了。」

「所以我立刻舉起我的手,吸引最靠近我的監考人注意。而那名監考人是一名認識我的老師,我有上過他的其中一堂課,課上因為他都在教我已經學過的,所以我常常都在睡覺,不然就是玩遊戲。但因為一些規定,我還是得去上他的課和考試,課上他也曾經好幾次想要問我問題來羞辱我,但是我都答對了。」

「我從來都沒有對他做出不禮貌的舉動,也沒有讓他在課堂上難堪。所以我舉手對他發問:『我可以借一支筆嗎?

』」

「他回覆:『你來考試卻沒帶筆?那你幹嘛還來?就別考了啊!』而且他說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帶著嚴厲,而是裂齒的笑了起來。我本能的瞪著他,因為我整個人充滿了即將要考試的壓力以及缺乏睡眠的不爽,根本沒有一絲絲想要開玩笑的心情。」

「『我的筆沒有水了,我也忘記換筆芯了。』」

「『你忘記換是誰的錯?我的錯?為什麼你不乾脆忘記來考試算了?』當下的我只能繼續瞪著他,他還擺出一種自以為是的態度看著我。那裏至少有上百位的學生都在那個死氣沉沉的試場裡,而大家也全都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我非常清楚這個機構的考試規則,『試圖要跟任何學生講話的人都會被視為作弊』。」

「而這些規則是被嚴格實施的,我沒有辦法就是轉過身問問我的朋友們可不可以借我一支筆,我必須經過同意才有辦法借筆,而那位老師是知道的。我又問了他一次是否可以跟別人借筆才能考試,他居然回:『不行,你這麼不小心全都是你自己的錯,你不是很聰明嗎?那就不要用筆考試啊!』我還記得他講完這句話的時候,還在後面加了個非常柔軟地哈哈聲。」

「為了讓大家知道為什麼我後來會採取這麼激烈的報復,我要在這邊解釋一下,這是我要考的最後一科,也是最難、最重要的。雖然我討厭過這科,但是我還是不斷在心理以及身理上鼓舞自己,讓我能成功掌握這項科目。」

「在經過長達兩個禮拜的考試後,已經72小時沒有闔過眼的我已經瀕臨最脆弱、過度勞累的時刻,但我還是集中我所有的力氣來考這一科,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讓我根本忘記換我的筆芯。」

「然後現在這個男的就站在我面前,用他那所能展現的嘲諷式笑容對著我笑,在我的朋友和上百個學生面前踐踏所有我付出的努力,就只想讓大家看看毀掉我的學業,我那種非常無助的樣子,而他就這樣看著我,享受著當下的一切。」

「到底是為什麼?只是因為我沒認真上他的課嗎?」

「考卷發下來了,而我就像個白癡一樣坐在那,沒有筆可以寫我的考卷。我看著他,想想他也該是時候停止他這非常殘酷的玩笑,讓我借一支筆考試了吧。」

「但他居然更裂嘴的笑了起來,還微微的傾了一下自己的頭,彷彿是在對我說:『我看你要怎麼辦?』」

「他不只是認真地要讓我沒有筆可以考試,並且讓我在這科拿0分,他居然還試圖要讓我在現場難堪,並且讓我陷入困境。而且他不只不讓我借筆而已。」

「他是真誠地要傷害並且羞辱我,而且還超享受!但我控制得非常得宜,我並沒有就這樣爆發。」

「當下我整個人氣到簡直要冒煙了,我的臉也因為太生氣和虛脫而滿臉通紅,但我重整自己,並且冷靜地重新思考了一下我現有的選項。於是我忽略他,又舉起手向另一個靠近我的監考人揮手,直到其中一個來到我身邊,並且終於讓我借到一隻筆。」

「所以沒有在考試前確認我的筆沒水是我的錯摟?當然,我實在太不小心了。但是在那種情況下被故意羞辱是我應

得的嗎?」

「幸好那是我要考的最後一科,在充滿怒意的心情下,根本就很難讓我專心考試。就在考完試的當下,我心裡只有一個非常清楚的目標:那就是摧毀那個男的。」

「我覺得他是個一個根本不配教我們國家年輕人的爛老師嗎?完全沒錯。」

「但因為我是匿名的,我就不會跟你們說一些虛偽的理由來讓我的行為看起來很有正義感。我根本不在乎他接下來要教什麼,我只知道我想要讓他感受到非常巨大的痛苦,折磨他,而我感受到的是全然想要報復他那樣對我的渴望,我不管是報復在他的整個職業生涯上,還是任何地方都可以。」

