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視頻】昏了頭? 郭鶴年被羞辱,她們不理會~~這班安娣死忠團,竟把納茲里當神拜 !! 真看不下去 ~~

yuyi     2018-03-13     檢舉

(硝山12日訊)「他們不是我們,也不是這裡的人,沒有真正接觸過納茲里,根本不了解我們這些安娣和部長的交情,我們情同家人!」

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早前對大馬首富郭鶴年出言不遜,引起一些華基政黨及華社激烈反彈,抨擊納茲里口無遮攔,甚至已踐踏華人尊嚴。

縱使納茲裡面對四面八方的責罵,但仍有一群「安娣」支持他,在她們眼裡,納茲里並不一樣。

已是5屆硝山區國會議員的納茲里日前在選區新春團拜上,硝山區安娣俱樂部一群婦女受邀與納茲里同台合唱,頓時成了新聞人物,惟也受到一些人非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硝山區安娣俱樂部會員每次聚會都很開心,滿室歡笑聲。

對此硝山區安娣俱樂部20多名成員異口同聲指出,她們對網民的炮轟感到無所謂,因為捫心自問,她們並沒有愧對任何人,她們只是對一名部長給予她們無微不至的關懷,報以應有的尊重。

「外界人無法理解我們的情誼,他們只是霧裡看花,沒有融入硝山社區。」

懂得分辨黑白是非

她們接受《南洋商報》訪問時,聲明她們不是外界人眼中目不識丁的村姑,她們雖然是一群家庭主婦,但平日也有上網瀏覽新聞,懂得分辨黑白是非,更了解儒家思想的感恩美德。

對於如何看待納茲里炮轟郭鶴年忘恩,她們都表示不理會政治,但信任納茲里的所做所為。

這群居住在江沙火車站新村的婦女說,「硝山區安娣俱樂部」是非政府組織,無關政治,主要是著重於社區公益活動,維持地方上的和諧,照顧家庭有空閒之餘,也能進行婦女交流,為社區盡點綿力。

「不過,我們也不希望接受報章訪問後,又再被網友挑起話題胡亂批評。」

納茲里日前在選區新春團拜與「硝山區安娣俱樂部」成員齊唱新年歌。(檔案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翠銀。

安排出遊參加活動

——硝山區安娣俱樂部理事李翠銀

硝山區安娣俱樂部理事李翠銀說,每次去納茲里的家都獲得熱情招待,大家猶如一家人。

「部長會設茶點招待,還會吩咐廚房工人準備食物。食物當然不是大魚大蝦,只是炒米粉、糕粿等,但他關心大家是否吃得溫飽。」

她提到,很多時候納茲里出席節目回來,看到大家時都會一一問候,然後才肯坐下來。

為納茲里慶生過節

「部長有時也會安排我們外出遊玩,或參加活動,如我們出席過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

士、(交通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等選區的活動。」

去年父親節恰好接近納茲里的生日,李翠銀指地方上多個組織都在納茲里家慶祝父親節與生日,還為他送上蛋糕,大家猶如一家人。

黃翠芳。

和藹可親不擺架子

——交際黃翠芳

硝山區安娣俱樂部交際黃翠芳形容納茲里和藹可親,不擺部長架子,平時見到各族人民都會握手慰問,予人窩心感覺。

「我是在3年多前加入俱樂部時,才有機會接觸到納茲里。納茲里是個有說有笑,很容易相處的人,每次回返選區,一大夥兒的安娣,每次約有20多人就會騎摩托車,前往他在江沙山上的住家聚會聊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般上,我們是通過部長的華裔助理得知,他幾時回來。」

黃翠芳直言從不理會政治,也不談政治,所以不願評論納茲里罵郭鶴年事件:「我們相信納茲里,也支持他的所作所為,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周美貞。

網民不了解交情

——交際周美貞

硝山區安娣俱樂部交際周美貞說,若該俱樂部有會員的家屬去世,納茲里也會到來弔唁,就算對方沒回選區,也會派助理前住慰問。

「網民罵我們,只是他們不了解我們與納茲里的交情。」

周美貞坦言加入俱樂部後變得更開心,視野更廣,也與其他婦女一起辦活動,生活多姿多彩,時事知識也提升了,受益良多。

林春蓮。

態度親民關心民瘼

——理事林春蓮

在該俱樂部理事林春蓮印象中,納茲里對大人與小孩都很友善,見面就問候,並時常吩咐大家要照顧身體。

「納茲里也很照顧選區居民的福利,如協助貧窮學生申請、修築屋頂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成立3年多的安娣俱樂部擁有一間會所。

納茲里創辦 會員全女班

——硝山安娣俱樂部主席鄧偉康

硝山安娣俱樂部會員一律是女性,領導人卻是男性,原來該部創辦人正是納茲里,主席則是納茲里的華裔助理鄧偉康。

鄧偉康說,鄉村的婦女大部分都是家庭主婦,除了老一輩還有參與社團組織,其他婦女一般都很少參與社會活動,納茲里為了讓當地家庭主婦可以多點接觸社會及參與福利活動,才決定成立這俱樂部。

「目前俱樂部有數百名會員,最年長者已84歲,都是華裔婦女,不過也歡迎有興趣的其他族群婦女加入。」

他說,這是有註冊的非政府組織,每2年還會改選一次。

安娣俱樂部在江沙火車站新村擁有一間會所,是一間角落頭單層房屋,裡頭有一套卡拉OK系統可練歌喉,也有一張桌球檯,會員平時就在該處進行活動,歡聚娛樂。

.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