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以死相逼把我兒子帶回老家,幾個月後我回去見兒子躺在靈堂

jan     2017-03-05     檢舉

老舊的三葉式電風扇在不停地轉動著,發出嗡嗡的聲音,顏色有些發黑的木桌上擺放著兩個不鏽鋼菜盤,一個涼扮土豆絲,一個蕃茄炒蛋。

「還是將孩子送回去,讓爸媽帶吧。」秦濤扒拉了一口綠豆稀飯,有些含糊地說道。

正在給孩子喂飯的趙燕手頓了頓,沒有說話,繼續著手裡的動作,將一小勺雞蛋喂到孩子嘴裡。

「我知道你捨不得孩子,可這不也是沒辦法嗎。」秦濤見趙燕不說話,又開口說道。

趙燕將碗里最後一口飯喂給孩子,然後又替自己盛了一碗飯,走到風扇邊坐下。

這老式的居民樓有些昏暗,周圍都是高樓林立,使這幢老房子的通風更為不暢,一到夏天就仿佛是在蒸籠里一般,衣服都被汗水浸透,全身都感覺十分粘膩。

「燕子。」見趙燕依舊不回應,秦濤又一次開口。

不過這次趙燕卻是打斷了他的話,「我不同意。」語氣乾脆而利落。

聽到趙燕的回答,秦濤並不意外,這也不是他們倆第一次討論這個問題,而每次兩人都會因此而吵架。

「燕兒,你怎麼這麼固執呢?孩子送回去有什麼不好,你出來工作,也能減輕一點家裡的負擔,咱們就能多存一些錢了。」這句話順溜地從秦濤嘴裡說出來,這也是他每次必說的話。

而對面的趙燕卻繼續吃著飯,仿佛一切都與她無關一般,只是淡淡說道,「只要你媽能來這邊幫我們帶孩子,我就去上班。」

秦濤一聽這話,心裡有些不舒服,他總覺得趙燕是針對他母親,他不懂,為什麼非得讓媽媽來城裡呢,在老家待著空氣也好,吃得糧食也是自己家裡種的,多放心啊。

如此一想,他心裡難免不快,語氣也差了不少,「你知道不可能,家裡種著那麼多的地,還養著兩頭豬,這些媽都放不下,況且要是她來這邊了,我爸一個人在家咋辦?」

趙燕放下手裡的碗,看著秦濤,緩緩說道,「孩子在這看著,我不想和你吵架。」

「行,行,行,我上班去了。」秦濤看她這模樣就知道,這次又失敗了,便放下了碗筷,起身出了門,隨後還有些負氣的將門摔得大響。

摔門的聲音嚇壞了孩子,趙燕趕緊抱住他,一邊拍著他一背,一邊哄道,「陽陽,不怕,不怕,媽媽在這呢。」在媽媽的安慰下,小陽陽終是漸漸平復了情緒,然後在媽媽的懷裡睡著了。

看著眼前的小人兒,趙燕露出了一絲微笑,陽陽白凈的小臉上有一絲淚痕,她用手指輕輕地抹開,又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沒有父母陪伴的童年是不幸福的童年,秦濤或許永遠不會明白,對於一個孩子而言,父母的陪伴有多重要,可是她卻知道,因為她經歷過那樣的生活。

趙燕家住在一個偏僻的村子,那裡青山綠水,鳥語花香,走在田地間,都是一股濃濃的草香味。

小時候的她從沒去過城裡,走得最遠的地方,也是離家有十多里地的鎮上,當然也只能趕集的時候偶爾跟隨著爺爺奶奶去看看。

在童年的記憶里,她沒有父母,她甚至不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子,只是每隔兩三年過春節的時候,會有那麼一男一女回到這個家裡,給她和姐姐帶許多吃的,穿的,還有她不曾見識過的玩具。

他們會摟著她,問她有沒有想他們,讓她叫他們爸爸媽媽,可是她不懂,她為什麼要想他們,為什麼要叫他們爸媽,她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呀。

每當這時,她只能躲在奶奶身後,然後用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怯怯地看著他們。

奶奶每次總是會將到拉到前面,「燕兒,這是你爸、媽,你這孩子,咋還不認識自己父母了呢?」

那個她應該叫媽的女人便會說:「兩年沒見面,孩子肯定生分了,沒事,沒事,這幾天多陪陪她們,就好了。」

果然如同媽媽所說的那樣,在過年這幾天,他們大部分的時候,都是一家人待在一起。

漸漸的,她也知道了,他們是她最親的人,是最喜歡她,最愛她的人。

然後她開始叫他們爸爸,媽媽,他們便會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趙燕心裡也是感覺很激動,很興奮,那時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可是待不了幾天,他們又告訴她,要走了,要工作了,要掙錢了。

她哭著請他們不要走,請他們留下來。可是他們說,必須要走,不然就沒有錢,沒有錢的話,她們兩姐妹就沒辦法上學了。然後他們在她的哭喊聲中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樣的事情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會發生,直到她漸漸長大,才有些明白他們的苦處,便少了小時候的生分,但與父母之間也沒有太多深厚的感情,畢竟他們顯少出現在她的生活中,更沒有陪她長大。

