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富長子李澤鉅被綁,賊王張子強與李嘉誠的對話

cmwing     2018-03-17     檢舉

香港在 97 年回歸之前,富豪經常被綁架,比較著名的是小甜甜龔如心的老公王德輝,他先後被綁架了兩次。第一次支付了 1000 萬美元贖金之後,被放了回來;第二次就沒那麼幸運了,在支付了6000萬美元贖金之後,慘遭撕票,屍體被扔進了大海,再也找不回來了。

除了王德輝,另一著名綁票對象就是李嘉誠的兒子李澤鉅,綁架他的人就是世紀悍匪張子強。說起這個張子強,他的來頭可真不小。張子強綽號「大富豪」,1955年生於廣西玉林,4歲時隨父母從廣東鬱南縣定居香港,他父親其實是偷渡去的香港,就在街邊開個涼茶鋪維持生計。張子強從小就混黑社會,16歲第一次坐牢,此後慢慢在黑社會混成了頭面人物,後來獨立出去單幹,做了好幾票「大生意」。比如:

1990 年 2 月,張子強等 5 人在啟德機場持械搶劫了押表車,劫取了 40 箱 2500 塊勞力士金表,價值 3000 萬港幣。

1991 年 7 月,張子強及其同夥在啟德機場又一次搶劫解款車,劫取港幣 3500 萬,美金 1700 萬,總價值港幣 1.7 億港幣,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劫案。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1 年的這次搶劫案,警方很快就把張子強抓獲,並判決坐牢 18 年。可是張子強的老婆羅艷芳懂得發動新聞媒體的力量,還請了香港最好的律師,打了三年官司,1995 年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張子強無罪釋放。無罪釋放之後的張子強,立馬反訴香港警察局,最後香港警察局還賠償了張子強 800 萬港元。

張子強無罪釋放之後,在法院門口拍下了那張著名的照片,此後很多香港警匪片都有類似的橋段,即壞人被抓,但是無法定罪,最後被無罪釋放,放出來之後的壞人不斷的嘲笑警察無能,嘲笑司法就是扯談,嘲笑新聞輿論就是被利用的玩物。

一年之後的96年,張子強又開始策劃新的「大生意」,這次要搞的是綁票。那麼具體綁架誰呢?張子強買了張報紙,上面是香港富豪榜,他就從第一位的李嘉誠開始動手了。但綁李嘉誠不如綁架他兒子管用,所以就從李澤鉅開刀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時間是1996年5月23日下午6點左右,李公子從公司下班回家。事先張子強已經都踩好道了,他精心選擇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單行道,就準備在這裡設下埋伏。

張子強手下馬仔的火力可比香港警察強多了,警察拿槍的時候,他手下人都是AK-47,車子前後把李公子的車夾住,麵包車上下來一群劫匪,個個端著沖峰槍,還有一把大鐵錘。李公子不肯下車,沒關係,大鐵錘一錘子就把擋風玻璃砸碎了。李公子和司機腿都嚇軟了,只得乖乖下車。劫匪把李公子和司機都捆起來紮好,一起扔到麵包車後備箱。綁架行動完美成功。

第二步計劃是通知對方家人,劫匪拿出李澤鉅的移動電話,用電話捅了一下李澤鉅,告訴他:給家裡打個電話,告訴他們你被綁架了,準備好錢,如果敢報警,立馬就撕票。李公子手被捆著,眼睛被蒙著,撥號是劫匪幫忙撥的,電話通了之後他只說了一句話:「喂,我被人綁架了,不要為我擔心,千萬不要報警……」

最終李公子被轉移到了一個偏遠的廢棄養雞場,張子強在抱李澤鉅下車的時候,還不由自主的親了他一口,自言自語道:「你真是我的金罐子呀!」然後李公子被扒光了衣服褲子,就剩下一條內褲,用鐵鎖鏈鎖了起來。

