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國之力的較量:武漢會戰日軍慘勝,但被拖入持久戰的泥潭

maserlan     2016-12-11     檢舉

【要點】日軍抽兵攻占廣州完全出乎國民政府的預料,廣州失陷使武漢的戰略地位不再重要,固守武漢失去了實質意義,為了保全有生實力,1938年10月24日國民政府軍委會決定棄守武漢,全線撤退。

萬家嶺大捷中與日軍展開白刃戰的張靈甫將軍

【大別山的苦戰】

按照國民政府的戰略部署,第一戰區在平漢鐵路(今北京一漢口)的鄭州至信陽段以西地區段布防,防備華北日軍南下,而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指揮23個軍的兵力主要負責江北防務。安慶的六安及霍山地區由第五戰區第3集團軍將第51、第19集團軍及第77軍防守,富金山及固始縣(隸屬河南省)地區由第71軍防守,河南省的商城及湖北省的麻城由第2軍團在,黃河區域由第27集團軍及第59軍防守,信陽由第17軍團防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38年8月底,日本第2軍分兩路從合肥進攻,南路的第13師團攻占霍山及葉家集,因第71軍及第2軍團的抵抗,日軍第16師團迅速增援,於9月16日攻占商城,10月24日日軍攻占湖北麻城。日軍北路的第10師團, 8月28日攻占六安,9月6日攻占固始縣城並繼續向西延進,國軍第27集團軍及第59軍黃河地區與日軍激戰十日,守軍防守失敗, 9月19日日軍渡過黃河。9月21日第10師團日軍攻占廬山,並與援軍協同進攻信陽,10月6日迂迴到新塘及攻占平漢鐵路的柳林車站,10月12日日本第2軍攻占信陽及進至平漢鐵路南面,會同第11軍一同進攻武漢。至此武漢周邊的防禦全線崩潰,日軍集結於武漢核心,武漢已被日軍從東、南、北三麵包圍。

在大別山苦戰中,國軍將士浴血奮戰,表現可圈可點。日本左路第13師團9月2日逼近葉家集,開始進攻富金山。守富金山的是宋希濂71軍的兩個師和原東北軍51軍的114師,由宋希濂統一指揮。宋希濂以他最精銳的德式師36師守中間的主陣地,原東北軍114師守左邊,右邊是88師。日軍進攻矛頭首先是直指中間36師的主陣地。日軍進攻模式可謂是千篇一律,先以飛機輪番轟炸,再以重炮集中轟擊,最後步兵衝鋒。富金山不算很險要,坡面根本就不怎麼斜,但36師不愧是中央王牌,拚死據守,使日軍攻勢屢屢受挫,直到9月6日,日軍還在山腳下仰望山頂無可奈何地苦笑。見36師實在太硬,日軍沒辦法只好轉攻左翼的114師,同時使出了奇兵迂迴後方的招數。這一回日軍的迂迴部隊被88師發現了,被打了個伏擊,損失了400多人,不得不原路返回,真是偷雞不行蝕把米。9月11日,日軍的增援部隊16師團到達富金山,中國守軍因為奉行節節抵抗,避免決戰,所以防守的部隊一般是沒有援軍的,只有防守的時間限制,守到時間就可以撤了。面對增加一倍的日軍,宋希濂也沒有辦法,經過九日的激戰,守軍傷亡慘重,無力再戰,只好撤離陣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軍乘勝追擊國軍,連占葉家集和商城,逼近小界嶺防線。小界嶺防線是大別山北麓最後一道阻擋日軍的穩固防線,如被突破,日軍就將越過大別山山脈,沿公路一路順暢無阻地前進,國軍將無可以依託的有利地形來阻擊日軍。小界嶺防線由宋希濂的71軍、田鎮南的30軍和馮安邦的42軍來防守,其中71軍缺36師(36師富金山一役,只剩下800多人),孫連仲這一回讓富金山一役已經損失慘重的71和30軍來防守小界嶺防線的頭沙窩,比較完好的馮安邦42軍則獨自防守小界嶺防線的頭尾新店。守軍三個軍利用地形優勢,頂住了日軍一輪又一輪的猛攻,從9月18日一直打到10月下旬,第13和16師團終於突破了小界嶺防線,穿越了大別山,於10月25日占領麻城,可是這時國軍已經放棄武漢了。

