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議長倪可敏為廢死刑課題喊話了 句句有理!

Andika     2018-10-18     檢舉

(吉隆坡17日訊)政府決議要廢除死刑課題引起民間激烈反彈,國會下議院副議長倪可敏透露,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已答應會在本周五的內閣會議中,討論是否要將全面廢除死刑課題交給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處理。

他認為,廢除死刑需要從長計議,必須聆聽民間聲音。「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是由朝野議員組成的,不是執政黨單方面說了算,我覺得這樣的課題應該在這邊(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找出折衷方案。」可召開公共聽證會

他指出,若內閣同意將死刑存廢課題交由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處理,這個特委會可以召開公共聽證會,之後將報告提呈給國會,再進行辯論及尋求通過。倪可敏今日在國會針對廢除死刑課題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坦言,他認為政府應該要聆聽民意,別忘了政府是人民選出來的。

他認為,政府要廢除死刑,關鍵在於大馬同意簽署1948年聯合國人權宣言和廢除死刑國際公約,政府必須遵守國際公約,這與外界盛傳的政府有意引渡「蒙古女郎命案」主謀之一西魯從澳洲返馬是沒有關係的。「如果召開聽證會,召集各方,經過一段時間,人民也可以重新思考,也可以教育民眾和讓民眾更加了解情況。」「因為很多人不了解所謂國際公約,也不了解聯合國國際宣言,你就貿貿然平地一聲雷說廢除就廢除。的確這個宣導工作沒有做好,才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對聲浪,包括百格和星洲臉書網民的評論都是一面倒。」「我是從群眾中來的領袖,我是很注意聆聽人民的聲音,所以我覺得有必要站出來講話。」「原本我不應該針對這個課題發言,但我這幾天看到事態演變,作為立法院其中一個負責人,有這個義務和責任,憑良知講出應該講的話,而不是繼續保持沉默。」最重要須符司法正義

「在死刑存廢課題方面,沒有一方全對,沒一方全錯,也不是道義之間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個刑罰是否符合司法正義。」他透露,自己已經在今天向掌管法律及國會事務的劉偉強建議,將死刑存廢課題交給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從長計議,劉偉強也答應會帶上內閣討論。倪可敏指出,國會在今年8月已經成立6個特別遴選委員會,包括審核法律的特別遴選委員會,因此廢除死刑課題可交由這個委員會負責。至於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是否有權力推翻內閣決定,他回應說:「所謂三權分立,內閣的決定最後也要交給國會通過,若國會不通過廢除死刑,內閣的決定絕對無法執行。」須理解受害者家屬心情他認為,政府必須理解受害者家屬的心情。「從死者家人的角度來看,包括朱玉葉及吳易甜,我們對他們家屬的遭遇深表無限的同情,將心比心,他們家屬不可能支持廢除死刑。」「但是從另一方面說,在司法誤判方面,有些冤案一旦死刑執行,不要忘記目前大馬還有1267個人等待走上絞刑台,這些人裡面有沒有人是因為司法黑幕或者是蒙上不白之冤的?」「對他們的家人來說,他們希望自己的至親因為法律的網開一面,讓他們不必面對死刑,在這兩邊的權衡之下,這個課題的確需要更多時間去處理。」若廢死刑需修改32法令倪可敏指出,若政府全面廢除死刑將會是個「巨大工程」,因為需要修改32項法令。「其中包括刑事法典302條文的謀殺案,還有危險毒品法令第39B條文、軍火濫用法令、刑事法典之下的叛國罪……這些(一旦罪成)都是死刑。」「我只是舉出4個(法令)而已,如果要修改這32條法令,每一條法律還要經過辯論,因此要全面廢除死刑對於整個立法過程來說,也是非常繁瑣複雜的工作,絕不是彈指之間可以完成的。」他說,修改32條法令曠日費時,在修法期間也會引起巨大爭議,畢竟是整個刑事法制度的重整。他認為,若要修改32項法令,5天時間是不可能做到的事。「除了要修法以外,我認為也必須對這個課題聽取民間的聲音,我覺得希盟政府處理事情應該有輕重緩急之分,死刑的存在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在死刑存廢課題方面,我相信是沒有一方全對,沒一方全錯,也不是道義之間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個刑罰是否符合司法正義。」促讓法官裁量是否判死他認為政府可以廢除強制死刑,並讓法官擁有裁量權決定是否要判處死刑。「因為每一個案件,案情都不同,有些人真的是罪該萬死,為什麼你要網開一面?有些人的確蒙受不白之冤,你應該要救他,所以我們要把這個神聖的任務交給司法。」過去曾是執業律師的倪可敏說,在馬來西亞被判死刑,每一名死囚都有上訴的權力。「從高庭判死刑,還可以帶到上訴庭上訴,上訴庭也判死刑,還可以上訴到聯邦法院,所以是經過三次審訊後還是死刑的話,(死囚)才會被送到監獄去等候上絞刑台。」倪可敏舉例,前朝政府修改2017年危險毒品法令第39B條文,顯示政府早前已有廢除強制性死刑的先例,滿足國內多個團體的要求。在此修正法令下,未來被定罪的毒販不再只有死路一條,法官可以選擇判處毒販終身監禁。2017年危毒品修正法案廢除總檢察署頒證證書的權力之條文,賦予法官自由裁量權判處毒販終身監禁刑罰,意味著法官有權決定毒販是否得接受死刑或終身監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