人票已經弄回來了,接下來怎麼去要錢呢?匪徒聚在一起商量下一步行動計劃。

張子強說,下面我自己去李家要錢。其他劫匪都很震驚,說:你一個人去,如果回不來怎麼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此時張子強凸顯出了過人的見識,他非常自信地說:這,你就不懂了,你沒有研究透這些富人的心,人窮的時候,錢比命重要。人一旦有了錢,命就比錢精貴了。你看李家是世界華人首富,錢多得恐怕數不清呢?可是他又有幾個兒子呢?而多少錢才可能買到兒子的一條命。我研究過以前那些綁票案,很多不成功就在於,花費了很多心思在如何要贖金的方法上,結果時間拖得很長,就夜長夢多誤了事。像李超人這樣在商海裡翻騰起來的人,也一定會膽識過人,他不會把錢看得比兒子重要。今天,我親自登門去和李超人談判,就是讓他看看我張子強的膽量,也表示我一份誠意。我相信事情會很快解決的。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吧。

張子強雖然是悍匪,但他不崇尚暴力,但凡能夠智取的話,他就不會動武。此時張子強一個人開車單刀赴會,臨走的時候拿上了李澤鉅的那部移動電話。張子強一邊開車,一邊給李家打電話,但是李嘉誠不在家。既然管事的人不在,那麼就沒必要和其他人多廢話了。

與此同時,李家已經亂了套,李家人已經都知道大公子被綁架的消息,只有李嘉誠還不知道,因為他正在外面開會。李嘉誠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也是大吃一驚,雖然在香港富豪被綁架的事情並不罕見,但他沒想到會輪到自己頭上。趕緊趕回家裡。

李嘉誠回到家,此時面臨著一個重大的抉擇:到底要不要報警?老李打了一圈電話,咨詢了以前的一些老朋友,最終決定,不報警!因為他對香港的警察和司法制度都沒有信心,還記得此前張子強搶劫運鈔車最後被無罪釋放嗎?香港警察局竟然還賠了他800萬港幣,這種神奇的事情可能只會在香港才會發生。而且香港還沒有死刑,就算把他抓進去,關幾年可能又出來了,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到時候他再來找你麻煩怎麼辦?當然,此時李嘉誠還不知道綁匪就是張子強。於是李嘉誠決定,就呆在家裡等電話。果然,不久之後,張子強第二個電話就來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所有對話內容,皆來自張子強的口供

張:找李嘉誠說話。

李:我就是李嘉誠。

張:很好,我叫張子強。

李:張子強?

張:李先生,我想您一定知道我。

所有其他劫匪都害怕自己被人認出來,但張子強不同,張子強這個名字在香港是家喻戶曉,他從不擔心自己被人認出,反而擔心自己的知名度還不夠大。

李嘉誠沒有一丁點驚慌,說:那麼張先生,你有什麼要求請說。

張: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親自到府上來談,歡迎嗎?

這句話讓李嘉誠吃了一驚,他也沒想到會有如此厲害的劫匪。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非常歡迎。請問什麼時間到?我們隨時恭候。

張:我已經在去貴府的路上,我想不用我再重復了,你應該懂得規距。

李:請放心,只要保證犬子的安全,我保證不報警。

李嘉誠住在半山腰的一套大宅子裡,由於張子強多次踩道,他早就已經輕車熟路。很快,他就來到李宅門前,按響了門鈴。

此時李嘉誠已經在客廳門口等著了,張子強大大方方進了門,第一句話就是:李先生,請把你家裡的警察叫出來吧。張子強現在還不能確定李嘉誠有沒有報警,所以就拿這句話來誆對方一下。

李嘉誠聽完,一點沒激動,反而笑著說:我做了一輩子的生意,沒有什麼特別成功的經驗,但有很深地體會,就是做人做事要言而有信。張先生如果不相信這一點,我領你看看。

就這樣,李嘉誠帶著張子強參觀了李家這套豪宅,每一扇關閉的門都打開給張子強看。張子強很滿意,因為這表明李嘉誠確實沒有報警。倆人回到客廳繼續開始談條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在此時,李家的門鈴忽然響了。張子強條件反射般跳了起來,站到李嘉誠身後,這個意思很明顯,如果出什麼事,他就準備把李嘉誠抓起來做人質。

李嘉誠也不知道這麼晚會有誰來找自己,於是讓傭人去看看。門口來的這個人確實是因為李公子而來的,但關鍵原因還是張子強手下的馬仔辦事不牢靠。

還記得張子強設下埋伏綁架李澤鉅嗎?他們把李澤鉅綁上自己的麵包車就走了,但是李澤鉅的座駕怎麼處理呢?張子強吩咐一個馬仔,把車開到偏僻的地方丟掉。這個馬仔把車開到海邊一個停車場就走了,可是這地方並不偏僻,很快這輛車引起了巡邏警察的注意。首先,這是一輛非常高檔的總統牌轎車,而且前擋風玻璃全碎了,要命的是車內鑰匙和隨身小包都沒拿走。警察很快就查明,這輛車是李澤鉅

全部精力都放在找司機身上了。可是那位司機此時和李澤鉅一起被關在養雞場呢,你怎麼能找到他呢?