日軍第2軍左路軍行程不暢,右路軍與之相比稍好一點,第3和第10師團猛攻固始,一番激戰後於占領該城。接著,兩個師團沿公路西進潢川,撞上了國軍一代名將張自忠。張自忠整整守了10天,比原來預定的守七天整整超了三天,最後還能在敵人面前安全撤退。日軍占領潢川後,直搗羅山、信陽,胡宗南的第1軍、46軍早已在那裡嚴陣以待。

當然國軍也有一些指揮上的問題以及派系不和諧處,造成負面影響。胡宗南的第一軍是當時國軍裝備最好的,有邱清泉的坦克部隊(當時國軍唯一的坦克部隊)和彭孟緝的炮兵旅(當時最大的炮兵編制)。胡宗南坐擁國軍最好的裝備,用三個軍七個師與日軍已經血戰數次的兩個師團激戰20多天竟然還占下風,最後丟了信陽,李宗仁曾電令胡宗南自信陽南撤,據守桐柏山、平靖關,以掩護鄂東大軍向西撤退。據稱胡氏不聽命令,竟將其全軍7個師向西移動,退保南陽,以致平漢路正面門戶洞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壓垮武漢的最後一根稻草——廣州之戰】

廣州戰役是壓垮武漢會戰的最後一根稻草。日軍為切斷中國抗戰的南方補給線,日軍決定抽調3個師的後線部隊進攻廣州,給武漢戰事施加壓力。10月上旬,日軍到達廣州試圖從大亞灣登陸向廣州守軍發起進攻。10月20日,日軍第18師團發動全面攻勢,21日,日軍攻占沙河,並占領廣州市區。日軍第104師團向廣州以北推進,攻占太平場,23日占領從化。第5師團與海軍配合,於23日攻占虎門要塞,25日攻陷三水,26日又陷佛山, 29日到達廣州南郊。至此,僅歷時半月的廣州戰役結束,日軍占領和控制了廣州及附近要地。日軍抽兵攻占廣州完全出乎國民政府的預料,廣東地區的粵軍主力大多數已被抽調支援武漢會戰,整個廣州區域守軍極少,防守薄弱,給了日軍以可乘之機。

廣東的失守讓日軍打通了粵漢鐵路,日軍成功切斷中國由華南接受外援的交通線,達到了策應武漢作戰的目的。而對國民政府來說,不僅失去了重要的國際物資補給線,而且影響了全國戰局,對中國來說是一次戰略失誤。廣州失陷使武漢的戰略地位不再重要,固守武漢失去了實質意義,為了保全有生實力,10月24日國民政府軍委會與國民政府決定棄守武漢,從武漢全線撤退。日軍第6師26日占領漢口,波田支隊26日占領武昌。日軍第116師與第6師各一部於27日占領漢陽。至此,日軍攻占武漢三鎮,武漢保衛戰宣告結束,武漢及周邊的大片區域失守,中日戰事進入全面相持階段。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武漢市民祭奠武漢會戰英烈

【誓與陣地共存亡的少校旅長——陳德馨】

陳德馨,字惟吾,1904年出生在河南省鄢陵縣柏梁鎮西老莊村。時任國民革命軍第55軍第29師第86旅少將旅長,犧牲後追晉陸軍中將。1937年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後,他率領部隊在山東的臨沂、陵縣、德州、濟寧等地與日軍展開激戰,多次擊退日軍,取得了許多戰果,沉重地打擊了敵人。尤其是臨沂決戰表現尤為勇猛。日軍憑藉炮火的優勢,猛衝我軍陣地,臨沂城危在旦夕。此時,陳德馨從衛兵手中奪過步槍,裝上刺刀,迎著敵軍沖了上去。全體官兵在旅長的激勵下,也紛紛端起刺刀衝進敵群,與日軍展開短兵相接的白刃肉搏戰,終於擊退敵人的瘋狂進攻。

