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布局香港30年,大陸3招斬草除根...!

malaysiaupdate     2019-08-14     檢舉

這幾年從「23條」到「修例」,每一次都會使得HK發生亂局,且亂局越來越大,美國給的資金也越來越多,而每一次政府做出妥協讓步後不僅不能息事寧人,反倒使得港鬧勢力不斷得寸進尺,愈發張狂。

但正所謂非一日之寒。自1997回歸後,我們當年在港各個行業工作的許多大陸人員都陸續撤了回來,而這就恰恰給了中情局機會,退出的空間迅速被美國人填上。

很多人都認為,眼下的HK亂局都是英國人當年挖的坑,但實際上日已落帝國早就沒有這個實力了。從HK准顏色革命的套路和走向來看,這些坑和伏筆擺明就是美國中情局的手筆,和發生在東歐、阿拉伯世界以及烏克蘭的顏色革命,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美國在HK的布局,在97回歸之前就開始了,雖然其在布局的過程中有可能藉助了英國的外衣,但幕後總指揮一定是美國而不是英國。

1997年香 港回歸,並不是去殖民化的終點,而是去殖民化戰鬥的開始。只可惜,我們當年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20餘年未深入展開去殖民化工作,導致港鬧勢力毒瘤越長越大,終於在今天集中爆發。

當然港鬧勢力傾巢而出未必代表著我們全盤皆輸,禾苗和雜草一定要齊長才便於農夫拔出。目前,中情局在HK布了近30年的底牌已經擺上桌面,我們只要做好應對方案,就能將其徹底連根拔起。

一:釜底抽薪之計

目前,HK的港鬧分子的活動資金主要來自於四股勢力。一股是中情局直接出資再加上日本和英國情報機構的跟投資金;

一股是逃美罪犯和紅通人員帶去海外的巨額贓款;

一股是HK本土的英美資本代理壟斷財閥;

還有一股是在港外國金融機構從大陸設局套取的貪腐資產。要想徹底斬斷港鬧勢力背後的資金鍊,我們就必須要從這四個方面集中下手。

一:美國中情局和日本以及英國情報機構每年都在直接出錢,包括此前的占中和這一次的反修例港鬧暴動背後,都有這三家機構直接出錢的證據。

這一點,就連美國政府官員自己也不否認。同時美國中情局的代理人之一索羅斯等人也在不斷出資收買和支持港鬧勢力繼續作亂。但僅僅是官方機構和索羅斯出的這點錢,是遠遠不夠的。一場持續的大規模暴動,背後必須要有海量的資金支持。

二:逃美罪犯和紅通人員。雖然中美有逃犯引渡協議,但是由於美國是一個不誠信的棄約社會,美國政客成天撒謊、盜竊、欺騙,所以美國實際上總是以「政治庇護」為由,給一些逃亡美國的罪犯和紅色通緝犯提供庇護,拒絕引渡交還給中國。

有一大批攜帶巨額贓款的貪腐官員、白手套人員以及黨內叛徒目前其全家性命和帶出去的資金都在美國人手裡捏著,每天除了飽受精神折磨和毒打之外,帶出去的錢也基本被美國中情局給收繳了。

比如這一次港鬧勢力背後的金主,就包括之前逃往美國的紅色通緝犯郭*貴等人。

三:除了三國情報機構和紅色通緝犯資金之外,港鬧勢力背後的第三股資金來源就是在港的一些英美日資金代理人。英美日利用手中的資源,給予這些代理人極為寬鬆的經商環境,使之成為某一領域的壟斷財閥,然後為其所用。

比如占中行動時,美國中情局高級官員就在香 港之外的公海上,與著名品牌佐*奴創始人一起喝咖啡,席間佐*奴品牌創始人現場轉帳,將大筆資金轉往港鬧團伙的戶頭。類似佐*奴這樣的代理人財團還有很多,他們和紅色通緝犯一樣,都有致命把柄捏在美國中情局手中。

四:除此之外,目前港鬧勢力背後的資金來源還有一大塊,來自在港金融機構從大陸設局套走的貪腐資金。

目前,在港的英美日等國際知名銀行或保險公司已經在中國大陸悄然開展業務,以所謂的國際化規範管理、HK金融更高收益為誘餌,吸引中國大陸官員以及他們的親屬去購買這些在港外國銀行或外國保險公司的理財產品。

然而一旦購買這些理財產品之後,購買人就立刻會被幕後的中情局敲詐。這些人存入在港外國銀行和外國保險公司理財產品里的錢,不僅一分錢都拿不回來,而且其代理人還會不斷對其電話敲詐,要求其繼續存入繼續買入理財產品,否則就向中紀委舉報其巨額資金來源不明。

——而一旦受到這樣的威脅之後,大多數人都只能被迫忍氣吞聲繼續向其交錢,直到被榨乾為止。雖然貪腐官員和其親屬不值得同情,但是這些錢應該被中紀委收走上繳國庫,而不是被中情局設局騙走,成為禍亂祖國的資金。

更可怕的是,有些貪腐人員在被敲詐完了資金之後,還會被迫成為中情局的線人,利用職務之便從自己的部門盜取有價值的情報,轉交給潛伏在香 港的國外間諜,從而換取繼續活命的機會。而這,又給我們的國家安全帶來了更為重大深遠的隱患。

所以,以上四條港鬧勢力的資金來源,有關部門必須想辦法將其掐斷,最起碼要掐斷後兩類資金來源。一旦主要的資金鍊斷了,港鬧勢力也就鬧不起來了,此計為釜底抽薪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