「我豁出去了,合法的那種,因為我是恪守法律的好市民。」

「此外,在這報復的過程中,從來沒有我的父母的幫忙。他們其實在政府機構中擔任重要的職位,我也知道如果我

跟他們抱怨的話,他們也會替我出一口氣。但老實說,我知道這完全是個人恩怨,如果需要我父母的協助的話,這就完全不是個合理的事。而且我覺得如果我真的靠我爸媽的話,我就會變成那種刻板印象中被寵壞的孩子。而這場報復也會變得毫無意義。」

「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我的導師抱怨。」

「我一五一十的告訴她整件事,並且跟她說我會好好追究此事,而她也再三確保她會讓這件事情有個完美的落幕。你猜猜怎麼了,那個老師居然還開玩笑地說這都是我自己不小心,而他只是想要『給我一個教訓』而已,而且本來是過一陣子就打算借我一支筆的,但儘管我提出異議,我的導師還是要我停止抱怨。」

「我後來直接去找系主任談,甚至是院長,並以『在這機構中,有著非常不專業行為的不適任老師』來抱怨這個老師。最後我所引起的這場騷動,終於讓院長、我、和我那不共戴天的敵人開了一場會議。他甚至還捏造了一個我是一個多壞的學生的故事,還說我一直打擾他教課,而且他也用了此生最大的耐性來教導我,而且還說什麼因為他是一個超好的老師,所以他從來沒有放棄過我。」

「在我面前反覆地說我有多麼不成熟,而且全都是我的錯,還一直以他的說法說:『只是想讓我有個教訓,這樣我未來有重要的事時就不會再那麼不小心了』、『反正我還是會借他筆』之類的話。而院長也站在他那邊,也因為我後來有考到試且及格,後續也沒有再做任何的懲罰。我更被逼得要跟他握手言和,他居然又給我了一個無恥的笑容,就是那個我懂他也懂的笑容。」

「想要達成我的目的的機會不大,我也知道他對我的所作所為看起來非常地平淡,而且他的行為在經過評斷後,還被認定是可以的。但並不是他的所作所為讓我覺得不爽,如果他只是很嚴格,或者是用一個很邪惡的方式在教育我,我可能頂多只是喋喋不休的抱怨一下。但我看到了他這所作所為底下那純粹的惡意,這也是為什麼我無法原諒他。」

「我真的是為他感到相當的遺憾。後來開始放假了,我決定用盡我所有的努力,找方法來讓他遭到報應,我根本就是全神貫注在這整件事上。我詳讀了所有的考試規則、教學手冊、教師行為守則,我還自認從中找到了方法,甚至還找律師談過。但卻找不到任何確切的漏洞來報復他。」

「但我還沒準備好承認我的失敗,因為我那全然對報復的渴望...我必須跳出框架來思考...所以我去看了他的Facebook,一絲不苟地看完他過去發的上千張照片和留言。」

「他是個已婚且有小孩的人,而他幾乎所有的發文也是不會受人批評的,他也有一些在女性學生的照片上的留言,但是這些都不足以讓他陷入困境。此外,還有一些喝醉酒的照片,但這些都不違反教師行為守則。」

「我反覆仔細地盯著那些討論車子的論壇、貿易清單、不動產出售這些無聊的頁面,每一個都看。」

「後來我在一個看起來很平凡的論壇上發現他居然留了個人的email...是一個希望有人能與他聯絡的發文....我必須承認我差一點就要關掉這個頁面了。」

「當我讀了這個論文的發文後,我的眼睛裡簡直要吐出從地獄深處所冒出來的火,隱喻式的色情發文在我的頭殼裡萌芽,而我也像個瘋子給了一個陳腔濫調的大笑。我那仇人終於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在他那堅硬的盔甲下的一個漏洞,而我找到了...」

「那個論壇雖然有著非常普通的網址,但其實是一個在討論且替召妓打廣 告的論壇,而他放上個人聯繫方式的那一篇,正是一篇OL提供全套服務的發文!他犯下的錯就是用了他個人的email(也是我能找到的原因)!」