1938年9月,日軍大舉進攻武漢,第55軍第29師第86旅旅長陳德馨奉命率領全旅官兵2500人參加武漢保衛戰。6日,他們到達廣濟西南第一線,據守要隘。當時日軍向廣濟至蘄春公路發動大規模進攻,有不破此線誓不罷休的局勢,陳德馨迎來一場惡戰。1938年9月7日拂曉,在飛機的掩護下千餘名日軍向86旅陣地發起全線進攻,將士們的奮力還擊。上午10時許,戰鬥達到白熱化,陳德馨將軍見戰事越來越緊,日軍越攻越近,陣地馬上就要淪為敵手,非常著急,於是跨出指揮部掩體,奔向前沿陣地,親臨第一線指揮作戰。他身先士卒,率領部下勇敢衝殺,浴血奮戰,幾次擊退日軍的進攻。然而,一顆罪惡的子彈擊中陳德馨旅長的左前胸,頓時血流如注,將士們請求他先撤到後方安全地帶。但是受了重傷的陳將軍拒絕了將士們的請求,仍堅持指揮作戰,援軍不到日軍不退不下戰場。最後援軍趕到 ,暫時解除危機,陳德鑫將軍才被衛兵們拖下火線。但終因失血過多,壯烈犧牲,時年34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38年9月16日,陳德鑫將軍的家鄉武漢各界為其舉行公祭追悼,蔣介石、馮玉祥等國民政府的要員,親臨致祭。武漢各界代表前往哀悼。馮玉祥在輓聯中概述了陳德馨的生平、品節和歷史功勳。當時的《新華日報》《中央日報》《大公報》等多家媒體對陳德馨壯烈事跡作了報道。鄒韜奮在《全民抗戰報》上發表文章,稱讚「陳旅長抗戰的英勇與殉國的壯烈是神聖抗戰發動以來,許多為國犧牲的將士們的象徵。」1939年,國民政府追授陳德馨為中將軍銜。1988年9月,人民政府追認陳德馨將軍為烈士。

萬家嶺大捷指揮者薛岳將軍

【武漢會戰的歷史意義】

武漢會戰從1938年6月11日正式開始至10月24日結束,歷時130餘天,對中國來說,傷亡和耗費巨大,是一次失敗的會戰。

武漢會戰從總的來說,是抗日戰爭前期達到的一個最高峰,日軍大規模的進攻達到了最高峰,而國民政府的前期防禦也達到了最高峰,此後出現了一個相對平穩的相持期,作戰的雙方的戰略方針都發生較大改變。日本為最後的失敗埋下了伏筆,中國為最後的勝利積攢了力量。

從日本方面來說,日軍雖占領安徽、河南、江西、湖北、廣州的大片區域,並最終攻下了重鎮武漢,取得了勝利。但並沒有完全達到預期的戰略目標。首先由於國民黨政府的主動撤離,日軍的決戰計劃破滅,未能消滅國民軍的主力。這次戰爭中,國民軍雖傷亡近40萬人,但並沒有遭受到毀滅性的的打擊,各部主力猶存。而日軍傷亡近4萬人,尤其是在萬家嶺、富金山、沙窩等戰役中,且諸多主力精銳元氣大傷,有生力量消耗明顯,財力、物力損耗巨大;同時需要投入大量作戰力量部隊駐紮於新侵占的區域,兵力得到很大的牽制。其次,日本大本營計劃通過武漢會戰迅速結束在華戰爭的設想再一次落空,國民政府退守重慶,依然頑強抗戰,而日軍陷入他們最不希望的「持久戰」泥淖中。再次,日軍的瘋狂進攻和殘虐屠殺並沒有擊垮中國軍民的抗敵鬥志,反倒激發起中華民族誓死保家衛國的高昂愛國熱情,全中國的社會各界、各階層都各出其力,積極參與抗戰。第四,對日本國內來說,武漢會戰前,日本國內已進入全國總動員,實行戰時管控,兵員減少、財政危機、資源枯竭等問題逐漸浮現,而且越來越嚴重,內憂時時存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中國方面來說。首先,武漢會戰是一次規模巨大的聯合防禦戰,涉及到全國5大省份的眾多區域,集合了110萬的兵力和眾多的物力財力,是一次舉全國之力的抗戰。會戰中消滅了日軍的大量有生力量,並適時的保存了自身的實力,有效的抗衡了日軍的侵略,遲滯了日軍的侵略步伐,將整個抗日戰爭引入戰略相持階段,為中國抗日軍民在敵占區廣泛開展敵後游擊戰場提供了有利條件。正面戰場的大規模作戰,使日軍難以分身處理敵後,敵後戰場不斷開闢、敵後抗日根據地不斷壯大,越來越多的日軍有生力量陷入被牽制而腹背受敵,終於自1940年下半年起,在中國戰場改採持久性作戰方針,轉入長期作戰態勢,為我幾年後的戰略反攻創造了條件。正如毛澤東所評價的那樣,「沒有正面主力軍的英勇抗戰,便無從順利開展敵人後方的游擊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