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弟結婚沒房咋不用你的」「我不是樊勝美,你有好岳母」

Turbo36     2019-11-08     檢舉

​01

人與人之間還是要有點界限感,哪怕是至親,也得分清楚什麼忙能幫,什麼忙不能幫。

我們不可能是「老好人」,關鍵的時候要處理好跟親人之間的關係,有很重要一點就是:相互獨立,而又互相依存。

我們家是農村的,孩子也挺多,記得當初有人跟我爸講:「你們家女兒多,現在女兒主貴,這要是結婚了豈不是每個閨女都會有十萬以上的彩禮,你啊,可以靠女兒發家致富了。」

我爸當時笑呵呵的,倒是我媽在一旁來了一句:「女兒多怎麼了,有女兒也容不得你占女兒的便宜。我閨女我護著,我不會搜刮女兒來幫兒子。」

仔細回想,這麼多年,我爸媽還真的沒占過我們什麼便宜。彼此之間相應獨立,即便是親人也不占便宜,這種相處方式反而使我們跟媽媽很自然的親近。因為我們懂得,她老人家是真心為我們著想,有這樣好的母親我們自然是想著好好回饋。

親人之間,當你把「占便宜」當成是應該的,往往會寒了親情,而當你拎得清彼此之間的關係,相互獨立,反而會有自然而然的親情。

這才是我們跟親人相處之間最理想的相處模式。

跟我一樣,海蘭也有一個三觀很正的母親。但是所為之不同的是,海蘭的母親並沒有那麼強勢,關鍵的時候未必能護得住女兒。

海蘭常常說自己是樊勝美,但仔細想想,好像跟樊勝美也有點不一樣,因為她母親能拎得清。

海蘭在結婚之後,有一日她老公冷不丁地問了她一個問題:「老婆,你弟結婚沒房咋不用你的。」

聽了這句話,海蘭為之一愣,但還是回了一句:「我不是樊勝美,你有好岳母。」

02

當初弟弟戀愛的時候,海蘭的父親不是沒跟她提過要求:「閨女,你要房子幹嘛?把你的房子給你弟結婚用唄,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海蘭聽後當場就懟道:「沒能力就別結婚,我沒有義務施捨給他一個房子。今天拿我的房子去結婚,是不是改天還得讓我幫他養孩子。人是會懶惰的,一旦理所當然覺得有依靠,也就不想奮鬥了。很容易讓自己廢掉。

爸,我不會幫我弟,我告訴你,我很冷血也特別自私,總而言之就是非常壞。你們可以當沒我這個女兒,我也不會把我的房子給弟弟。別說借,就算借我也不借。」

海蘭當時說了好多話,她父親是氣得臉色都變了,大聲呵斥:「翅膀硬了是吧,我白養你這個閨女。」

母親在一旁插話道:「我覺得女兒說得沒錯,不能慣著兒子,想結婚咱們可以幫,但是閨女沒有幫的道理。」

好在母親幫海蘭解了圍。

親人之間也不是什麼都理所當然,你今天借了房子還拿得回來嗎?

弟弟後來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海蘭的父親再次提出希望海蘭能把房子借給她弟弟結婚。海蘭仍然是拒絕。海蘭的母親沒有提這要求,也是因為這一點海蘭很是感激。海蘭特別討厭父親逼她,憑什麼她要幫忙呢?難不成就因為她是姐姐?是姐姐就有這個義務嗎?

當初海蘭決定要買房的時候,父親就不支持,一分錢都沒出。母親因為她父親的關係,自然也不會幫忙出錢。等於說,這個房子是海蘭好不容易才買的,原生家庭帶給她的傷害讓海蘭意識到只有自己有個房子才是唯一的溫暖的家。

「我當初為什麼不讓你們給我花一分錢,也怕哪天你們說,我給你出錢了你就得把錢還給我們。就是怕撂下這個話柄。我靠我自己掙錢買房,看誰還敢霸占我的房子。」

弟弟也求過海蘭,希望她能看在姐弟情深幫一幫。

海蘭直言:「小時候你就占便宜最多,長大了難不成還想這樣不成。你是一個大男人,你已經二十五六了,你有手有腳沒必要求我幫忙。你買得起房子你就結,這是你們兩口子之間的事,你們自己商量,跟我無關。不要總想著依賴他人,慣出毛病了,你也會忘了奮鬥。

