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權:拿馬勞開刀!

HeroExpress     2016-12-09     檢舉

看到馬勞越堤撲水忙的新聞,就想到以前過柔佛長堤時常想到的一段歷史。

當年英軍怕日軍越堤再下一城而炸毀長堤,連帶水供也被炸斷。親日軍的《盛京時報》在1942年1月16日,以「炸斷橋梁兼毀水道?敵為守孤港不惜百萬命」為題,羞辱英軍,指隔岸島上百萬老百姓將面對水荒,斷人生命之泉,極不人道。

長堤歷史與水脫不了關係,如今馬勞所撲的水為財,不幸的是,一再有馬勞越堤遇車禍斷魂,死在另一個大時代的戰場上。

柔佛長堤和第二通道在交通高峰時段如戰場,尤其長堤早已不勝負荷,有血有淚,怨氣沖天,這是新加坡的交通大問題,也是政治問題。

摩哆意外事故拉高車禍率,新加坡政府不會坐視不理。

長遠方案中以「零擁車」為大本大宗,進一步下重手滅掉購車慾,鼓勵人們使用公交系統、腳車,還有汽車共用計劃,無需買車,也可享有使用車子的便利。

眼中無車,更不會有摩哆。禁摩哆上路,恐怕是新加坡未來大計,分區分段甚至全面禁止。

整體上,公交系統會愈來愈便利,當做到「第一和最後一里路」無縫接軌時,島上便不需要那麼多私家車,摩哆也不再符合需求,像許多歐洲城市那樣,政府當局減少發出執照,路上幾乎看不到摩哆。

滾滾車流

隆新高鐵建成後會帶來更多人流,加劇小小島國的滾滾車流。新加坡人已受夠擁擠的人潮和車潮,開大車的人不想被摩哆擋住去路,走路的人不想被外來者擋住前路,被剝奪感會發洩在選票上。

摩哆騎士絕大多數是馬勞,以安全為美名,不怕得罪,拿馬勞開刀,是必然的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