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個自以為是的姑子,在我離婚後,被趕出娘家,吃盡了苦頭

0923     2020-07-01     檢舉

01.

嫁給老周的時候,聽說他家只有一個妹妹,我想,家庭成員簡單,是件好事。人少,是非就少,比起人口多的家庭,一地雞毛的瑣事,我更樂意接受人口少的婆家。

所以,我和老周順利地結了婚。

老周是個「經濟適用男」,三餐可以溫飽,卻沒能力在城裡買房的男人,我管他叫「經濟適用男」。

沒有婚房,婚後便和婆婆擠在一棟兩層樓房裡。

結婚頭一年,尚且順利,沒什麼大問題,那時候,姑子還待字閨中,也在外面工作,早出晚歸,也沒發現姑嫂之間有什麼大矛盾。

直到第二年,姑子出嫁,遇人不淑,離了婚,回到家中,我的婚姻才出現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老周從小與姑子感情好,哥妹情深,雖然我跟老周結了婚,姑子多少有些心裡不舒服,覺得我搶走了她的哥哥,語言多少有些酸,但那會,姑子正在談戀愛,也就沒把太多心思放在我這邊。

姑子結婚後,依然沒改霸道任性脾氣大的毛病,還以為在娘家呢,做別人的兒媳,哪有那麼容易。

結婚第一個月,就與婆婆吵了三次架,姑子的老公又是個大孝子,只要婆媳倆一吵架,老公必然幫著親媽。

姑子氣不過,大罵她老公沒良心,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戀愛的時候對她百般好,現在結婚了,就暴露本性了。

02.

婆媳爭吵,變成夫妻爭吵。

但凡夫妻爭吵,婆媳住一塊的,婆婆必定幫自己的兒子。

於是,姑子覺得勢單力薄,孤立無援,感覺備受欺負。

如今的女人啊,跟以往不一樣了。

以往的女人,在婆家受了氣,會忍著,不會輕易離婚。

而如今的女人呢,在婆家受了氣,不管三七二十一,離婚,沒商量。

於是,在婚後半年,姑子和她老公幹脆利落地離了婚。

那段日子,對於姑子來說,一定是最黑暗,最難熬的。

但對於我來說,也同樣。

姑子這種女人,從小沒吃過苦頭,又是麼女,被全家捧在手心上,哪能吃半點虧,受半點氣。

她過不好日子,就來折磨我。

結婚一年後,我剛懷孕,孕吐上來,根本沒法正常工作,於是辭了職回家。

孕期胃口不好,挑食,老周常會按照我的要求去買食物,姑子看見了,就開始酸我,話里話外說我難伺候。

這還不算,本來我與婆婆之間,大矛盾沒有,小矛盾難免,但還能和平共處的,如今姑子離婚回來了,便開始覺得這個家,多了我一個外人,處處擠兌我。

聯合婆婆,在我背後說三道四。過分的時候,她能做到只晾全家的衣服,唯獨將我的衣服挑出來。

我氣不過,就跟老周說:你妹妹這麼做過分了,要麼就所有衣服都別曬,要麼就全曬了,把我的衣服挑出來,這算什麼事?

老周也無語,撓撓頭,說:畢竟我妹心情不好,你多體諒。

我說:你妹心情不好,就拿我出氣,我礙著她什麼了?

老周也沒去教訓他妹妹,我自個兒生悶氣。

03.

孩子出生後,我的姑子更作了。本來婆婆已經同意照顧我月子,在我們那個地方,也是默認婆婆伺候兒媳,不照顧才奇怪呢。

結果,姑子以出去旅遊散心為名,叫上婆婆一起,說婆婆年紀大了,這麼多年來操勞家裡太累,要出去放鬆放鬆,於是,出去玩了一個禮拜才回來。

那幾天,我剛剛生完孩子,全身還痛著,無奈之下叫了我媽來。我媽得知這事,氣得牙痒痒,直接就說:你這個姑子,就是個事精,還不知道將來會惹出什麼事來。妒忌心太強了,見誰都眼紅。

