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破產找朋友借錢,都爭著借給他,聽到父親打電話才知其中秘密

595135167     2019-08-14     檢舉

註:圖片來源網絡

鯉魚兩條/文

01

阿生記憶中最深刻的畫面,是三歲那年,父親離開。他本該懵懂,卻記憶猶深。

那時,村頭那棵大梧桐樹剛抽出了新芽,他哭著喊著也要跟著去。母親抱著他安慰:「阿生乖,我們等爸爸,明年他就回來了。」

他知道父親是出去掙錢了,周圍很多的孩子都是這樣,甚至很多是父母一起走了。

阿生母親不放心他,所以留了下來。從此以後,他對父親最深的印象竟然只有背影,以及他每次和母親站在梧桐樹下送父親離開的場景。

如果母親不出意外,他想他也會和村裡其他孩子一樣,等著父親每年過年回來,然後興奮得一夜睡不著覺。

他會穿著父親買給他的新衣服,同玩伴們互相炫耀。母親會早早做好飯,還是那個賢惠善良的妻子,和溫柔的母親。

但是,阿生的母親在幹活的時候,不小心從山上摔了下去。他清楚地記得周圍人的討論:「一個女人總是干男人乾的活兒,這怎麼行啊。」

從此以後,他就恨父親了。

註:圖片來源網絡

02

阿生長大後,和父親關係一直不好,他很少回家,也很少打電話。反正他那個父親不愛說話,只會問他「還缺錢嗎?」

阿生大學畢業後自己創業,不料沒有經驗,虧了本,破了產,連吃飯的錢都快沒有了。

他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的朋友。阿生嘗試著給最好的朋友打了電話,那是他的髮小,他猶猶豫豫地說出想要借五萬塊錢,誰知那邊很快就同意了。

阿生有些吃驚於發小的爽快,發小說:「咱這麼多年的朋友,不要客氣,我這有八萬塊錢,都借給你吧,有錢了再還我,不急。」

阿生那段時間本來被錢的事愁得焦頭爛額,如今發小這般雪中送炭。阿生突然覺得又充滿了希望。

過了一會兒,又有幾個朋友打電話來,說知道了他的事,全都爭著把錢借給了他。掛斷電話後,不一會兒他就收到了不少轉帳。

他再次一一道謝,卻見父親的電話打了過來。父親說有急事讓他回去一趟,回去後原來也是說錢的事。他冷冷地說:「不用你的錢了,朋友借給我了。」

父親點了點頭。阿生飯都沒有吃,就出了門。

註:圖片來源網絡

03

出門以後,才覺得外邊有些冷,圍巾忘在家裡了。他無奈返回,家裡門還沒有關,父親正在打電話。

他聽了一會兒,待聽清父親說的話後,他傻了眼。竟不敢進去,他在門外站了一會兒,默默出了門。

他一直以為朋友爭著給自己借錢,是因為自己人緣好,大家都很重視他這個朋友,相信他遲早能東山再起。

卻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其實那些借給他的錢,都是父親提前轉給他那些朋友的。

如果不是剛才他恰好撞見了父親給他的髮小打電話,恐怕他的父親會一直瞞著他吧。

阿生小的時候恨父親,是因為他覺得如果父親在家,母親就不會去干那些重活;若母親不幹那些重活,也就不會摔下山崖了,那麼她的母親現在也許還活著。

而長大了恨父親,是因為恨了那麼多年,好像已經習慣了。如果有一天不恨了,他好像反倒不知道怎麼和父親相處了。

正這樣想著,發小卻給他發來一條消息,很簡單的幾個字:莫再一次等到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他把那幾個字看了又看,轉身又回了家。他敲門,父親開門,看到他先是一驚,還是問的那句話:「怎麼,還缺錢嗎?」

他卻鼻子一酸,說不是,我有點餓了,回來吃東西。

那些丟的東西,也該拾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