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婚的時候,公婆一毛不拔,十年後,我感謝他們的不管之恩」

Turbo36     2019-11-08     檢舉

​01

雪梅在病房裡跟婆婆嘮家常的時候,說了好長一段話:

「媽,現在回想起來還挺感謝你和我爸的。要不是你們當初那麼狠心,估計我們也不會下那麼大決心,吃那麼多苦頭。我跟平偉(雪梅老公)互相扶持著走過了人生中最艱難黑暗的時光,那時候我們倆吵架都是在抱怨你們的狠心。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感謝你們,這十年走得很不容易,我們怨過,現在想通了。人在痛苦的時候會流眼淚,但眼淚也會沖洗眼睛,讓我們哭過之後,能把這世界看得更清楚。十年了,我終於明白了你和我爸當初為什麼這麼狠心。」

婆婆張了張嘴,很吃力地說:「雪梅,苦了你,但是爸媽就這麼大本事,你們得自己努力。」

雪梅又趕緊握了握婆婆的手:「媽,我懂我懂。」

那天屋外的陽光很是溫暖,就連病房裡也是一派暖洋洋的景象。婆婆因為腦栓已經住醫院四五天了,雪梅只要有空都會過來,平偉呢下了班也會過來。雪梅和平偉那麼孝順,惹得病房裡的其他老頭老太太連連稱讚。

其中有一個老大爺不是很聰明地問:「你婆婆當初是不是幫了你很多,所以你對她那麼好。」

雪梅搖了搖頭,說:「恰恰相反,我公婆什麼都沒幫我,婆婆也是,我也不欠他們的,但是我真的很感謝他們。」

老大爺很不理解,畢竟婆媳之間講的就是一個情分,倘若婆婆對兒媳沒什麼幫助,兒媳又怎麼會對婆婆感恩萬分呢。雪梅知道老大爺為什麼不理解,這要是曾經的她,她也會覺得自己很傻,但是十年過去了,雪梅經歷過那麼多事,明白了婚姻的真相以及生活的真諦,她什麼都想通了。

雪梅說:「我結婚的時候,公婆一毛不拔,但十年後,我感謝他們的不管之恩。」

婆婆對你當初什麼都沒幫,為什麼雪梅反而會感謝公婆,且聽我細細說來。看了雪梅的故事,我們應該能明白結婚以後自立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02

平偉他們家是農村的,他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平偉和雪梅呢是初中同學,他們各自高中畢業後又都出去打了幾年工,一直沒斷聯繫後來也就慢慢戀愛了。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兩個人就拜見了各自的父母商量著要結婚的事。

然而在雪梅去平偉家的時候,婆婆說的一段話很是讓雪梅生氣,還沒結婚呢,婆婆就對她說:

「你們倆要是結婚了就凈人離家,我們家都這樣,平偉他的兩個哥哥也是,一結婚就自己過自己的日子。怎麼掙錢你們兩個人想去,別想從我們這拿到一分錢。彩禮呢,我們家就出一萬,多的沒有。至於房子也沒有,你們願意住老院就住,不願意就自己想辦法,反正你們以後出去打工也不常住。」

婆婆說的話,讓雪梅一愣一愣的,她能不生氣嗎?這還沒怎樣呢,婆婆就拿出了「女主人」的架勢。再說了在他們那,一萬塊彩禮著實少,難不成要大發要飯的。哪有這樣的?兒子結婚父母準備房子不是天經地義嗎?

雪梅很生氣,然後跟平偉商量著怎麼辦。可是平偉也很無力:「我沒辦法,我們家都這樣,一出去工作就別想從父母身上撈到一分錢。結婚就凈人離家,我的兩個哥哥也是,不過他們倆現在日子過得挺好的。有一點挺好的,我爸媽也不跟我們要錢,咱們自己掙的錢自己花。」

或許在旁人看來,這婚沒必要結了,但是雪梅很喜歡平偉,她不想放棄平偉。雪梅覺得「凈身離家」也挺好的,不過是自己苦一點,但是公婆不干涉他們的生活,豈不是也很快哉。

幾番思考,雪梅還是嫁給平偉了,公婆果然是對他們一毛不拔。不僅如此,婆婆還跟她說:「以後你們要是缺錢用,可以借我們的,如果我們有錢的話。但也是有條件的,你們要是有一次沒還,這錢就甭想再借第二次。」

