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檳城在望》2.0 –國會廳內傳著的紙條 (必看!希山慕丁悄悄地爆料了。。。)

PohLeeLim     2016-12-08     檢舉

檳州首長林冠英專欄《檳城在望》2.0 –國會廳內傳著的紙條(必看!希山慕丁悄悄地爆料了。。。)

很多人會感到納悶,我貴為一州的首席部長,為什麼還需要這麼舟車勞頓,兼任國州議員,在國會召開的季節,一直在當空中飛人,往返檳城吉隆坡兩地。

檳城作為一個由反對黨執政的州屬,面對的挑戰比其他州屬大。很多巨型的基建工程,要是缺了聯邦的巨額撥款,檳州的發展將會停滯,所以我們需要與聯邦有良好的聯繫。很多時候,公函出了,但除了需面對公務員里的小拿破崙,還有許多不懂應該

如何應對來自不同政治背景、不同政府的公務人員,除非是部長一聲令下,否則很多大事就這樣被卡著了。

於是,我常常趁著去國會開會的方便,在議會廳外、國會走廊,國會議員專用食堂、甚至是洗手間,偶遇部長時,除了哈啦一番,我會把握機會,把我老早背在腦里的各種需求,一一向部長們陳述、商討,看能不能給檳城帶來一些什麼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要部長點頭,我這邊公函立刻再補上,然後,工程完畢後,我也會以首長的身份邀請部長前來出席各項主要開幕儀式。所以,你們可以看到,旅遊部長和我一起在壁畫前合照、一起為升旗山第二期提升計劃動工,文化部長來文化村等。

最近,我在國會遇到內政部長希山慕丁,就談起檳城機場需要擴建的事。他悄悄告訴我,應該是不行了,因為政府真的沒有錢了,暫時擱著,以後再討論。

但是,並不是每一次出席國會都有緣相碰。一些時候,時機不對,部長們在會議廳里時,我卻在外開記者會;我跑進來國會時他們卻剛好出去了,更多時候,是我們都坐在國會廳不同的方向,互相對望(因為部長和反對黨的座位是對立的)。

於是,我突發奇想,不如我就傳紙條吧。把要求寫在為國會議員準備的專用紙上,要求當值的職員代傳給部長。所以,我想起了咱們斯里德里瑪區州議員雷爾曾對我說,檳城的高庭有點陳舊,於是我寫了紙條問掌管法律的部長阿查麗娜「可否即刻撥款給檳城的高庭?現在已經很舊也很危險了。峇眼國會議員上」。不久,她回條,「峇眼議員,寫信給我,我跟北根講,謝謝。」

然後,我再寫一張紙條給青年及體育部部長。「請求部長一如所公布般,撥款維修甲拋峇底勾球館。目前此計劃已被擱置!謝謝!」

不久,國會職員傳回字條,「尊貴的,提升勾球館的招標工作已展開,將會在最近的日期內進行。謝謝!林茂上。」

在國會裡邊,多數人以自身的選區自稱。北根就是首相納吉的選區,林茂是凱里的國會選區,而我也不以首長自居(雖然我是首長),在國會裡,我是以「峇眼」自稱身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也向天然資源部部長申請緊急撥款給水災,我的原文給他收著了,他用新的紙條回復我,「峇眼議員,好的,我會考慮相關的情況。」

所以,本月檳城多次水災後,聯邦隨後宣布撥款1億5千萬令吉暫時解決檳州的治水工程,也是從紙條里傳出來的撥款啊。

結論是,別小看這些國會廳里傳著紙條的威力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