警察中的某人認識媒體記者,於是就把這個消息透露出去了。這就好比薛蠻子被抓,孔慶東是第一個發微博通知大家的,因為有公銨局的內線給孔慶東打了電話。這位記者聽說李澤鉅出事了,於是第一反應就是跑去李家求證這個消息。他的反應是正確的,可惜他不會知道,此時綁匪就在李家客廳和李嘉誠談判呢。

李家的傭人當然不會讓此人進門,三言兩語就把他打發走了。能夠做李家的傭人,一定是非常機靈的人,他給記者編的謊是這樣的:李公子的車出了點小車禍,司機受傷了,但李公子本人不在車上。記者一想,如果是司機出車禍,那根本算不上是新聞,於是就悻悻而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傭人回來如實稟報。李嘉誠和張子強都長出一口氣,繼續談判。下面是倆人的經典對話,對話氣氛友好坦誠。

張:李老先生身為華人界的超人,我一直很敬佩。我在十幾年前做手錶生意的時候,就曾經很榮幸地賣過手錶給李老夫人,今天又非常榮幸地和您面談。

李:其實,商海沉浮,每個人都會有機會的。

張:機會對於每一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我也想做一個成功的商人,可是我先天不足,讀書太少。

李:我也沒有讀過多少書。

張:但是李老先生有耐性和韌性,還找了一個富人的女兒作妻子【李妻莊月明的家庭背景遠比李嘉誠優越】。我沒有一步一步走過去的耐性,找了一個老婆,家裡也沒有多少錢。唉,其實啊,人生很短,還不如一棵樹。一棵樹還可以活上百年,甚至千年,一個人卻只能活上那麼幾十年。30歲前,腦子還沒有長全,40歲後腦子就退化了。所以,我沒有耐性一步一步的走,那樣一輩子也只是混個溫飽。【此時張子強是41歲】

李:張先生想過上什麼樣的生活呢?

張:我不想過窮日子,其實,我們這些人幹這個也只是想要一個安家費。今天,我受香港一個組織的委託,就李公子的事和您協商,這個組織的一幫兄弟都要吃飯,還想盡量吃得好一點。這樣吧,李先生富可敵國,而且還是『敵』一個大國,我們也不獅子開大口,受弟兄們委託跟李先生借個20億吧!全部現金,不要新鈔。

李:我就是給你這麼多,恐怕也提不了現。我不知道香港的銀行能不能提出這麼多的現金。你看這樣好不好,我打個電話問一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張:好,那你快一點,早一點解決,李公子就能早一點回家。

張子強沒有說自己就是綁匪頭子,而是虛構了一個「組織」,然後假裝是這個組織找來的中間人。李嘉誠倒是沒說假話,他確實不知道能不能提出這麼多現金,於是打電話給銀行的負責人商量。商量結果是,最多只能提現10億,再多就沒有了。但是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李嘉誠願意把家裡放著備用的4000萬現金全部交給張子強。張子強表示接受。就這麼幾分鐘時間裡,倆人把價格談妥了。

張子強在裝現金進自己車的時候,對李嘉誠說:四千萬,有個「四」字,實在是有點不吉利,要不這樣吧,我退還給你200萬,我只拿3800萬,拿錢回去之後,絕對不會虧待李公子。李嘉誠對此表示認可。

於是最終的贖人金額是10.38億,但你知道嗎,港股代碼1038恰好是李嘉誠旗下的公司長江基建。

第二天,張子強還會來繼續要帳嗎?