「而且經過我的檢視後發現這是最近的回覆,先前同一個用戶也曾發過類似的文章以及回覆,看起來我那該得到報應的仇人就是個非常不忠誠的好色豬頭。」

「我找到了一個重要的漏洞,也準備好要擊垮他了!但經過理性思考後,我知道我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因為每個人都可以Po他的email啊,而且他還有可能會指責我,說是我陷害他的。而且在一個狡猾又清白的老師和一個對他總是滿腹抱怨的學生之間,我想我能勝出的機率不大。」

「我必須公開地讓他的身分和那個帳號綁死,並且讓這成為擊垮他的一顆大石頭。」

「後來我聯繫了一個本地的新聞網站,他們總是會報導一些非常聳動的社會新聞,也沒有太多人會在意他們的新聞,他們報導的總是那種鄰居被抓到正在互相打架的影片,或者是那些在公開場合做粗俗事的瘋子,但他們的確是可以讓一些捧國家飯碗的人陷入困境,例如他們如果被拍到坐在博愛座的位子上之類的,而這也是為什麼我選擇他們的原因。」

「後來,他們也被這種能夠揭露國家知名教育機構的老師真面目非常有興趣,並且答應要與我會面。也正如我所料,他們在發布這個消息前,也對這個老師和這名用戶的帳戶之間的連結有所顧慮。」

「我就跟他們說了一個計畫,引誘他用自己的手機來證實他就是擁有此帳戶的人。一開始他們還非常不情願,但在看了那老師的留言後,我說服他們揭發這名老師是他們身為記者的義務。」

「於是我們合作並且實行這項計畫。」

「我其實也把他可能有為他那變態的習慣留藏第二個電話號碼的因素考量進去,而這樣就不能讓他跟這個用戶的關係綁死,我的所有行為看起來就會像在惡作劇而已。而在審慎思考後,我覺得他只有用一個號碼的可能性比較大,因為這樣也好刪掉他的所有罪證。」

「而我的猜想是正確的,這個錯誤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不需要太多的細節,那老師直接掉進了我的圈套,還對此深信不疑。他傳了一個號碼,而我們也確認了他的確就是那論壇上的帳戶持有者,而這則留言就是他想要召妓所留下的聯絡資訊!」

「我要那些新聞記者不要在他們的文章裡面提及我,或者是任何一個學生,而他們也以匿名的方式解決。後來讓他接受報應的那天終於到了,我的的確確地給了我那不共戴天的仇人致命的一擊,而他永遠不知道是什麼擊垮了他。」

「我唯一後悔的就是沒有在現場看見他那張臉,而且那時依然在放假,這則新聞也快速地在社群媒體傳開,上面有著他的名字、臉、和他帳戶留言的截圖,還有能讓他跟這帳戶綁在一起的手機簡訊。」

「雖然這不是什麼頭條,但這整件事牽連到學校,就像發生了911事件一樣,但猜猜誰是這起事件的賓拉登?後來他關閉臉書帳號,甚至也不能再留言,但這一切都太遲了,因為這些網站早就已經有了他們所需要的證據了。」

「我永遠忘記不了那個開心的下午,那天我看完了網路上對他的所有留言,只為了讓他血債血償,還有很多學生站出來反對他的教學道德規範,像是『變態』、『丟臉』、『噁心』、『開除』等字眼都用上了。」

「當我那仇人的堡壘終於讓我放火燒成灰燼,我站在最上面欣賞我這得來不易的勝利,雖然沒有任何一個字句能形容我的感受,但親愛的讀者們,你們感受到了嗎?」

「後來新的學期開始時,他也像一陣風一樣走了。而他也成為了大家八卦的頭要話題,包括老師也是,其中一個老師還透露他正在辦理離婚的手續。我當然可以就這樣讓之前試場發生的事情像過眼雲煙,當一個大人不計小人過的人巴拉巴拉之類的,但我完全不是這種人。」

「我是那種願意越過美德而選擇滿足我復仇的心的人,我讓一個老師被開除了。」

「我也得毫不害羞也不感到抱歉的(還是得匿名)的承認:這感覺實在是太美好了!!但這還沒完,我記得他那趁著我無助又脆弱時,當著我的面前霸凌且羞辱我的樣子,我還有一件事要做。」

「傳簡訊。『親愛的XXX老師,我現在終於知道你之前想要教我的到底是什麼了,如果你有注意到你自己所說過的話,那就是你這麼不小心全都是你自己的錯。』後來我也再也沒有收到回覆了。」

雖然說這樣的復仇行為正不正確值得討論,但看了真的覺得相當過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