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校求學是否遭種族歧視!巫裔教授說出鐵一般事實!煽動馬來人憎恨華人是他們搞出來的!

RingBell88     2019-10-10     檢舉

知名時評人、思特雅大學(UCSI)建築系講師達祖丁拉斯迪教授(Tajuddin Rasdi)表示,現今一些馬來人對華人的誤解甚至仇恨,是源自於巫統和伊斯蘭黨一些不道德的政客,以及宗教師所灌輸的觀念。?

他以自身的經歷,講述他從1976年至1980年在太平華聯華中求學期間,不曾受到華裔學生欺負,也從未受到種族主義言論攻ji。

達祖丁拉斯迪在這篇刊登於《自由今日大馬》、題為〈在華裔之間生活的馬來男孩〉的社評中,開宗明義地表示:「文章意在提醒我的許多馬來友人和親戚,他們對華人的認知其實是錯的——由不道德的政客、可疑的宗教領袖以及他們本身的傲慢和無知建立的形象和觀念。」?

達祖丁是於1976年6月進入了華聯華中這所華語源流的公立學校就讀。他說:「正是我在那裡求學的歲月讓我有了今日的成就:一個生活在大馬華人之間的馬來穆斯林,他也熟悉並熱愛那裡的許多朋友。」?

達祖丁說:「我在華人之間生活,我從來沒有感受到他們對我有任何的憤怒,也沒有讓我感到害怕他們。」

據他敘述,當時該校上下午班總共有2000名華裔學生,但巫裔學生只有3名。

他插班進入了中二最後一班——中二D1班,因為那一班有兩個馬來男孩,「想像一下,一個瘦小的14歲馬來男孩,在一班結實的15歲華裔男孩之間。自此,我展開了冒險之旅。」?

華人愛吃愛打賭

達祖丁在文章表示,他發現華人很喜歡打賭,幾乎任何事情都可以打賭。例如,他看見班上的同學為了足球比賽打賭,「他們會邀我一起賭賽事和足球比賽,但父親教我永遠不能賭博,而我也沒那麼多錢來下注。」

當時達祖丁每周都把零用錢花在他最喜歡的動作漫畫和伊妮德布萊頓(Enid Blyton)故事書,而他慷慨的華裔朋友,總是會請(belanja)他吃紅豆冰。

達祖丁說,由於他的英文好到足以指出老師的語法錯誤,因此每逢月考,其他同學都會問他答案;他也會和和班上的男孩一起踢足球。

他說:「雖然男孩們會通過摧毀學校桌椅來展示他們的踢腿和空手道技巧,但他們一直照顧我。如果懷疑有人試圖欺負我時,他們會警告其他學生遠離我。」?

「雖然所有男孩的功課有些落後,行為也有些粗暴,但他們從未對我說過種族主義之類的任何壞話。」

「我從我朋友那裡學會了唱中文歌,還學會一些華語和福建詞彙。」

他表示,他注意到華人都很喜歡吃,「他們都會把錢花在食堂」。

當他的英語成績「打敗了中二A1班和中二A2班的書呆子」獲得最高分成績時,班上的同學都他歡呼,班主任也引以為豪。

華裔同學教數理化

在考完初中教育文憑考試(LCE)後,達祖丁升上了中四理科1班,之後升上了中五理科1班。在1979年,他是理科班裡唯一的馬來男孩,一直到他考獲大馬教育文憑。?

「我的書呆子華裔朋友教我數學、物理和化學,這些科目我都不太擅長。我終於學會他們的學習方式,並最終在這三個科目上取得A1和A2的優秀成績。」

達祖丁在大馬教育文憑考獲6A的成績,並在160名應屆考生中進入前10名,更是唯一一位在國外升學資格考試的英語書寫(English122)科目中獲得優秀成績的學生。他的成績也比每次幾乎每科都拿滿分的巡察員團長還好。

1980年,達祖丁獲得了公共服務局獎學金前往美國。

達祖丁指出,他想為這個國家的馬來社會提出一些問題和看法。「當一名身處在華裔學生之間的馬來小男孩,可以一次都不受欺負或受到種族主義言論攻ji而安然度過5年求學歲月時,這意味著什麼?」?

「當我那些曾經留學海外或在本地大學就讀、如今成了政府和官聯企業高管,甚至是學術界教授的馬來友人,鄙視、懷疑和憎恨華人時,我想知道他們為何這樣想。」

「這種仇恨來自哪裡?它是來自巫統、伊斯蘭黨的政治人物、他們的宗教師,還是來自他們自己愚蠢、傲慢和對社會的惡意,他們認為他們知道很多卻沒有真正對此事有一丁點的認識?如果他們能夠像我一樣在華人之間生活幾年。」

「在消化這種想法的同時,再想想為何一位成績中上的馬來學生能夠進入前十名,而他的老師多數是華人。再想想幫助他學習科學和數學直到考到最高分的華裔朋友。」

「當一個男孩被灌輸他是一個國家而不是一個種族的男孩時,這意味著什麼?」?

他也在文中感謝母校的所有華裔老師和朋友,他們讓他的求學生涯過得非常愉快,且影響深遠。

他表示,他今日的立場導致他受到馬來友人的指責,當他在為一些被視為是馬來人和穆斯林敵人的種族辯護時,他們認為他同情華裔且不忠於馬來人。

他說:「我遠離那些不信任和仇視華人的朋友,因為我曾經與這個種族一起生活、玩樂和學習長達5年。大多數的馬來人都沒有這種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