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遠嫁多年,全是你弟照顧,住院費不該你拿嗎?」「真的不該」

Turbo36     2019-11-08     檢舉

​01

都說,「談錢見人品」,結婚前的彩禮問題、嫁妝問題一直都是婚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從這些問題的處理上,足以見得夫妻兩個人的關係,更能反應對方家人的人品。

彩禮是婚前的最後一關,也是女方考察男方及他們家庭的一個機會,彩禮就是婚姻的照妖鏡,能照出男人的心,也能反映出女方家人的誠心。那些「天價」彩禮非但不會判定男方的不好,反而容易暴露女方家庭所存在的問題。

誰都一樣,不要太貪財,切莫被所謂錢財蒙蔽了雙眼,還是要尊重彼此,而不能太過分。

這已經是母親第四次打來電話讓她回家了,遠嫁這麼多年,文馨很少回家,現在母親生病了,作為兒女,她確實應該回家,但是她並不想回到那個家。

事情還要從她小時候說起,因為文馨的家庭條件不太好,加上家裡人又「重男輕女」,所以她早早地輟學外出打工。父親出事以後,母親家裡就只供弟弟一個人上學,但是弟弟在學校里不學無術,那個時候她最害怕就是弟弟打個電話跟她要錢。出於親情,她不能不幫,但是她每次幫弟弟解決了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文馨的弟弟是屬於「爛泥扶不上牆」,你給了他錢他都當作是理所當然,那就是一個「無底洞」。這樣的人最不懂得感恩,也最不值得幫。

父母的重男輕女,並不足以讓她對自己的家庭失去信心,更重要的是她在外面打工的這些年,家裡人從來沒有主動給她打過電話,也沒有人對她噓寒問暖,即便是打電話也是跟她要錢。她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人生當中的最愛——王寧,父母還不同意。

原生家庭的傷害讓文馨一直想要逃離,別的女孩都希望嫁的近近的,只有她想讓自己嫁的遠遠的。

​02

文馨告訴母親之後,母親卻怎麼也不想她嫁給王寧,除了王寧的家庭條件不是特別好家在農村,最重要的是如果嫁給了王寧,文馨就需要遠嫁,對於這一點,母親不願意。

這麼多年來文馨和王寧互相扶持,文馨明白讓她再去接觸其他男人也是不太可能了,所以她就想盡力說服母親,可是母親一哭二鬧,怎麼也不願意讓她嫁給這個男人,還拒絕和他見面。

文馨不知道母親不想自己遠嫁的原因,到底是因為害怕自己以後受委屈,還是擔心自己走了,就沒有人幫弟弟了。所以文馨也猶豫了很久,但是王寧並沒有強求文馨,還很認真和她母親商量:「如果您讓她嫁給我,我會經常帶她回家,而且現在交通那麼發達,您別擔心,我會一輩子對她好的。」

最後,母親在電話里說:「你想遠嫁也行,必須要滿足我們兩個條件。」

文馨沒辦法,只好讓母親說說看,母親說:「彩禮沒有30萬,你是不能嫁的,而且,你弟弟現在還在上學,你爸這個樣子,我一個人肯定養活不了他,所以你要幫你弟弟上完大學。」

文馨聽到這些彩禮錢以及這個條件時,有些為難:「您是鐵定了心不想讓我嫁?我和您說過他們家的情況,而且我這樣做,不是扶貧我弟嗎?」

母親說:「這難道不是你作為一個姐姐的責任嗎?你爸出事以後,我拉扯你們兩個容易嗎?我老了你不供誰供?」

文馨對於母親的條件,怎麼也張不開嘴,好不容易才告訴了王寧,他在聽完這些條件以後,居然告訴文馨:「放心吧,我答應了,我覺得你媽要這麼高的彩禮也是擔心你,不是還有陪嫁嗎?沒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弟也快上完了,供他兩年沒什麼。」

文馨和王寧真的按照母親的要求做了,沒有想到母親把彩禮錢留給了弟弟,還沒給陪嫁,結婚那天,還差點鬧出一個笑話,母親送文馨走的時候,還向王寧要了上車費、下車費、開門費、改口費,加起來整整十萬元,這一點讓文馨傷透了心。

