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倒楣鬼? 8個因為出槌因而無法痛快見上帝的死囚~~~在1879年, 射擊隊在猶他州對兇手.....

siasia     2019-01-12     檢舉

Eva Dugan遭受了眾人的駡名因為她就是亞利桑那州的最後一名被弔死的人. 她因殺死一名年邁的養雞者而被逮捕, 她被判處弔死之行.Eva聲稱自己是無辜的直到行刑的那天, 她才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當頭走向絞刑架時, 她看起來似乎很平靜. 她對旁邊的守衛說:"不要緊緊的抓住我的手, 不然人們會以為我在害怕." 當繩索綁著她的脖子並拉緊時, 她輕輕的搖晃了一下. 當她腳下的陷阱門打開時, 她的頭與身體被分開了. 她的頭滾到了角落旁的觀眾腳前. 觀眾則嚇了一跳. 在這個事件後, 毒氣室取代了絞刑.

俄亥俄州殺手Romell Broom在2009年的行刑中存活了下來. 他因在1984年在克利夫蘭綁架, 殺害了一名看完足球比賽,在回家途中的14歲女孩Tryna Middleton而被判處死刑.當年的州長Ted Strickland在官員嘗試找了兩個小時還沒找到合適的靜脈後便下令停止了行刑. 犯人說他被針扎了18次並痛得他一直哭和尖叫著. 在行刑的一個小時後, 懲教署聘請了一名沒有任何經驗或訓練的兼職監獄醫生重新嘗試尋找靜脈, 但還是不成功.Broom回到了死囚牢房. 他試圖上訴他的刑罰, 但是被駁回了. 儘管判決依然是死刑, 但第二次行刑卻是在幾年後了, 因為還有其他需要行刑的囚犯和該州所提供的注射毒藥存有疑點.

在1879年, 射擊隊在猶他州對兇手Wallace Wilkerson的行刑成為了當時的熱門新聞. Wilkerson是一名美國的飼養員因謀殺了William Baxter而被判死刑. 他自稱是無辜的直到他死的那天才接受了自己將被射殺的命運.當天, Wilkerson坐在離射擊手30尺遠的監獄院子角落的椅子上並拒絕被蒙住眼睛. 他說:"我希望可以像個男人一樣死去, 看著射手的死去." 一張白色的三英寸的紙張被釘在Wilkerson胸前心臟的位置. 他大喊:"瞄準我的心啊!" 他鼓起勇氣等著被射擊. 這子彈並沒有殺死他, 子彈只是把他從椅子上射倒, 他尖叫說:"我的天啊! 他們射歪了."他在27分鐘後因流血過多而死, 這導致"法國射擊死刑零失誤"的説法破裂.

Willie Francis被行刑了兩次, 他是因在1944年被指控在路易斯安那州的聖馬丁維爾謀殺了53歲的藥劑師Andrew Thomas. Thomas在他住處外的附近被射擊了五次.在1946年5月3日, 被稱為"Gruesome Gertie"的電椅不正當地被使用, 因為負責設置的獄長Ephie Foster和一名也是電工的囚犯Vincent Venezia在這時候喝醉了. 當要殺Francis的開關按鈕被打開後, 他開始在椅子上猛烈的抖動. 當確定他沒死後, 官員把他移走並交由驗屍官觀察. 在這個時候Foster獄長對他喊道:"這次我失誤了, 但我下星期會加多一根鐵桿."經過這個拙劣的行刑, 一個年輕的律師Bertrand DeBlanc決定幫忙Francis, 因為他覺得這是不公正的. 但他和他的團隊失敗了, Willie Francis於1947年5月9日重新被安排坐在電椅上. 在行刑的前幾天, 他說他已經準備好去見上帝了

.

在亞利桑那州的兇手Joseph R. Wood III的行刑時間接近兩個小時, 見證人說他在死前一直喘氣和噴氣.Wood在亞利桑那州州立監獄綜合大樓裡用了很長的時間才被殺死, 他在下午1點57分才被行刑並在第一次注射受管制毒藥的醫療團隊的檢查下在下午3點49分宣布死亡. 他的律師提出了停止致命注射的請求, 因為他在注射後的一個小時後還活著. 接著他就開始「掙扎」著,想要呼吸. 但官員認為Wood並不是在痛苦, 只是在打鼾.在1991年, Wood被判死刑, 而原因就是他射擊並殺害他的前女友Depa Dietz和她的父親Eugene.

在2015年, 俄克拉荷馬州懲教署的官員在行刑對囚犯使用了錯誤的藥物. 他們應該使用氯化鉀來停止Charles Frederick Warner的心臟. 相反的, 根據驗屍報告,他們對他注射醋酸鉀, 是一種用於保存身體組織, 讓身體乾枯和防腐的混合藥物.在1月15日行刑的時候, Warner, 一個以強奸兒童並將其殺害被定罪, 他花了18分鐘才徹底死亡. "它就像酸性物質一樣.", Warner説到. "我的身體就像著火了一樣." 不過, 有個在現場的人說他似乎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的痛苦, 因為他在整個過程中他都沒有擡起頭,也沒有抽搐的現象.

在2014年, 被判死刑的俄克拉荷馬州的兇手也就是38歲的Clayton Darrell Lockett被注射毒藥在腹股溝區域的靜脈上. 這靜脈"爆炸"了, 導致Lockett在15分鐘後呻吟, 迫使行刑者停止殺他. 他在行刑後的43分鐘後死於心髒病發作, 迫使該州推遲計劃在同一天晚上進行的第二個行刑.歐巴馬總統要求總檢察長審查這程序, 但19歲的受害者Stephanie Neiman的朋友和家人並不為他感到可憐. "誰在乎他是否疼痛.", 受害者的朋友April Sewell説. "老實説, 他的死法比受害者輕鬆多了."

在2016年, Ronald Bert Smith Jr.被判注射死刑, 因為他在搶劫便利商店時射殺便利商店的店員Casey Wilson. 被注射13分鐘後, Smith開始出現咳嗽和喘氣的行為. 在30分鐘的行刑過程中, 他的胸口多次上下浮起, 手臂也輕微的抬起來, 這舉動證明了他還活著.Smith的律師團隊表示整個行刑的過程中他並沒有受到麻醉, 所以是非常痛苦的, 但阿拉巴馬州的懲教署署長Jeff Dunn並不認為Smith當時感到任何的痛苦. 這調查還在繼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