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禁用【BERSATU 團結】我有些不爽!為何禁用BERSATU大拆局??

alextan941     2016-12-09     檢舉

慕尤丁:禁用BERSATU 我有些不爽

敦馬(中)等人在社團註冊局外,參與由慕尤丁率領的誦經儀式。-圖取自土著團結黨臉書-

土著團結黨(PPBM)今天已獲得社團註冊局的批准信,正式成立新政黨,但黨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不滿意當局禁止該黨使用「團結黨(BERSATU)」為簡稱。

他說,團結黨是一個易記的名堂,因此當社團註冊局拒絕該黨請求使用時,他不是感到很高興。

據Mstar在一篇報導引述其談話時說,「社團註冊局說已有很多機構在使用』團結』這字眼,但我們解釋說,沒有一個政黨是使用這作為名堂。」

不過慕尤丁說,接下來該黨將會努力招收黨員。

據觀察,該黨已馬上成立專頁,宣稱在本月14日起即會派發招收黨員表格。

另外,據馬新社報導,慕尤丁此前會見社團註冊局,釐清黨主席和黨魁的職責範圍。

慕尤丁感謝社團註冊局和副首相兼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30天之內批准該黨的註冊申請。

慕尤丁於8月9日提出註冊新黨的申請。

社團註冊局一名官員受詢時告訴馬新社,該局對土團黨給予的解釋感到滿意,因此批准其申請。

阿末扎希昨天表明,土團黨須先釐清主席和黨魁的職責,方能獲得批准。

另外,土團黨黨魁兼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在社團註冊局受訪時說,他不排除未來在大選與政敵拿督斯里安華合作的可能性。

他說,目前正計劃結合所有反對黨籌組一個大聯盟,以避免在來屆大選出現多角混戰的局面。

為何禁用BERSATU大拆局

土著團結黨誕生,敦馬與慕尤丁在鎂光燈下高舉社團註冊局的公文,下屆大選政壇就多了一個新對手。-圖取自土著團結黨臉書--

土著團結黨在一個月內獲批註冊創黨,然而卻因禁用BERSATU簡稱一事,看似鬧出一段小插曲,但實則意味深遠,而且是機關算盡與時局考量的前哨戰,更是一場策略上的博奕。

如今土著團結黨官方記錄的簡稱上,只能以其馬來名字4個字首濃縮為PPBM,即Parti Pribumi BersatuMalaysia取其字首。

在這四字中,如果拆解起來時,要用哪個字來作簡稱?PPBM看似合理,但只是串連4個英文字母,沒有具體涵義,更深一層而言,是欠缺心理共鳴來號召。

反之,撇除Parti(黨)與Malaysia(大馬)二字以外,其實能用的就是Pribumi(土著)和Bersatu(團結)兩個字。

土著與團結,已言簡意賅,更是不言而喻為何這政黨的存在。

但先談談土著團結黨的創黨宗旨,目前是逼宮(下一刻還未清楚),特別是瞄準對手國陣在下屆大選時連根拔起。

其實自2008年大選時,國陣在國席痛失2/3議席,兵敗如山倒的原因有三,為首是國陣過於囂張驕縱,在操弄馬來議程時已讓非馬來人很感冒。

第二是整個體系式的貪污已衝擊到政府的施政,特別不少政府機構也飽受貪污歪風所侵蝕,換言之,貪污不只是印象,而是實質存在。

第三則是馬來激進份子不斷試煉種族性議題的界限,已激發到巫統更為極端,這是一種因應下的制宜,豈料加劇巫統偏頗的形象,成為一種惡性循環。在「斗誰比較更馬來主義」或「誰更加照顧馬來人」時,就擦槍走火了。

別忘記還有一股宗教保守主義的馬來社會存在,而馬來社會目前四分五裂的程度,是比之前更甚。如今巫統要應對的馬來社會生態,並非如以前的那種在鄉區,是巫統單挑伊斯蘭黨、在城市議席則是巫統對壘人民公正黨的形勢。

而在去年加入政壇戰圍的包括國家誠信黨(AMANAH),在馬來社會票源里也分一杯羹,包括在鄉區上陣,在城市混合種族的議席則與公正黨聯手。

因此巫統的單一種族路線是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由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統帥、前首相敦馬哈迪主導的土著團結黨在來屆大選上陣,加入這場混仗時,不只讓選民更為混淆,其實各政黨在多角混戰,時敵時友的戰略形勢也備受考驗。

別忘記在上屆大選時,國陣在44個議席中的多數票是少過10%,而反對黨所持的27席中其實也是險勝,有者甚至是只以5%多數票勝選,這反映出每席的戰局都因地、因人而異,形勢各不同。

但綜合而言,馬來票還是大宗主流,敦馬哈迪清楚,只有力推馬來人議程,才能深入虎穴取勝,因此再度搬出馬來人權益的旗幟來出師,衍生出土著團結黨出現「土著」(Pribumi)一詞,顧名思義就是出師有名──這是為馬來人或土著而設的政黨。

然而,對非土著而言,Pribumi當然是觸動敏感神經線的詞,不僅如此,即連一些公共知識份子、開明派,甚至是年輕的馬來城市選民對這標籤也是非常感冒。而Bersatu一詞足以中和這種心理敵視,拉近排外的感覺,讓選民乍親還疏。

黨名如此為求「兩全其美」的居心,自然逃不過國陣法眼。特別是國陣目前已晉入大選備戰狀態,土著團結黨創黨已是前哨戰之一。

該黨將在下周三(中秋節前夕)正式招收黨員,但是否能在短時間內招兵買馬,特別是人手資源等來對抗巫統?其實先下手為強是上策。

所以,當副首相兼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聲稱其實現在已有6個政黨機構名堂中含有Bersatu一字,這是表面說辭,慕尤丁也直言被禁用BERSATU簡稱覺得不大高興,其實雙方就是讓敦馬的新政黨欲涉足馬來社會票源戰場前,先套上腳鐐,因為當你對四分五裂的馬來社群喊出BERSATU(團結)時,乍聽彷如好有號召力。

而Pribumi一字已讓非馬來人,特別是華人、東馬砂沙兩州的選民特別反感,早已表明非土著對土著團結黨已起不了關鍵作用,再說土著團結黨只招收非土著為附屬黨員,也是附屬旁綴地位而已。所以土著團結黨與巫統之爭,其實是馬來人之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