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去拉布條抗議火箭欺騙華社,那邊麻花就在伊刑法上當了縮頭烏龜,表示……麻花已經完全不要臉了!

ChunXiaoXi     2016-12-09     檢舉

雪州馬華動員百人到雪州行動黨總部拉布條請願,要求誤導華社以壯大伊斯蘭黨的行動黨立刻解散,向廣大華社道歉,並退出雪州政府以示骨氣;

然而麻花自己真的知道骨氣這兩個字怎麼寫嗎?前腳去人家門口拉布條耀武揚威,後腳就在應該挺身而出表達立場的場景下灰溜溜地夾著尾巴溜走了,是不是怕得罪你的污桶主人?到底是誰在出賣華社,麻花你的臉是被自己吃了嗎? 

代表華社發聲這麼多年,麻花已經從一開始遮遮掩掩地賣華,到今天死不要臉地賣華了!更無恥的是,你賣華就賣華吧,悄悄地賣,你還要像亂咬人的狗那樣踩上人家門口去叫囂?要求人家解散?喲,如果賣華就得解散整個黨,那麼你麻花早八百年前就變成空氣中一粒塵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要求你對華社有一丁點貢獻,只求你不要再出來丟人現眼了好嗎!!!噁心死人了!!!!!求你安靜如雞地繼續當狗陣的一條狗吧!!!!!

馬華上門抗議沒跟伊黨斷交 雪火箭送鏡回禮

(八打靈再也8日訊)雪州馬華今日再次針對伊斯蘭刑事法私人法案課題踩上雪州行動黨辦公室,抗議行動黨為了政治利益,不惜跟伊斯蘭黨在雪蘭莪州繼續執政,根本沒徹底跟伊黨斷絕關係,一再欺騙華社;雪州行動黨則再次準備了一面鏡子作為回禮,揶揄雪州馬華。

不過,由於前來示威的雪州馬華代表沒向雪州行動黨領導層提呈備忘錄,所以雪州行動黨沒來得及送上鏡子作為回禮。

馬華雪州聯委會組織秘書劉錦明今日率領數十名馬華黨員,步行到位於八打靈再也的雪州行動黨辦公室抗議,全程耗時約10分鐘。

當時因天空下起綿綿細雨,一行人撐著雨傘抵達雪州行動黨辦公室外,高舉橫幅讓媒體拍照,之後即場召開記者會。不過,在拍照過程中,由於示威人群阻擋了駕駛者的去路,而途中遭駕駛司機鳴笛要求讓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劉錦明向媒體聲稱,2008年和2013年全國大選,行動黨鼓勵華社把選票投給伊黨,才造成伊黨如今變得如此強大,進而有能力在國會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所以行動黨在伊刑法課題上要負上很大責任。

他認為,如果雪州行動黨還有丁點骨氣和立場,應向雪州大臣阿茲敏阿里提出革除伊黨在雪州政府所有職務的要求,或自動放棄雪州政權,才能對華社有一交代。

他說,如果行動黨無法辦到,就應解散整個政黨,並向華社道歉,因為行動黨已出賣華人的政治利益。

他促請華社醒悟,不要再被行動黨一再欺騙。

他強調,如果伊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在國會提呈的伊刑法私人法案獲得通過,對華社不利,尤其是女性,行動黨就是罪魁禍首。(光明日報)

藍眼反對馬華離席 玻允單方為子女改教

(加央8日訊)玻州立法議會今日在1 票反對下,通過2016年(修正)伊斯蘭法行政法案,包括修正第117( b ) 條文馬來文版本,把「父親和母親」(ibu dan bapa) 改作「父親或母親」(ibu atau bapa)。

玻州議長拿督韓丹進行點名投票環節,馬華知知丁宜州議員許福光即場離席,沒有參與投票;13名穆斯林州議員皆舉手投支持票,只有公正黨英特拉卡秧岸州議員曾敏凱投反對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敏凱認為,這項修正將衍生嚴重的問題,父親或母親可以不必得到另一半的同意,單方面替未滿18歲的子女改教。

「 州政府不能為了要劃一巫英版本,而不理會修正後所衍生的問題。贊同修正等於贊同父親或母親單方面為18歲以下孩子改教。」

此修正法案由州務大臣拿督斯裡阿茲蘭提呈。玻州有15名州議員,只有2名反對黨議員即曾敏凱及莫哈末蘇克裡(伊黨,雙弄州議席)。非穆斯林州議員則是曾敏凱及許福光。

玻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茲蘭在休會後受詢時說,修正第117(b)條文是要劃一此條文英文與馬來文版本的用詞,因為英文版本用「parent」是單數,應該詮釋為「父親或母親」其中一人,所以馬來文版本也應該劃一,改為「父親或母親」。

「這項修正法案只是要劃一巫英版本,並無其他意思。」

本屆立法會議通過3項法案以及1項動議後,議長拿督韓旦宣布無限期休會。(光明日報)

【完】

小喜結語:

人要臉,樹要皮

麻花這是又不要臉,又不要皮了,連樹都不如

知道人可以無恥,但是不知道人可以這麼無恥…………………………………………

給你比兩個中指,算是少!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春小喜,會在新聞後加入自己的短評與看法,如果喜歡我的新聞風格,那就在下方點擊關注我的粉絲專頁 春小喜 Xiao Xi,以收到更多相關資訊吧!感謝關注,感謝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