果然啊,月子裡,我沒有休息好,又沒吃好,又要照顧孩子,筋疲力盡,脾氣不好。

姑子還處處挑事,我跟她狠狠地吵了一次,婆婆也卷進來了。

母女到底是一家人,始終幫著自家人。

老周也讓我很失望,他一味地只會責怪我,說我不會忍耐,不會將心放寬一點,那都是他的親人。

我真的寒心了,我說:「我不會忍耐?可你的家人是怎麼對待我的?我還在月子裡呢。你們就這樣處處針對我,不想讓我好過。這婚,我不想繼續了,我讓出位子來,你妹妹就滿意了。我不稀罕。」

我堅持抱著孩子回了娘家,老周本來心軟,想接我回去的,可姑子竟然攔著,還說:「哥,你還有沒有一點骨氣,是她自己要走的,又不是你逼的,你要是去求她,將來有你的苦頭吃,你還要不要面子了?再說了,就算離婚了,換一個,你還擔心娶不到更好的老婆。」

老周終究還是沒來接我,我的內心終究還是被寒透了。我也不想再回那個家。我真正心寒的,是對老周這個男人。他作為一個丈夫,一個爸爸,竟然沒有一點男子氣概,沒有一點擔當和勇氣,來保護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事事都被妹妹和親媽左右,無能。

哀莫大於心死,我才狠下心來離婚。

04.

我離婚後住在娘家,專心帶孩子,即便有傷痛,那也是過去式。孩子大一點,便出去工作,忘掉過去。

而老周,聽說家裡幫他安排相親。一年後,老周再婚,聽說也是個離過婚的女人,兩人都離婚了,也就不存在誰配不上誰的問題。

姑子呢,依然沒有再嫁,離婚對於她的傷痛,估計一時半會都無法抹平,她這種女人,從不會從自身去反省,只會將錯誤怪罪在別人的身上,只會將氣撒在別人的身上,實在幼稚。

婚姻是現實的,也是殘酷的,換一個人結婚,結局真的不一樣。

因為我的心軟,容易受傷。而老周的二婚妻子,則性格恰恰跟我相反,她勇敢剛強,十足女漢子。

姑子還想用她以前對待我的那一套來對待二婚嫂子,總想在家樹立自己的權威,讓「外人」都聽她的話。

可二婚嫂子,不是個吃素的,大概也吃過上一次婚姻的虧,這一次,勢必要保護婚姻,誰也別想拆散她的婚姻。

人啊,一旦豁出去,就不再是從前的自己,狠起來,連自己都怕。

我想,老周的二婚妻子,也是這樣的心態。

如果是我,再婚後還遇到婆婆和姑子這樣的女人,也一定會發誓狠起來,保衛自己的婚姻。

一個女人,連自己的婚姻都保衛不了,不是別人的錯,那是自己的錯。

當女人一定要為難女人的時候,女人也就只有狠起來,才能讓別的女人,無處下手。

只可惜,我明白這個道理,太晚了。

姑子依然針對二婚嫂子,可她三兩下,就把姑子罵哭了:「我管你是誰,只要我嫁進這個家,誰也別想欺負到我的頭上。不信,你試試。」

姑子心裡,可能是個變態,越挫越勇,別人已經向她發出警告,她不僅不反省,還想著報復。

女人心,真可怕。

05.

有一次,二婚嫂子從外面回來,正好聽到姑子跟婆婆在嘀咕,說嫂子如何不好,還不如從前那位:她呀,竟然把哥哥的錢死死地抓在手裡,你看,哥哥都無法將工資交給你保管了。媽,你得想想辦法,要是哥哥被騙了,那辛苦掙來的錢,就落入別人的口袋了,還是自家人放心。

二婚嫂子聽罷,狠狠地怒懟了一把姑子,並且將她趕了出去。

「你不過是個離了婚的女兒,按理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看在你離了婚沒地方住的份上,才讓你住進娘家來,現在你自找沒趣,我就讓你嘗嘗什麼叫自討苦吃。」

於是,二婚嫂子去到姑子的房間,將她的東西統統扔了出去,連著姑子也一起趕了出去。

婆婆想幫著女兒,也被兒媳狠狠懟了:「我告訴你,你要是繼續幫著你女兒作妖,就別怪我也不客氣,我不怕你們,我狠起來,六親不認!」

婆婆沒法,只好認慫,讓女兒搬出去住。

從此以後,婆婆不敢在兒媳背後說三道四,姑子也不在娘家住,只能在外面租房子,吃盡苦頭。

人不作死,就不會死。總覺得別人忍讓她,就是好欺負,換一個人,就不是同樣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