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大哥辦喜事,總是一場比一場大, 黑道江湖恩怨糾葛何其多,這些婚喪喜慶的場合上難免會「王見王」!

BingYeogoh     2016-11-29     檢舉

黑道大哥辦喜事, 總是一場比一場大, 黑道江湖恩怨糾葛何其多,這些婚喪喜慶的場合上難免會「王見王」! 竹聯幫「天龍堂」前堂主「衛民」在環亞飯店「上海灘」結婚宴客,據悉號稱席開兩百桌,不少黑道兄弟、社會人士、企業廠商和警察都接到喜帖;收到帖的,有人表示祝福,也有人對如何拿捏送禮金的分寸傷透腦筋。

黑道大哥辦喜事,場面總是一場比一場大, 黑道幫派間的江湖恩怨糾葛何其多,在這些婚喪喜慶的場合上難免會「王見王」! 黑道大哥辦喜事,場面總是一場比一場大,因為這代表東道主在江湖上的份量。竹聯幫地堂前堂主「鍾馗」李宗奎,和相守十多年的太太張富美在台北環亞飯店辦結婚,席開二百二十桌,算是黑道幫派近年罕見的「世紀婚禮」,但也引起黑白兩道不小議論。 幫派傳言,「鍾馗」的世紀婚禮,原本向環亞飯店訂席三百六十桌,但「鍾馗」接受竹聯幫大老「趙老大」好意提點,認為江湖中人或許收歛點,以免惹來警方等治安機關的「關注眼光」,所以在結婚前夕硬生生把酒席減為兩百桌,不過,屆時還是因為來賓多到爆,不得不又加開廿桌。 幫派兄弟說,「鍾馗」對外宣稱扣除籌辦婚禮、酒席等花費,禮金收入大約五百萬元,但江湖流傳實際應該有兩千萬元,不過重點是,不管禮金收入是五百萬元還是兩千萬元,大筆「扣扣」落袋,全得看當事人是不是夠分量、夠本事! 在「鍾馗」的婚禮中,賓客來自四面八方,「竹掛」家族及各幫各派的江湖兄弟、幫派大老到場給足面子,也不乏中央級民代、藝人、企業廠商和社會人士。一位出席民代說,對幫派兄弟「婚喪喜慶」的應酬是一門大學問,不能只當成是「選民服務」,輕忽不得。 民代說,民意代表靠的是選票,選票愈多講話愈大聲,與人為善、服務選民,是所有民代的宿命,混幫派的兄弟在他看來就是選民,一人一張票,只要不做犯法的勾當,不可能也不必要和兄弟「老死不相往來」,其實,幫派兄弟的動員組織能力快,運用得當也可以是助力。 幫派兄弟要的是排場面子,民代或其他公眾人物,在這些婚喪喜慶中露臉,民代認為說穿了「要嘛真有交情,即使沒交情,也可以作順水人情的」;至於禮金該包多少,多半有一定行情,這個「行情」當然要看對方道上的「身分」而定,反正最重要的是「不能失禮數」,否則困擾多多。 除了民代等公眾人物,許多小有所成的企業或廠商也常是幫派兄弟下帖邀請的對象。一位建設公司老闆說,建設公司到處推工地,經常遇到有人打著幫派旗幟來打秋風,一般來說,工地不是透過警察合法圍事,另一種就是「江湖事,江湖了」也透過關係找兄弟撐腰抗衡。 不過,應酬幫派兄弟可別以為只是婚喪「紅白包」,還有喜慶,從年初的喝春酒、慶生會、慶功宴、「世代交替」,甚至藉著地方廟宇廟會、小孩滿月酒等各式名目都有,包個三萬、五萬不算多,送上幾箱水酒也不嫌少,這些「人情義理」「江湖救急」經常都有。 一位中古車商說,幫派兄弟辦餐會雖然「勞民傷財」,但是大家「輪來輪去」「隨喜敬獻」日子過得平安,都算小事,壞就壞在世道不同,幫派中人兩杯黃湯下肚常惹事,本來可能藉著酒攤「把酒一笑泯恩仇」的,往往卻因江湖人的「火性」和「枚角」愈搞愈僵,愈難收拾。 今年三月,天道盟盟主「圓仔花」在民族東路、濱江街口「瑤山宮」舉行廟會晚宴,受邀的竹聯「趙霸子」和王姓市議員因選舉宿怨,不僅沒化解還當場摃上,趙的貼身小弟「小范」替趙出氣,向王潑酒,由於場面是天道盟的,沒一會兒「小范」被天道盟黃姓殺手開槍。 黑道幫派間的江湖恩怨糾葛何其多,在這些婚喪喜慶的場合上難免會「王見王」,有人覺得幫派兄弟「熱情的可愛」,有限度的應酬是「人情之常」,可是,有更多人對於黑道兄弟動輒打打殺殺,實在看得心驚膽寒,如何看待「兄弟事」,端看各人心頭的一把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