婆婆如此苛刻,雪梅氣到不行,在心裡「直罵娘」,回到家之後還跟平偉發狠話:

廣告

「平偉,咱們倆就活出個樣子給他們看看,我還就不信了,咱們倆過不上好日子,非得去求他們看他們臉色。我跟你講,我就沒見過這樣做父母的,等著吧,以後我也不給他們養老,我才沒義務管他們呢。」

平偉安慰雪梅,眼下的日子很難,但是兩個人只能湊合著過,雖然過得不好,但是不至於餓死,只是吃的好壞的問題,穿的好壞的問題,住的好壞的問題。

​03

剛結婚那會兒,雪梅跟平偉日子過得很差,手裡也沒什麼錢,他們倆連莊稼活都不會幹。眼看著大哥二哥的日子是過得蒸蒸日上,婆婆有時候還諷刺他們:「你們倆也看看大哥二哥,看看人家怎麼過日子的,再看看你們。」

雪梅很生氣,但也說不著什麼,畢竟公婆對待三個兒子跟兒媳婦都是一樣的態度,全是「凈人離家」,她能說什麼呢,只怪自己跟平偉沒本事。婆婆是徹底把平偉推給她了,「結婚後你們倆是一家人,我這個婆婆可是外人」,雪梅嘴上很無奈,但是背地裡罵婆婆罵了無數次,「就沒見過這樣當爹當媽的,才四十多歲,干點什麼活不能幫孩子,偏偏那麼自私」。

雪梅被婆婆給刺激到了,她這個人也硬氣,當時就下定了決心:我跟平偉一定會把日子給過好,到時候也讓他們瞧瞧,誰還不能把日子給過好了,我還就不信了。到時候我要讓公婆後悔,看他們怎麼說。

自那之後,平偉和雪梅出去打工多年,甚少回家,也很少跟公婆摻合。他們倆也沒跟公婆開過口,日子過得再難也不開口。雪梅後來懷孕,然後有一段時間跟著平偉,愣是沒讓婆婆來照顧她。平偉勸了她好幾次,雪梅說:「我就要讓你媽看看,沒了她,咱們也可以生活很好。」

想必是雪梅的決心竟然讓平偉也努力了起來。平偉一天打兩份工,特別努力,工廠加班三倍工資的時候,平偉也是趕緊干。後來雪梅生了孩子,然後又自己帶孩子。婆婆說她可以幫忙看孩子,但是雪梅不讓,因為她跟婆婆已經很久不說話了。

後來平偉租了一家店鋪,做點小生意,兩夫妻也是起早貪黑,外加上還得照看孩子,日子就是這麼難,但還是慢慢熬過來了。雪梅抱著孩子哭過,但身邊有平偉,她覺得日子也踏實了很多。

這樣拼了六七年,手頭上漸漸攢了點錢,日子也就好過了起來。雪梅覺得自己這些年變了,她成熟穩重,也不怕吃苦,而且自理能力特彆強。雪梅幹什麼活都很利索,平偉也是,他們夫妻倆可謂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有了點錢之後,雪梅他們還在老家的市裡買了一套房子,拿到鑰匙的那天,雪梅故意回老家在婆婆面前顯擺:「看到沒,媽,你不是看不起我們倆嗎?看看我們靠自己買了房。」

那時候婆婆笑的很開心,說了一句:「恭喜你們。」

​04

生意越做越好之後,公婆反而開始關心他們了,但是二老從不跟他們要錢。

有一回雪梅跟著老公回老家,那一次是婆家的家族聚會。大家吃飯的時候都連連誇他們小兩口有出息,雪梅很開心,覺得自己終於揚眉吐氣了。等到後來宴席散了之後,雪梅得哄孩子睡覺,也就在裡屋待了會。等到她走出來的時候,卻看到婆婆正在跟平偉說悄悄話。雪梅慌忙退回來,扒在門縫上,很仔細的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