沒有誰的房子是大風刮來的,都是辛苦奮鬥來的。你要記住一句話,自己用雙手創造財富,沒人能說你半點不是。」

因為海蘭沒有答應,她跟弟弟也有兩三年不說話,沒什麼好說的,索性就這樣。

結婚這麼多年,海蘭很少回娘家,倒是會給她母親打點錢。母親是唯一一個還算清醒的人,雖沒護著她但她還是很感激。對於父親,她是得過且過;對於弟弟,她也在等著他哪天覺醒。

​03

那天,老公的提問讓海蘭想起以前的好多事,這麼多年了,她唯一感謝的就是自己有個好母親。

「你知道你岳母多好嗎?我爸我弟都向我提了房子的事,但是我媽從來都沒有說過。她是把我當自己的孩子看的,而不是賺錢的工具或者利用的工具。我媽她老人家精明了一輩子,不會讓自己提出這麼荒唐的要求。

如果我媽提了,我還是不會答應。你也有個好老婆,她不會讓自己成為樊勝美。我弟有手有腳,讓他自個兒爭取,在她姐姐家結婚像什麼樣子。」

海蘭的一番話讓她老公連連稱讚,不得不佩服,活得很通透,能拎得清孰輕孰重。

本應該如此,我們跟親人之間就應該這樣處理彼此之間的關係,沒有什麼理所當然。

我爸也說過這樣的糊塗話:「閨女,你哥到現在都沒個房子,到時候你們沒人給點錢幫你哥買個房子。」

我爸的要求被我媽一句話否決了:「憑什麼占女兒的便宜?她們也是靠自己奮鬥出來的,不容易,憑什麼要搜刮女兒。誰都過得不容易,一碗水端平,你要知道沒有理所當然的幫,親人之間借錢也是要還的。」

我真的很佩服我媽,她把什麼事都分得清楚。我在大學畢業後沒有跟父母要過一分錢,同時我媽過生日或者過年,我會儘自己的孝心自願給她一些錢,這是身為子女對父母的感恩和回饋,因為工作太忙了,沒時間回去也就只能多給點錢了。

但是給的錢是給的錢,我爸要是做生意從我這借錢是要還的,我如果經濟上緊張從他們那裡拿錢也是要還的。親兄妹之間借錢也是得還的。大家把這種關係都分得很清楚,沒有理所當然的幫,該怎樣就怎樣。

有次我爸給我電話說一時半會兒還不上我的錢,我媽直接說什麼:「放心啊,你爸欠你的一分都不會少,有我在呢。」

為什麼我們妹妹幾個跟母親的關係會這麼好?因為母親對待所有的孩子都是一樣的,她養閨女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占女兒的便宜,她把女兒看成是自己的孩子,跟兒子一樣,一碗水端平。我很佩服我母親,她把這種父母跟子女之間的關係拎得很清。

​可能會有人說?你真冷血,你爸媽借你錢還得還?你從小到達不知道花過你父母多少錢?

我媽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的,她說:「身為父母,既然選擇把這個孩子給帶到世上來,就有把他養大的責任和義務,更何況你也只養到他們大學畢業。他們上大學有能力掙錢後更多靠自己。我還沒到養老的時候,這個時候還應該獨立。這要是以後我不能動了,他們當然該養我,但是這不能成為我搜刮他們錢的理由。」

父母跟子女之間也是相互獨立相互依存的關係,能掙錢的時候誰都不該成為誰的拖累,父母在身體力行的時候不啃小,子女在成年之後不啃老。一旦成為拖累,借著親情把「占便宜」當成理所當然,那麼父母跟子女之間的關係就會緊張。

沒了界限,寒了親情,誰都過不好。親兄妹之間也是如此。

記住一句話:你要為自己創造財富,自己有手有腳,別把親情當成是你「占便宜」的工具。想要什麼,自己去努力,而不是恬不知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