張子強回去之後,告訴其他同夥,李嘉誠已經答應給10億港幣,所以大家不要怠慢了李公子,明天就去取錢。所有劫匪都高興得睡不著覺。

第二天,張子強打電話過去問可以來取錢了嗎?對方回答:已經準備好了5個億,來拿吧。之前張子強裝了3800萬回去,因為錢少,所以他自己的車就能裝,但這回5個億實在是太多了,於是李家還很貼心的給預備了一輛大麵包車。張子強開著李家的大車,裝著5億現金走了。雙方約定,下午4點,再來拿剩下的5億。這10億現金全部是從匯豐銀行取出來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二次取錢的時候,張子強還帶了一個同夥,因為他發現自己一個人運5億現金實在是有點累。所有錢全部裝完,李張兩人又有一番經典的對話。

張子強離開之前,走上來和李嘉誠握手道別,他說:我這樣搞,你們李家會不會恨我?

李:你放心,我經常教育孩子,要有獅子的力量,菩薩的心腸。用獅子的力量去奮鬥,用菩薩的心腸善待人。

張:李先生,我記住了李家的言而有信,你也記住我言而有信,我保證,我及這個組織從此不會騷擾李家人。

此時李嘉誠還不忘了給張子強一些投資建議,他叫住了要走的張子強,問他:張先生,請留步。有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說,我不知道你們將怎樣去用這筆錢,我建議你,用這筆錢去買我們公司的股票,我保證你們家三代人也吃不完。或者,將這筆錢拿到第三國去投資,要不就存在銀行裡,它都能保證你這輩子的生活無憂。

李嘉誠判斷,這些人是太窮了所以才走上了邪路,現在第一桶金就有了十個億,往後幹點正經的買賣多好,也不用打家劫舍了。否則坐吃山空,到時候還要出來幹壞事。這是一番金玉良言,如果張子強聽進去的話,往後也不會喪命了。可惜一個是商人思維,一個是強盜思維,兩者完全水火不同爐。

張子強對於李嘉誠的話,只回應了兩個字:「呵呵。」張子強發動了汽車,開走了,忽然他打開車窗探出腦袋,喊道:今晚李公子回家。

回到養雞場,張子強對李澤鉅說:你老爸講信用,錢我們已經拿到了。所以我們也講信用,今天晚上我們就放你走。綁匪讓李公子和司機穿好衣服,倆人還是蒙著眼睛,用汽車載到銅鑼灣怡東酒店門口,把倆人放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張子強最後分到了3.6億現金,因為他是老大,拿到的份額最多。

按照李嘉誠的建議,拿到錢之後應該買股票或者去外國投資,但這是他的思維,不是綁匪的思維。綁匪的思維是,拿到了錢就要去澳門賭博。我覺得其中的邏輯很奇怪,賭博是為了以小搏大,讓小小的本錢賺回大大的回報。但張子強手裡已經有了3.6億,他還怎麼以小搏大呢?後來再仔細想想,終於明白了。

賭徒追求的就是賭博的快感,所以贏錢反而不是他的最終目的。比如大毒梟葉真理,通過販毒賺到了數億美元,但是他最大的愛好還是去拉斯維加斯賭錢。葉真理在賭場裡一共輸掉了4100萬美元,最後賭場都感覺不好意思了,送了他一輛勞斯萊斯。雖然他依靠販毒可以賺到無數錢,但他仍然追求賭博的快感。同樣道理,張子強去賭場也是為了追求賭博的快感。

賭徒張子強在澳門的賭場裡一次就輸掉了2000萬,兩天輸掉了6000萬,張子強這輩子最大的消費就是在賭場裡輸錢。但他感覺非常high,非常爽,非常開心。

賭徒的心態和吸毒的癮君子很像,假設一個癮君子某天在路上撿到一個包,包裡有10萬塊錢。正常人的心態可能是把這點錢計劃一下,每天買多少毒品,然後盡可能的花久一點。但癮君子們則不同,他們會呼朋喚友去最好的酒店開一個總統套房,通宵狂歡作樂。短短幾天就把這些錢全部花個精光。這些人做事是不會做長期規劃的,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很快張子強的錢就花的差不多了,於是他又買了一張報紙,繼續研究富豪榜。排名第一的還是李嘉誠,但他已經說好不去動李家的人了。排名第二的是郭氏兄弟,好,就他們了。郭氏兄弟一共三個,分別是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聯,他們是僅次於李嘉誠的香港第二大富豪,掌控上市公司新鴻基地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7年9月28日下午19點左右,張子強一夥把此前綁架李澤鉅的過程又重演了一遍,不過這次的對象是新鴻基的郭炳湘。由於他們已經有豐富的綁架經驗,因此這次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郭炳湘抓住。

