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轟動!政府落實華裔「一夫多妻制」!快看~時評人直言要提升生育率問題不在這!竟然是... 大馬華人你們認同嗎?

John5965     2018-03-13     檢舉

政府落實華裔「一夫多妻制」!快看~時評人直言要提升生育率問題不在這!竟然是... 大馬華人你們認同嗎?

政府落實「一夫多妻制」,即可提升華裔生育率的言論從麻坡桃園俱樂部主席口中一出,立即引起外界譁然。時事評論員認為,在這「另類建議」的背後,正是我國種族主義政治模式。

承認華裔比例影響政治,就等同承認我國屬種族主義。余仁何這一番話的背後目的,無非是為了避免大馬華裔在政經文教上的話語權受到衝擊。

不過,時評人卻直言,華裔話語權的真正問題並非出在生育率,而是大馬長期奉行種族主義政治。若無對症【下藥】,即便華裔人口再多,也無助爭取話語權。

除了余仁何之外,不少華裔政治人物與社會領袖也為華人人口比例操碎了心,疾呼華裔多生育、增加人口,方能保住華裔在我國作為第二大種族的地位及其話語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時事評論員陳亞才承認,華裔人口減少確實會影響大馬華裔的話語權與華籍政黨的政治地位。

「我國的政策、資源與籌碼,都是按照人口分配的。政策不公平,比例比較少的族群會吃虧,特別是在公共領域或高職。這就是種族政治的情況。」

時評人卻直言,華裔話語權的真正問題並非出在生育率,而是大馬長期奉行種族主義政治。若無對症【下藥】,即便華裔人口再多,也無助爭取話語權。

華社的躁慮非空穴來風,亦反映了大馬處於種族政治的困頓。

「在大馬,你(華人)要在政府機構擔任高職是相對困難的。在一個種族色彩比較濃厚的國家,並不完全是按照你的能力與表現績效。 」

他打比方說,我國國立大專幾乎沒有華人校長,但私立大專的校長卻大部分都是華人。這說明了,華人不是因為學術和教育資格上不符,而不具備當校長的條件;促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政策偏差。

生育率影響話語權,還是話語權決定生育率?這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資深政治評論員謝詩堅就說,大馬自獨立前至今,長時間以種族經營政治。大馬獨立60年後,政黨還是以種族作為基礎已根深蒂固,離開種族就會受到挑戰。

「(現今的大馬社會)離開種族主義,大家都聽不進去。如果你要大家撇開種族團結在一起,華人和印度人就會問,很多特權我們沒有他們有,怎麼團結?馬來人也會說,我們也是窮困的,我們也需要政府支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是每個人都聽的進去大家講什麼,除非是關乎自己的事。」

「 種種的問題造成今天的大馬。」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

文章部分內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奉行種族主義,這樣對嗎?謝詩堅:「 它並不對,但在政治鬥爭中,沒有對或錯。」

拼生育,不如爭取公平政策

華裔是我國目前的第二大種族,截至2017年,我國共有666百萬名華裔,占我國人口比例的23.3%。

但隨著生育率驟減,就有專家預測,大馬華裔人口比例在2040年會跌破20%。

雖然華裔人口逐年下降,但比例依舊不是我國族群中最低的。若說人口比例少就表示話語權弱,那麼我國印裔與原住民的權益,更需給予關注。

政治評論員黃進發就直言:「過去十年里,少數族群的權益稍有進步,不是因為二三十年前的家長『製造』了更多孩子,而是因為2007年以來各族公民一起推動民主化。」

就他看來,過去少數民族的權益得以維護,並非因為生育力,而是依靠民主意識台頭,以拼生育率在博得話語權不合邏輯。

「你生的再多,有可能比得上政府輕易給與公民權的外國穆斯林多嗎?」

他強調,保住少數族群權益的最有效率方法,並非生子,而是不分族群地去投票、必要時示威、參與政治,以促成國家的民主化。否則,只要現有政治制度保持不變,少數族群權益江河日下仍是必然發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此,與其把心思花在擔心種族比例影響,不如以民主行動與公民運動解決種族主義。

在世界經濟模式日益趨向人工智慧與崇尚資本主義的趨勢下,生育率下降是全球性的現象,要論華裔比例下跌,也非我國獨有,鄰國新加坡也面對同樣的問題。

但鄰國與我們不同的是,解決華裔比例問題是輕而易舉之事。

謝詩堅說:「新加坡的政府不得已,有條件地讓中國海外華人移民,提高華人的百分比。第一條件是移民需要有自己的資產與帶動經濟效應能力;第二,需要有知識,是人才。他們是用怎樣的方式。」

我國若以同樣的方式提升華裔比例,相信也可行。但我國政治制度為種族比例劃定了分線,除非改變政治模式,否則我國種族比例不會因為生產率而改變。

「我國華裔比例再增加,也會維持在24%至25%左右。除非大馬放寬移民政策,否則很難回到以前的水平。 但在大馬,這樣做(像新加坡一樣的做法)是很敏感的,做法完全不一樣。」

改變需要時間,種族比例也非絕對主宰政治。

黃進發強調:「 政治影響力不純粹看人口比率,更要看登記與投票的比率有多高、選區人數是否平均。」

「即使今天成功製造愛的結晶。假定大選5年一屆、投票資格年齡維持在21歲,那麼就算能增加一張選票,也是第19屆大選後的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陳亞才說,不僅我國,美國身為老牌民主國家,也曾面對這樣的問題,只是改變需要時間。

「林肯解放黑奴,大概是1860年代。但到了1960年代,馬丁路德金還在為黑人爭取公平投票權。黑人表面上是解放了,實質上還是沒有公平的待遇,黑人不能還是進入百人學校等等。」

「這些都是經過一輪一輪的鬥爭,直到歐巴馬的時代,已是經歷了200年的民主過程。」

他強調,只要時代與思想不斷進步,理解歧視性的政策與不合理的政策本來就不應該,不值得鼓吹。多數群體對少數族群存在的偏差與歧視性政策必會銳減。

來源: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

文章部分內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