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州法案許福光未辯先走 ! 馬華傳召解釋不容模稜兩可

francischua     2016-12-09     檢舉

玻州法案許福光未辯先走 馬華傳召解釋不容模稜兩可

(真相網/程義)馬華署理總會長魏家祥表態,國陣執政的玻璃市伊斯蘭行政法案修正第117(b)條文,已和國陣中央政府修正的婚姻法出現衝突,因此,這項修正案根本不應被提呈上州議會。馬華玻州知知丁宜州議員許福光在州議會上本應提出這一個論點,才能離席抗議,但他「未辯先走」,馬華總會長廖中萊在中委會議傳召許福光做出解釋。

魏家祥強調。馬華的立場是不能「將錯就錯」涉及這個「不應出現」和不合理的法案,而不是支持或反對的問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玻璃市州議會12月8日針對2016年伊斯蘭法行政修正法案進行投票,15名州議員有13名穆斯林州議員,包括伊黨雙弄州議員莫哈末蘇克里投支持票,公正黨英特拉稼秧岸州議員曾敏凱反對,而馬華知知丁宜州議員許福光離席放棄投票,結果三讀通過。

巫統玻州大臣阿茲蘭表示,修正第117(b)條文是爲了令國語及英語版法令劃一,因爲英文版使用的是「parent」字眼,可詮釋爲「父親或母親」,因此國語版也要改成「ibu atau bapa」。

這意味著,玻州的父親或母親不必得到另一半的同意,就可單方面替未滿18歲的子女改教。不過,這項條文與國會在最近的婚姻法改革出現嚴重矛盾。

首相納吉在早前在國會毅然推動1976年法律改革(結婚與離婚)法令的修正案,允許已經改信伊斯蘭教的丈夫或妻子在民事法庭申請離婚,並禁止父母單方面更改孩子的宗教信仰。

原有的法令已經過時,條文存有許多模煳地帶,近年來國內發生多宗有關夫妻改教離婚所引發的爭議,當中的原因是夫妻其中一人改信伊斯蘭,雙方在爭奪孩子的撫養權時出現不同爭議,案件應該在民事還是伊法庭審訊,引發激烈辯論。

中央政府的修正案將一勞永逸解決這個老問題,但玻州政府的修正案卻完全違背中央政府的意願。

因此,魏家祥表明玻州的修正條文是不合理的行動,本來就不應該提呈至州議會。

「當我們強調不能一國二法以致國家法律大溷亂之時,由國陣執掌的玻璃市州政府本就不該修改法令並造成與中央律法的衝突。這個不是支持或反對的問題,而是修正案本身根本就不該出現!」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魏家祥強調,此事並不是針對宗教,而是針對法律的權威與嚴明,馬華是站在法律的層面看法律,玻璃市的修法完全不合理更造成與中央法律的衝突。

他透露,馬華的立場是法不能將錯就錯,因此已指示許福光參與辯論闡明黨立場,而許福光事實上應該表達馬華的看法後,再以實際行動抗議,但是,他最終沒有參與辯論並表達馬華的立場,以致媒體解讀為馬華「棄權」。

許福光「未辯先走」的行動已導致馬華的立場無法公開的闡明,受到黨內外的強烈抨擊和質疑馬華的立場,事態嚴重。

對此,魏家祥宣稱,總會長廖中萊將在下周一的中委會議,傳召許福光做出解釋。

他也重申,當馬華在中央主張並全力推動修改相關婚姻法,以便解決每每引起爭議的改教風波時,在有關課題方面的立場絕不會模稜兩可,也不會有無故「棄權」的決定。

為了解決「改教爭議」,馬華在內閣經過多年的拉鋸討論才達致成果,當中還涉及單親家庭孩子的教育費、財產繼承權等等細節,最重要的修正是在原12(1)條款「其父親」的文字後加入「或其母親」的文字,讓為人母親者和父親在同意21歲以下孩子結婚的事件上享有同樣的權力,體現了父母對孩子享有同等地位與權力的精神。

這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談出的成果,更不是發表文告的口頭功夫,而是馬華一眾領袖耗費無數時間精力的惠民政績,絕不能讓許福光一個人的行動而被抹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