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年女人感慨:「結婚10年辛苦10年,不想過年更不想走親戚」

0923     2020-07-01     檢舉

快過年了,最開心的要數小朋友們,放假了,可以不用上學,可以安心快樂地玩耍,又很快有紅包可以領。對於童年來說,幸福,真的很簡單。有一件新衣服,一雙新鞋子,一件新玩具,便能快樂好長一段時間。

長大後,漸漸發現,成人的世界裡,幸福並沒有那麼容易獲得。每天,我們有做不完的工作,操不完的心,賺不夠的錢。永遠都覺得自己不夠富足,不夠快樂。

越是逼近過年,內心就越焦慮,越有忙不完的活。尤其對於中年女人來說,過年,就像勞動節:做年。

在職場上,從早忙到晚,回到家,從廚房到客廳,每個角落都要收拾。忙完家務,忙照顧孩子,輔導孩子,沒有一刻停歇。

許多讀者在我的文章後面留言說:不喜歡過年,花錢,還累。

一位中年女人感慨:「結婚10年辛苦10年,不想過年更不想走親戚。」

她的經歷,很有代表性,每年都要回婆家,每次回去都少不了走親戚,過年就像趕場一樣。哪有什麼快樂和放鬆可言,相比之下,她更渴望留在自己工作的城市,安安靜靜地過年。

她說:

結婚10年了,沒有一次不是在婆家過的,我也想過回娘家過年,但老公不同意,說嫁夫隨夫,你回娘家過年像什麼樣,你不怕丟臉,我還怕呢。

傳統男人的思維,認為女人出嫁了就不是娘家人了,我不喜歡這樣的想法,但也拗不過現實,只好帶著孩子回婆家去過年。

行李一放下,就拿起掃把,里里外外大掃除了,而老公一溜煙不知跑哪去,連人影都見不著。

我還不能抱怨,要是抱怨一下,婆婆就說:我兒子一年忙到頭,好不容易放假休息一會,你就說三道四,有什麼好抱怨的,女人就該照顧好家庭,你不做,難道男人來做嗎?

我不喜歡婆婆的偏心和責備,但也沒跟她頂嘴,只好默默忍受。

搞完衛生,接著又要幫婆婆殺雞殺鴨,老家的水很冷,手放進去都快凍僵了。家裡人多,還不止殺一個,要殺好幾個,預備幾天的分量。這一天下來,腰酸背痛,別提多累。

除了幹活,自己還得兼顧孩子,尤其是孩子小的那幾年,前面有魚塘,後面又是小山,擔心孩子亂跑,考慮到安全問題,又沒時間單獨照看他,索性背在後背上,別提有多勞累了。

你們一定會問,怎麼不讓男人帶孩子,他們家男人都是大爺,沒有男人幹活的先例,不然為什麼我埋怨老公不幹活,我婆婆還責備我呢。

說多了都是淚,男人是自己選的,婚是自己要結的,沒人逼自己,要怪只能怪自己嫁得不好。

等這一切完成了,跟著婆婆一起做年夜飯,那才叫難啊,婆家慣例要拜祖宗,要做十八個菜,不重樣,將桌子擺得滿滿的,才表示對祖宗的敬重。

等到年夜飯吃完,刷鍋洗碗又是我的事,孩子洗澡穿衣哄睡又是我的事,等到孩子睡下了,我也該洗澡休息了,早幾年,老家燒水是靠柴火燒的,等到我洗澡的時候,水都快冷了,也就胡亂洗一下就去睡了。

婆家特別講究,大年初一必須吃新鮮的菜,不能吃昨晚剩下的菜,年夜飯大魚大肉,年初一就得吃全素,又是一大桌。婆婆一個人在廚房裡忙不過來,我又得去幫忙,不然婆婆臉色不好看,就算不說嘴,也能從她的眼神里看出來。

等到大家吃過飯,都出去玩了,我才真正有時間可以歇會,毫不誇張地說,整個過年期間,也就大年初一,可以短暫休息半天。

本來,按照我們家的風俗,初二女人是要回娘家的,但由於我嫁得遠,無法當天去當天回,只好等到初五六返程的時候,順便回娘家,然後再回去上班。

從初二開始,就跟著老公帶著孩子,挨個親戚家的串。老公家的風俗比較奇特,在我們娘家,侄子侄女很少去串姑姑家的門,一般都是去婆婆的娘家,公公的兄弟家,爺爺的兄弟家和奶奶的娘家。總之,嫁出去的,一般不會去走動,只有等她們來走動。

但老公家沒有這些規矩,全部親戚都要走,不管男的女的,婆婆的姐妹家,公公的姐妹家,都要走。

所以這樣幾天下來,都走不完,太累了。

去別人家裡我們累,別人來我們家,也累。每次有親戚來,都是我和婆婆兩個人操勞,說實在的,婆婆確實勤勞,但骨子的男尊女卑,卻讓我很反感,自己遵守就算了,甚至用自己的那一套來要求我,就讓我很不痛快。

我也就看在過年就住幾天的份上,忍忍就過去了,一家人不想爭吵,以免鬧得過年都不愉快。

可是這樣一忍,就是10年了,孩子都9歲了。我付出的,婆家人不會念著我的好,我沒做到的,或者做的不好的,卻成了他們埋怨的理由。

眼下又到年關,我真心不想回去,不想面對一群讓我感覺壓力,不痛快的人,只想在娘家過個輕鬆年,或者呆在自己的小家裡,安安靜靜地愉快地過個清靜年。

每當我提出這樣的想法時,就遭到老公的反對,有時爭執得激烈了,還吵了起來。說到底,我還是不夠強大,經濟不獨立,人格也不獨立,底氣也不足。

如果我內心強大,不用在意別人的看法,又能面對孤獨,那麼,就可以勇敢地一個人過年了,就算老公帶著孩子回老家去,我一個人過年,或者去娘家,或者去旅行,又何妨。

可是我做不到,說到底,我還是無能,怪不了別人。

女人到中年,改變不了現實,只好認命。一年熬過一年,真想期盼著有一天,可以輕鬆地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