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直擊 | 暴徒暴行3小時:孩子沖在前,大人躲背後教唆「監督」

YiWuQi     2019-10-14     檢舉

12日下午,大批香港黑衣人暴徒3時開始在尖沙咀鐘樓集合,之後沿著深水埗、太子及旺角一帶主幹道前進,一路辱罵遊客與警察,破壞公共設施,還非法封路,時間長達3小時。

大批香港市民被堵在路上,「有家不能回」,更讓人憤怒的是,期間有一輛救護車被堵超過20分鐘,在很多市民的求情下,才得以放行。

廣州日報記者與沿途的市民遊客一起,目睹了3小時內暴徒的暴行。記者還發現一個讓人憤慨的真相:沖在前破壞公共設施等行動的,幾乎全是未成年人和年輕人,大人則躲在後面教唆,行為極其卑劣。

香港警方在下午連發3條通報:

「下午三時左右,有暴徒於港鐵九龍塘站內投擲汽油彈,罔顧市民人身安全。事件中無人受傷,站內設施受到嚴重損壞。警方已派員到場處理,九龍塘站G1及G2出口現暫時封閉。警方警告暴徒,停止違法行為。警方對一切暴力違法行為,予以嚴厲譴責,必定跟進調查。」

「下午四時半左右,有暴徒聚集於深水埗、太子及旺角一帶。另外,有激進示威者拆毀路邊鐵欄,以噴漆塗鴉,並大肆破壞商店。深水埗、太子及旺角一帶交通嚴重擠塞。在場人士現正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屬違法行為。」

「下午五時左右,有暴徒在長沙灣政府合署外縱火,並撬開鐵閘進內破壞。警方將會進行驅散行動。警方警告暴徒立即停止違法行為及離開。深水埗警署及旺角警署報案室服務暫停。」

下午6點30分左右,在香港警方出動大批防暴警察後,暴徒們的醜陋行為才得以停止。

有市民質疑:「不是和平集會示威嗎?」

昨日下午2時45分開始,有大量的黑衣人在尖沙咀鐘樓一帶集結,有香港市民看到後,就加入其中。記者與其中一位大約50歲的香港市民同行,他沒有遮蓋臉面,向記者說道:「我知道《禁蒙面法》,我站得正行得正,我也是自由表達自己觀點,我不需要蒙面。」

但隨著黑衣人在鐘樓的行動升級,開始從尖沙咀往旺角方向出發,越來越多的暴力行動開始湧現,塗抹交通燈破壞交通設施,在油尖警區總部,有暴徒在警察黃牌警告的情況下,還在大聲辱罵,甚至在警署門外非法噴漆。

50歲的香港市民開始看不下去,「不是和平集會示威嗎?」他搖搖頭:「怪不得一個兩個都蒙面,他們都在做虧心事。」

看著周圍的黑衣蒙面人,身穿普通服裝沒有蒙面的大叔終於決定脫離人群:「如果一直在尖沙咀鐘樓和平集會,甚至這樣走在街道上和平發表觀點,我是會支持的,但他們這樣做,我不會再跟下去了。」

「孩子沖在前,大人在後教唆」

暴徒們經過油尖警區總部後,暴力開始不斷升級。在經過港鐵佐敦站時,在記者身邊的幾位年輕人開始衝出來,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鐵錘進行破壞,但因為港鐵早進行了防範,他敲了幾下沒有效果就離開。

此時醜陋的一幕出現,一位身穿紫色褲子花色上衣的中年女子,示意這位年輕人「沒做夠」,於是年輕人大喊一聲「學嘢啦!(學我了)」又衝上前猛敲,大約敲了1分鐘,花衣女子覺得滿意才停止破壞。

佐敦站過後不久,是一間已經被暴徒破壞的優品360店,這個時候,2男2女,年紀大約是初中生的未成年人被推了出來,又是花衣女子,示意4個孩子去噴漆。

花衣女子離開後,4個孩子很猶豫,又穿手套又脫手套,其中一個小女孩,雖然蒙著臉,但以求助的眼神望著周圍的記者,也許是沒有教唆者在旁「監督」,4個孩子最終沒有對這間店鋪下手,離開了。

到了九龍政府合署,剛才敲地鐵站的少年又被推出來進行破壞,因為年紀小不懂事,他敲著敲著,錘子居然掉到鐵閘後的地面上,他無奈用「奶氣」的話求助:「錘仔,錘仔跌咗入去啊!(小錘子,小錘子掉進去了!)」引來周圍黑衣暴徒笑聲。

沒有工具,但教唆者依然要求孩子們換其他目標繼續破壞,將九龍政府合署消火栓打爛後,水流激射到街道上,花衣女子和其他教唆大人陰陽怪氣地叫好:「好!不要心疼這些水,是來自東江的屎水!」

有救護車被阻攔20分鐘之久

暴徒沿路不斷破壞,還非法封路,造成油麻地、旺角、太子一帶交通嚴重堵塞,很多市民被塞在大巴車上,「有家不能回」。

非法封路的惡劣影響,不僅是阻礙市民正常出行,還造成救護車塞在路上。有年輕的暴徒封路時,在市民求情的條件下,才讓一輛救護車經過。

然而在荔枝角道,有一輛救護車足足被非法封路阻礙超過20分鐘以上,不少市民到年輕黑衣暴徒前求情,這時醜陋的一幕再度出現,在幕後躲避多時,一個沒有戴口罩,穿戴像普通白領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現,說道:「不要解封!那個十字車(急救車)可能是假的!」

最後在多個市民反覆求情下,救護車才得以通行。至於堵塞急救車所用的封路材料,甚至包括暴徒臨時「借」來的一輛兒童自行車。

暴徒危害公共行為不只是這些,記者就親眼目睹有暴徒在商場門口人流匯聚下,公然用酒精做燃燒瓶。至於暴徒路過的沿途,更是有多間商鋪擔驚受怕,不得不臨時關門。

文/圖:廣州日報特派香港報道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