綁上車之後,還是老規矩,讓郭炳湘打個電話回家,告訴家人已經被綁架。可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郭炳湘不是李澤鉅,他拒不合作,死都不打這個電話。劫匪還好心勸他:「你快打個電話回家報平安吧,否則你老婆要擔心你的。」可是郭炳湘頭皮很硬,反而大叫道:「你們趕快放了我,否則你們要為今天的事後悔的。」這可把劫匪們氣得不行,對他一頓拳打腳踢,但他就是不肯就範。張子強這個後悔啊,早知道就綁架他兒子了。

沒辦法,郭炳湘既然不肯打電話,那麼就先從郭家開始談判。可是郭家的態度更強硬:如果聽不到郭炳湘的聲音,就拒絕談判!這下好玩了,一個是拒不打電話,一個是聽不到聲音就拒不談判!這可讓張子強抓耳撓腮。郭家是控制不了的,但郭炳湘在手裡,匪徒別的不會幹,虐待人那是一把好手,虐待了郭炳湘4天,他終於受不了了。打了個電話回家。

李澤鉅被抓之後,總共關了不到24個小時,而且基本上沒吃什麼苦頭,但郭炳湘就不同了,他被殘暴地塞到一個只有小小透氣孔的木箱裡,被蒙上眼睛,綁上手腳,只能蜷曲著身體,度過刻骨銘心的6天,此後還落下了一個「狂躁性抑鬱症」,至今還沒痊癒。

最終張子強問郭家要到了6億港幣,他自己一人獨吞了3億。

由於連續的勝利,讓張子強認為自己是天下第一號的悍匪。此後他還策劃了綁架澳門賭王何鴻燊(未遂),香港布政司陳方安生(未遂)。甚至還從內地買了800公斤火乍藥,準備武裝劫監獄去救同夥。張子強最終就栽在這800公斤火乍藥之上,如果他只是專業的綁架有錢人,他還可以活很久。

香港回歸之前你這麼搞還行,等香港回歸之後你還這麼搞,太不把共黨放在眼裡了。1998年1月25日張子強在廣東被捕,此前的請著名大律師,發動新聞輿論攻勢,這些對共黨都無效。中央指示,要把張子強案辦成鐵案,換言之,一定要盡快在內地槍斃。

這絕對是莫大的諷刺:張子強這樣一個悍匪,在號稱法治社會的香港逍遙法外,而且警察局反而要向劫匪賠款800萬,在號稱司法不獨立的大陸,他反倒是伏法了。據說張子強臨死前最大的心願,就是要求引渡回香港受審,他知道這是他能夠活下來唯一的希望,但香港方面拒不接受。

你知道辛普森殺妻案嗎?現場遺留了大量辛普森的血跡,通過DNA對比可以證明,兇手就是辛普森無疑,但是辛普森是橄欖球明星,他是有錢人,他請了全美最好的律師團,最終法院裁定他無罪釋放。同樣道理,在香港,只要張子強有錢,能請最好的律師,他就不會有罪。法制社會就是有錢人說了算。

張子強於當年底在大陸被槍決,據說最終的行刑地點屢次變換,就為了防止再出什麼差錯。

據說香港的富豪們對共黨槍決張子強都心存感激,如果他被引渡回香港,那麼可能很快就會放出來繼續綁票了。

張子強這兩票綁架案成功之後,香港的保鏢業務繁榮,李嘉誠的孫子孫女出生時,竟然雇傭了25個保鏢專職保護小孩。心有餘悸的李澤鉅此後出門必定帶上六七個保鏢。但是張子強已經伏法了,膽識能夠超過張子強的罪犯又沒出現,所以這些保鏢空有一身本事,其實沒有用武之地,最終都淪落到接孩子、買菜、搬箱子這樣的繁瑣工作之中。這些人此前都是警隊精英,現在雖然成了高薪保鏢,但成天就買買菜,接接孩子,心理落差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