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古島的大海,翻滾著蔚藍色的波浪閃文推薦

FunTravel_LoveTravel     2017-09-14     檢舉

對於久居內陸的人來說,大海是個瑰麗的夢。海以它不同於山的動感之美,波瀾壯闊的外表,海納百川的胸懷勾引著遊人的魂魄。

有一種藍叫做宮古藍,有一個島叫宮古島,我們來自於大海,而當我們回到大海,不論是航行還是遠眺,都彷彿是冥冥中找到了歸宿。

這是位於宮古島東南方的美麗海岬:平安名埼。向海延伸長約2公里的海岬作為島嶼有代表性的觀光景點而聞名,面朝太平洋,這裏海不僅純淨,而且還有層次感。

大海的快樂在於她永不疲倦的運動中,智利的詩人聶魯達如是說。大海快樂不快樂,或許只有詩人才能體驗到,他還深知運動是大海快樂的本源。而大海難道真的沒有疲倦過嗎,還是停歇下來就意味著生命的終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陸地而言,大海以她無限的空間,袒露出母親寬厚的胸懷。海簇擁著大陸,源源不斷地為陸地輸送著豐富的水汽,葆山川永綠,贈大地常青,讓人類生存的氣候得到充分的調節,使生靈的棲息狀態充滿祥和。

大海夜以繼日地接納著無數大小小河流,還有它們裹挾的滾滾泥沙,她不分它們的國籍和所屬地域,對它們的加盟不設關卡,不收關稅和會費,她對河流不許諾天堂,而對河流的虔誠毫無疑義,一一接受它們的膜拜,對它們永唱著國際歌:來吧,來吧,孩子們,這裡才是你們的歸宿,是你們展示身手的大舞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船自然是大海的最受恩惠者。海作為航行的良好載體,為無數大小船隻提供來去自由的方便,不向船隻收取海上通行的任何費用,但海對船的行駛也不聽之任之,只為其有限制地服務。

船與海之間保持著一種默契:海對船提供來往的便利時,也並非讓它暢通無阻,船隻能沿著規則的路線行駛,不然就會受到某種天然規則的懲罰,那就是海在水面下布置了一些暗礁,對船的航行進行水平測試,船若要免除沉沒的危險,就須繞開礁石而行。

每當看電視的時候,都能看到海浪波濤,滾滾而來,心裡十分高興,心想:我好想去看海啊!每當大海這首歌響起的時候,我總能感受到大海無窮的力量和歌手對故鄉大海深深的熱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平安名埼燈塔位於日本沖繩縣宮古島東南部的鋒利海角、東平安名崎頂端,始建於一九六七年,琉球政府管轄時叫東平安名崎燈塔,一九七二年歸日本管轄時改叫平安名埼燈塔。燈塔是一座八角形的混凝土燈塔,附屬了一棟一層樓的建築,整個建築漆成白色。塔高二十四點五米,燈高四十三米,射程十八海裡。燈塔在一九九六年對外開放,並被選為「日本燈塔五十選」之一。燈塔周邊風景環境被評選為「日本都市公園一百選」之一。

沉沉的夜幕裡,兇猛的海濤洶湧澎湃。從燈塔上發出的一道明亮的光突破了黑暗的束縛,向迷茫的人們發出信號,陪伴他們度過可怕的黑暗。

誰不想抵達心中的港口,誰又願意改變前進的航向,迷路的人這才需要燈塔,需要一種信念,指引,燈塔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站在日初的地平線時迷惘的不知道哪裡才是東方。要是這真實而殘酷的世界裡,能多一點童話書裡的色彩,那該有多好,我就可以盡情的揮霍夢的翅膀,在藍色的天空不停的飛奔,不停的翱翔。在你迷路的時候,它就在遠方為你指引前進的地方,在你絕望的時候它就是你逢生的力量,那座燈塔就是希望,就是未來,就是那抹微弱又堅強的光。

靜觀大海,大海氣象萬千,美不勝收,從不同的角度看大海,你都會產生不同的感受:寧靜、起伏、茅塞頓開。海有海的性格,性情溫順時平靜如鏡面,發怒時又會掀起驚濤駭浪。

試想大海如湖泊一樣靜止不動,那一定不會牽動人的心弦。我喜歡它安靜如處子,也欣賞它咆哮時怒吼的氣派。臨別之時,再次放眼望那開闊無邊的大海,雄渾而蒼茫,把城市的狹窄、擁擠、嘈雜全都拋到九霄雲外,還你一個海一樣遼闊的心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像險峻的高山,湛藍、深邃而神秘的大海也是許多人夢想親近的事物。浪花飛揚,海濤洶湧,也引發了無數詩人澎湃的詩情。從世界詩歌的小小窗口向外眺望,隨時都能聽到海潮的拍岸,看到海鳥的飛翔。

真正的到過大海,看到大海的波瀾壯闊,大海的一片蔚藍時;當他聽到浪濤一浪一浪拍擊著海岸奏出的唯美樂章時;感受著海的朝氣,海的寬厚,海的恢宏時;應該都會懷有有一種虔誠吧,對於自然的虔誠,對於生命的虔誠,對於生活的虔誠吧,這應該就是大海的魅力所在吧。

它讓我們,知道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知道了,萬事不能一直如意,總有潮漲潮落;知道了,謙遜尊重,古人有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大海的魅力讓我們領悟了太多太多做人的道理生活的啟發,古往今來也有太多的文人墨客去讚美著大海的浩瀚與神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光如炬,照射那白浪濤天的海面,似一幅如詩如畫而又斑斕的畫面,那美不勝收的海浪,似一朵朵新枝初展的蓓蕾,又似無數奼紫嫣紅競相爭豔的新花。

此情此景,油然想到了楊朔,他「愛坐在海邊的礁石上,望著潮漲潮落,雲起雲飛,茫茫無邊的大海上,滾滾滔滔,一浪高似一浪,撞擊礁石上,刷地捲起幾丈高的雪浪花,猛力地衝激海邊的礁石……

海,愛你的純潔的清流,海,愛你的神秘的魅力;海,愛你的善良,高尚,海,也愛你的深藏若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海更是一個超脫的舞蹈者。她將生命的箴言,用強勁的舞姿表達的淋漓盡致!一會,她安靜地匍匐著,一會,她突然跳躍起來,與海鷗、航船對舞起來。岸把她的沸騰的血液一次次送回來,她再一次次發起衝鋒,海灘上到處迴盪著生命不息的旋律。

在所有描繪大海的詩歌中,篇幅最長,氣象也最雄偉的應該是法國外交官詩人佩斯的長詩《海標》。他說:「這是一支不曾唱過的海歌,是大海為我們而唱的歌:大海,引導我們,直到盡情呼吸與結束髮展,大海,是我們,引導海水絲狀的聲音,與全世界所有僥倖獲得的偉大涼爽。」美國詩人惠特曼也愛海,他把大海當做自己詩歌寫作的老師——「啊大海,這一切我都願意交換,如果你能把一道波浪起伏的訣竅換給我,或者你能在我的詩上吹上一口氣,並把它的味道留在那裡。」

我屏注呼吸,全身心去感受那海浪一丈高過一丈,海聲大如天.海風清神洗腦,海鷗展翅高飛,我也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馳騁於海中,聆聽海的聲音,領悟海的神秘,感受海的廣博,這,不也是一種享受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