彩禮的事情讓文馨在婆家的地位堪憂,所幸王寧一直對她很好,不去計較這些,王寧說:「從出租屋裡,我們一起經歷風雨的夜晚開始,我就決定娶你了,我知道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結果,我們相愛就夠了,錢沒有了再掙,最重要的是咱們幸福。」

王寧是一個很好的男人,文馨也是很懂事,她沒有想著「搜刮」王寧的錢給娘家,而是覺得母親的行為太讓她無語。

​03

都說明碼標價的嫁娶顯得庸俗,可文馨覺得真正的愛情,就是明碼標價,我也絕不忍心讓你受委屈,也敢娶你。所以,文馨也下了決心,餘生好好愛這個家,這麼多年來文馨除了供弟弟上學寄點錢,賭氣也不和家裡聯繫。

這麼多年了,只有弟弟結婚和父親去世的時候她回去過,還被弟妹提出了母親要在他們家需要養老的費用,文馨照做了。

如今,母親生病住院了,有一筆巨額的手術費,弟媳三天兩頭打電話讓文馨回去,母親也在電話那頭抱怨:「你遠嫁多年,也不回來,全是你弟照顧我,一點也不孝順,連生活費都不給。現在,我生病了,住院費不該你拿嗎?」

「真的不該!」

文馨繼續說道:「彩禮錢沒退,嫁妝一分沒給,我能忍,你還要了那麼多開門費什麼的,我供弟弟上完了學,也給了弟媳你們的生活費,除了沒去看你,哪一點對不起您?媽,住院費我可以給,但是一定不是全部,這麼多年,您讓我太失望了。」

雖然母親生病,文馨作為兒女不在,的確有些不合適,但是總的說來,還是母親的拎不清。

文馨最終還是沒有回去,有些事不是她不管,而是母親做的太無情,以及弟弟弟媳太貪婪,她只能讓自己狠心,「不是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嗎」,這麼多年,該還的都還了,她覺得也不欠娘家什麼。

廣告

​04

我發現,現在這個社會,男方越窮女方要的彩禮就會越多,覺得這樣才能有保障,如果男方很有錢,什麼都有,女方倒不會要求這麼多了,女兒過得幸福就好。

除了像文馨一樣女方家裡面很窮的,把嫁女兒當作「賣女兒」的,不顧女兒面子,把彩禮留著給自己的兒子娶老婆的,才是很多人痛恨高額彩禮的原因。所以,那麼多年了,文馨不願意回家,不願意面對家人,選擇遠嫁。

我媽曾經說過:「彩禮錢,夫家就給了多少,結婚那天全數帶回,我要的只是一個態度,只要人好,不要彩禮也罷。我養女兒,從來沒想過要占女兒的便宜。」

所以,這麼多年以來,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回家,不管在外面有什麼委屈,我都願意和家人吐露。與其去責怪文馨不孝順,不如做父母的多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沒能一碗水端平,虧待了女兒,偏心了兒子,讓女兒寒了心。

現在,還是不少父母拎不清兒子和女兒的,被重男輕女的思想束縛著,做不到平衡。

像文馨一樣遇到王寧這樣的男人著實不容易,對於任何一段婚姻來說,作為岳父岳母都應該深思,彩禮適量,以女兒幸福為主要,彩禮這個事,要看家庭條件和風俗習慣的,盡力為好,太小氣的男人不能要,也不能因為太貪婪而被落下話柄,要視情況而定,別因為錢就毀掉了一段好婚姻。更不要占女兒的便宜,每個孩子都應該是平等的,不該被不公平對待。

真愛不怕談錢,因為腦子裡不是只有錢,而是互相體諒,王寧做到了,能夠值得女人付出的就是這樣的男人,也許錢不是唯一表達愛的方式,但它是表達愛最直接的方式。

在一段婚姻里,談錢並不傷感情,因為談的是錢,看的卻是人心,如果遇到就算有高額彩禮,也願意娶你的男人,請好好珍惜,這段感情值得你們攜手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