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一睹盧山真面目而不枉此生。

moyifei     2019-02-12     檢舉

(台北12日綜合電)死刑存廢與否,一直是許多國家國民間爭論不休的課題之一。除了大馬,台灣也面臨相同的情況。

在這樣的情況下,也讓死囚們一方面心底糾結是否還有明天,但在監獄的感化教育下,卻又開始渴望見到明天。這種糾結與渴望,近年來影響監獄對死囚的管理。去年底,一名被關押23年、堪稱「死囚模範生」,即鄭捷死牢同居人,強盜殺人犯蕭仁俊,在等候死神來臨前,突然向矯正機關申請購買情趣用品「充氣娃娃」,希望能一睹盧山真面目而不枉此生。

據報導,去年年底,矯正署官員接到一封來自台北看守所的陳情書信,發現是一名死囚寫的,署方一開始擔心文章內容與監所人員管教不當有關,導致死囚不滿而抱怨陳情;細看內容後,卻讓官員們笑也不是、氣也不是,因為書信洋洋洒洒寫的,竟是這名死囚要申請購買時下流行的情趣用品「充氣娃娃」。

蕭仁俊(左)因強盜殺人罪被判死定讞,目前已被關押23年。

據透露,蕭仁俊向矯正署陳情,想自費申請購置充氣娃娃,但希望北所能提供放置充氣娃娃的場所,保證使用後會負責自行清洗。

死囚蕭仁俊的申請,引起矯正署注意這個問題,相關部門還去搜羅歐、美、日等國家的獄政管理資料,曾有歐洲國家的受刑人提出申請但被駁回,禁止的理由大多是此類物品會引起性慾和衝動,影響教化及管理;該矯正署也發現,巴拿馬、菲律賓等國,曾有受刑人在獄內使用被查獲處罰。總之,矯正署認為國內外目前查無同意受刑人使用充氣娃娃的案例,最後就以充氣娃娃並非監所生活所需的必要用品,月前駁回蕭的申請。

據悉,今年48歲的蕭仁俊,23年前,曾犯案多起的蕭因缺錢跟同夥闖進台北市仁愛路一家律師事務所搶劫,當時律師周德勝在內加班,蕭等人竟用繩子先勒昏周再用西瓜刀猛刺頸、胸,被害人失血過多死亡,蕭等人最後怕冤魂索命還拿塑膠袋罩住死者頭部。檢警調查發現死者因即將結婚才在辦公室加班趕案子,卻不幸碰到凶煞上門搶劫而喪命。

蕭仁俊與同夥犯此案14年後,歷經更十審,最終才被法院判死刑定讞,成為台北看守所(北所)關押的死囚,目前依舊等待被槍決。

文:台灣《壹周刊》

圖:網際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