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你有兩月沒寄錢回家,都快揭不開鍋了」「媽,我生病了」

0923     2020-06-30     檢舉

01.

都說女兒是小棉襖,穿在身上暖和又貼心,這也為是什麼那麼多人喜歡生女兒的原因。大家都說,生女兒好,將來自己老了,女兒三天兩頭就給錢孝敬,要是將來嫁了有錢人,還能貼補娘家。總之,生女兒,對於很多思想傳統的人來說,不吃虧,怎麼都是賺的。

但他們不知道,身為女兒,有太多太多苦楚,相比起兒子,她從小就要承擔家務,要性格堅強,長大了還要獨立,結婚了也只能靠自己,娘家沒得靠。兒子就不一樣了,小時候可以不用幹家務,長大了娶媳婦沒錢可以找父母要,生養孩子可以找父母幫忙。

總之,女兒要比兒子,承受太多太多。如果一個女人,沒有找到好婆家,好男人嫁了,自己又能力一般,那麼,她這輩子,基本上就苦逼了。

以前看《歡樂頌》,恨透了樊勝美的一家,像吸血鬼一樣榨乾女兒,父親生病,沒錢醫治,樊勝美逐個去求朋友借錢,自己辛苦掙來的錢買的房子,自己沒住,給哥嫂住,還要占為己有。年過三十,連個像樣的男朋友都找不到。就算找到了王柏川,還是被未來婆婆嫌棄娘家不好。

樊勝美苦,一方面是家庭逼的,一方面是自己心太軟導致的。

做女人,千萬別做樊勝美。

02.

劉瑞(化名)今年已經29歲了,正是到了適婚年齡,但相親了幾個男人,都沒有下文。半年前談了一個,本來感情還算穩定,最後還是分了。原因很現實,前男友覺得劉瑞的原生家庭,太過於難纏。父母沒有工作,沒有退休金,上面有一個哥哥已經結婚,生了兩個孩子,但哥嫂經常因為錢的事情爭吵,有時候還會吵到鬧離婚。

每當哥嫂吵架,劉瑞的媽媽就打電話來訴苦,家裡沒錢。劉瑞心疼媽媽,那都是自己的骨親,哪能不管。

於是從幾年前,自己的工資漲了以後,就不斷寄錢回去,通常一個月寄回去三四千,一年下來也得四五萬塊,逢年過節還還給孩子老人買禮物呢。

說白了,劉瑞的一家幾口,都要她養著。

前男友還因為錢的事,跟她吵了一架。前男友認為,我們是奔著結婚去的,將來還要買房買車生孩子,哪能不斷供養他們。要是只贍養父母,那就算了,畢竟這是義務,但是哥嫂一家四口,妹妹根本沒那麼義務。難道將來結了婚,也有繼續當扶弟魔嗎?

劉瑞覺得,家人血濃於水,現在正是需要自己幫助的時候,哪能不管。兩人談不攏,往深層了說,那叫三觀不合,精神境界不在一個層面上。

於是,前男友要求分手,離開了劉瑞。這對劉瑞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畢竟自己年紀在那,付出了真情實感。女人失戀,心情不好,再加上工作上進展不順利,長期加班熬夜,劉瑞突然就病倒了,請了幾天假,怕耽誤工作,不敢繼續請下去,也就硬拖著病體去上班,將耽擱下來的工作繼續補上。

03.

劉瑞正在這最痛苦的時期,本應該得到家人的關懷,卻怕影響父母的心情,也就沒有告知,反正這些年,已經習慣了獨立應對生活的苦。

忽然接到媽媽的來電,在那頭,媽媽說:「女兒,你有兩月沒寄錢回家,都快揭不開鍋了,你嫂子又在那裡鬧離婚,這個家只能靠你了。」

劉瑞聽著媽媽的哭訴,心情五味陳雜,不知該說什麼好。本來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應該得到家人的寬慰才是,卻偏偏相反,自己硬要撐著,故作堅強,才能幫得了那個家。

一直以來,劉瑞就是這麼過來的,媽媽總說她個性要強,脾氣又不好,可是,換個角度想想,一個事事靠女兒的原生家庭,巨大壓力下無人能分擔,她能不堅強,脾氣會好嗎?

這一切都是被逼出來的。

劉瑞強忍著淚水,哽咽著說:「媽,我生病了,工作又忙,前段時間又有事耽擱了,就忘了給家裡轉錢,這兩天再給你打錢吧。」

「女兒,你要快點打錢過來,你哥嫂打架,就差把家拆了,作孽啊,真是家門不幸。」

媽媽又接著叮囑一句,好像完全沒聽到劉瑞說自己病了,又暗示發生了重要事情,也就是男友跟她分手的事。總之,女兒的一切,在媽媽眼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錢什麼時候到位。

劉瑞忍不住想哭,但又不想讓媽媽知道,匆匆答應過兩天會轉錢,就掛斷了電話。

04.

放下電話,劉瑞放聲痛哭,她壓抑了太久,太需要發泄了,她覺得,怎麼自己這麼苦呢,這到底是自己的錯,還是原生家庭的錯。又或者,就該像前男友說的那樣,你沒有義務一直貼補哥嫂一家,贍養父母是應該,但哥嫂不僅沒本事,還啃老,啃妹,就太無能,太令人無法忍受了。

如果劉瑞不跟父母哥嫂挑明自己的立場,那麼,就算自己出嫁了,也一樣無法擺脫當扶弟魔的命運,也照樣會每個月接到催錢的電話。那時候,苦的不僅僅是劉瑞一個人,就連丈夫也跟著苦,連累的是自己的整個小家。

那一刻,劉瑞才想明白,縱使原生家庭有錯,但自己也少不了責任,要怪就怪自己太心軟,不懂得拒絕和挑明立場,才會讓哥嫂有恃無恐,反正嫂子已經習慣了,只要從丈夫那裡拿不到錢,就鬧一鬧,婆婆一心軟,就找女兒要錢。公婆啃不了,還有姑子可以啃,反正她又不會拒絕。

世道就是這麼不公平,付出越多的人承擔得越多,越是享受別人成果的人,就越心安理得。

過了幾日,劉瑞終於想明白,給媽媽寄了最後一筆錢,並且給哥哥打了電話,告訴他:「你已經成家,按理說,你的小家過得不好,不該讓我來承擔,但因為顧念親情,我才一次又一次地貼補你們。你不敢跟我要錢,就讓媽來跟我要。但我現在要告訴你的是,以後,我不會再給了。我只給父母那一份養老錢,其他的我一概不給。你們夫妻要打就打,要離婚就離婚,跟我沒關係,我也不會再心軟和縱容。」

05.

果然,劉瑞說到做到,後來的幾個月,除了給父母一千塊養老錢,不再多給一分,同時也告訴媽媽,不要再幫哥嫂要錢。

人,只有放下包袱的時候,才會感覺輕鬆。

人輕鬆了,心情也就變好了,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都會順暢,前男友後來又找到了劉瑞,兩人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