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姑子住我家得交伙食費」,自從當了「潑婦」,我心情舒暢了

0923     2020-06-30     檢舉

01.

我們每個人,都想當一個善良的,人人誇讚的「好人」,可隨著年齡增長,閱歷增加,卻發現「好人」不好當,而且,「好人」很受氣。

為什麼大家都喜歡問「為什麼好人總是不長命?」

因為,「好人」總是喜歡將情緒埋藏在心裡,有苦自己吃,有淚暗自流,時間長了,負能量沒能及時爆發,也就轉化為身體上的各種毛病。

心理學家布魯斯·費希爾和羅伯特·艾伯蒂在《分手後成為更好的自己》上說:

如果你不表達出悲傷,你的身體就會通過生病來表達悲傷。可能那只是小病痛,比如頭痛,但你也可能得潰瘍性結腸炎、關節炎、哮喘或是潰瘍。悲傷的情緒得不到解決,你的身體就會處於巨大的壓力之下。

用這句話來解釋,為什麼「好人」總是不長命,也就不難理解了。

在生活中,我們遇見一個人性格很好,情商很高,總會給他貼上一個「好人」的標籤,如果遇到一個人,尤其是女人,性格差,情商低,脾氣爆,總會給她貼上一個「潑婦」的標籤。

你若是想問,「好人」和「潑婦」誰更幸福?這就得問她本人。

生活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日子過得舒不舒暢,只有自個兒知道。

我的一個讀者傾訴道:「自從當了潑婦,我心情舒暢了!」

原來,她以前也是個重情義,肯吃虧,不計較的好女人,可是,她發現,自己越忍讓,別人就越得逞,越肆無忌憚。明明這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底盤啊,怎麼讓一個外人騎在了自己的頭上,在自己頭上拉屎,自己還要對她畢恭畢敬,這樣的日子,太憋屈,太不好受了,於是,她開始「黑化」,豁出去了,一改從前好脾性,自從當了一回潑婦,反而扭轉了局面,讓自己的生活更舒心了。

02.

她說:

【老師,我發現做人,真的應該霸氣一點,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了自己的小家。有時候,一個女人,連自己的小家都護不住,那就別怪別人欺負你。別說別人了,就連你的親戚,也會無視你的存在,反正你脾氣好,無所謂,好欺負。

我跟老公結婚有三年了,結婚的時候,沒房沒車,跟婆婆住在一塊。好在夫妻倆齊心,結婚第二年就在城裡買了房,搬出來住了。

後來因為生了孩子,婆婆來幫忙帶,自然就搬過來一起住了。

老公有個妹妹,結婚比我們早一年,因為夫妻感情不合,就離婚了,帶著孩子住進了我家。

這事我完全不知道,也沒人通知我,姑子帶著孩子住進來了,我才知道。我原本以為,姑子只是帶著孩子來看望外婆,小住幾天就回去。

沒想到,一問老公,才知道,姑子打算在我家長住。

我這個氣的,不知從何說起,還當不當我是這家的女主人了。

我上班比較忙,早出晚歸,也就晚上在家的時候才會接觸到姑子,也沒什麼共同話題。

我心裡想,只要她不做出格的事,暫時住在我家,等以後她找到房子了,再搬出去,我也無所謂,她的孩子,正好也可以跟我的孩子作伴。

誰知,我想錯了。

姑子進來以後,就合著婆婆,聯手起來,陰陽怪氣的,好像我才是外人,處處擠兌我。

我兒子到了正要學說話的階段,姑子教我兒子說「爸爸,奶奶,姑姑」,偏就不教「媽媽」,我能不多想?。

03.

吃飯的時候,姑子連碗筷都不收拾,帶著她的孩子,洗個手就上桌,有時候飯菜不合她胃口,還挑三揀四,也就好在是婆婆燒的,不是我燒的,可能她覺得,挑剔自己的媽,沒什麼不合理吧。

隨著豬肉價格猛漲,我們家的伙食費也得控制成本,畢竟這麼多人靠我和老公兩個人的工資吃飯。

姑子的兒子嚷嚷著要吃排骨燉湯。姑子就對婆婆說,明天讓外婆買,外婆有錢。

次日早上,婆婆沒錢買菜,跟我要錢,我清楚地記得月初的時候,才給了兩千塊,現在還沒到月尾,就已經花完了,我頓感壓力巨大。

我每月工資四千多,老公五千多,老公的工資基本上都用在房貸和車貸上,我的工資用在養家餬口買奶粉上,每個月也就存下一千塊這樣。

自從姑子進來了,我就成了月光族,別說存錢,有時候還入不敷出。

經濟不好的家庭,增加兩個人吃飯,真的不是添兩雙筷子,那麼簡單的事。

我跟婆婆說:「我還沒發工資,再等等吧,要不,你自己先墊點錢出來,我到時還你。」

大概這句話中傷了婆婆,可能覺得我平時給生活費給她,懷疑她自個兒扣一些下來吧,所以才有錢存著。

於是婆婆當場反駁道:「我哪有錢,你除了每月給我兩千塊買菜錢,有給我帶孩子的辛苦費嗎?還想我拿出錢來,你是不是覺得我扣了你的生活費?」

我說:「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我是真沒到發工資的時候,每個月都是10號,現在快到月尾了,還得等。」

婆婆就氣了:「不給錢,那就別吃了,都別吃,喝西北風去吧。大人不吃,小孩也要吃肉,營養得跟上。」

04.

婆婆這話恰好提醒了我,我本來還不想那麼快發飆,忍忍就算了,現在倒好,撞在我的槍口上了。

於是我怒懟婆婆:「媽,姑子住我家得交伙食費。增加兩個人吃飯,我們壓力巨大。」

婆婆還不樂意,說:「姑子離婚又沒工作,你怎麼那麼冷血,還要收她的伙食費,我兒子怎麼會看上你這種女人,那是我女兒,是我兒子的妹妹,又不是別人。」

我說:「當然要收,我又不是慈善家。難道姑子一輩子離婚就打算住一輩子嗎?我也要養孩子,養我的家庭,我要求姑子交伙食費有什麼錯,不想交,就搬出去住,我就看誰有理誰無理。」

那一次,我、婆婆還有姑子大吵了一架,老公夾在中間,幫誰都不是。

我說,別指望我會離婚,我才沒那麼傻叉,要走也是姑子走,她若不走,又不肯交生活費,我從今天起,就不再給錢你買菜,也不買米,我在外面吃了再回家,反正我兒子喝奶粉吃米糊就行。

我看誰扛得過誰。

自從我這麼一鬧,姑子果然識趣了,自己也不好太過囂張,不敢太自以為是,畢竟住進我家,是客人,而不是主人,孩子上學去了以後,還會出去找工作,給我上交生活費了。

婆婆呢,也不敢明目張膽袒護姑子,我說到做到,人不被逼到角落的時候,不會反擊。若不將自己潑辣的一面豁出來,別人永遠會覺得,你是個紙老虎,一點都不可怕,踩在你頭上也沒事,你脾氣好,你就活該多承擔責任,多吃虧。

我不是不講親情,但親情有時候,也得講原則,講底線。當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的時候,就是觸犯了我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