他們不懂她,她也不願意將心事告訴他們。

所以到後來,她有了自己的孩子時,便想著不管生活再苦再難,一定得自己帶在身邊,看著他伢伢學語,看著他學會爬學會走,看著他上學讀書,直至長大。

她和秦濤因為這件事情發生過好多次的爭執,但她一直堅持要將陽陽帶在身邊,最後秦濤總是無奈地妥協。

將睡著的孩子放到床上後,趙燕開始收拾碗筷,然後又將一家子的衣服拿到廁所洗乾淨。

他們租住的這套一室一廳的房子建於九十年代初,一個月四百塊,在這一帶也算便宜了。

只是房子裡都是一些舊家具,也沒有一件像樣的電器,無論冬夏,衣服都只能用手洗。

不過在她看來這些都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夠在一起就好。

可是秦濤卻總覺得她就是故意不讓公婆看孩子的,覺得她就是不喜歡自己父母。

誰明白她內心的感受,她不想離孩子太遠,如果婆婆願意來幫她帶小孩,她肯定要工作的,家裡本來條件就不好,如果她能和秦濤一起努力,相信以後日子會好過一些。

但相對於錢而言,她更在乎的是能伴陪孩子的成長。

剛開始秦濤這樣說的時候,她也會難過,後來慢慢也習慣了,想通了,只要自己能將陽陽帶在身邊,管他們怎麼想呢。

只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連以往那對她十分和藹的婆婆,都在老家那邊對著親朋好友講她的閒話,說她本身就是懶人,以帶小孩為藉口,不出去工作。

她有時也想不明白自己嫁的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明明生孩子前婆婆對她如親女兒,老公事事都順著她,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番模樣,這樣的生活常常都讓她喘不過氣。

但每次只要看見陽陽的笑臉,她又覺得一切都值了。

此時的她,還不知道,幾個小時候後,她的人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秦濤比趙燕大五歲,兩人結婚時,趙燕只有二十歲,其實她原本有一個男朋友的,只是父母覺得那男孩不是本地的,便不同意,用奶奶生病為由,騙她回了老家,不讓她再出去。

後來經親戚的介紹,認識了秦濤。

其實她又何嘗不明白,是因為姐姐的遠嫁,令父母擔心未來沒有人能照顧他們,才不想讓她嫁得太遠。

初見秦濤,她對他的印象便是老實,不太愛說話,但對她倒是挺上心。

兩人一起吃飯,他都問她喜歡吃什麼,還帶她去買了一件兩百多的衣服,她自己平日裡都不捨得花那麼多的錢買衣服的。她便想著,若是這男人一輩子都能如此對她,想來應該是算幸福的婚姻了。

秦濤家在鄰村,離鎮上也就十多分鐘的路程,他是家裡的獨子,父母都是再普通不過的農民,年輕時也在外面打工,後來秦濤大了,他們便回了家,修了一幢兩層的樓房。

老兩口在家裡種點地,養了幾頭豬,農閒的時候,秦濤父親會在鎮上找點活做,母親則在家做點家務,有時和村裡的女人打打麻將。

秦濤上過職高,職高畢業後就跟著學校的安排,去了省城的一個電子廠里工作,這些年也沒有換過地方。

雖然他只是普通的工人,但因為做事認真,而且工齡較長,所以工資比同車間其他人要高上一些。

頭次上秦濤家,趙燕只覺得他家收拾得還算乾淨,秦媽對她也挺熱情,秦爸和秦濤一樣,不太愛說話,但做事倒挺勤快。在她離開的時候,還包了一個大紅包給她。

秦濤對她不錯,他父母也挺好相處,家裡獨子,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矛盾,這就是奶奶幫她總結的。

奶奶說,娘家離得近,也不用擔心她受委屈。

趙燕曾問自己,「愛嗎?」

她可以肯定地說,不愛,可是結婚不就那麼回事麼,既然自己不討厭,家人挺滿意,那就他吧。

其實更重要的是因為那一向疼愛她的爸爸的逼迫吧,在她猶豫的時候,爸爸便告訴她,若是她執意要嫁得太遠,便不認她這個女兒。

所以認識秦濤後,她就想著,他們覺得好便成。

兩人在認識兩個月便訂了婚,訂婚後秦濤繼續回去上班,在兩家長輩的要求下,趙燕也跟著進了秦濤工作的廠子。

工廠里都是分為男女宿舍的,兩人也就白天吃飯的時候能見上一面,其他時候都是各忙各的,有時候會排上同一天休息,一起出去玩。

有一次他們去看了一場晚上的電影,因為電影院離廠子太遠,兩人便在賓館開了一間房,都是成年的男女,又是未婚夫妻,所以該發生的一切自然而然地便發生了。

秦濤沒有問趙燕她的第一次給了誰,趙燕也沒有問秦濤,他的初戀是誰,在他們看來,既然是認準了要結婚的人,就沒有必要在乎其他的。

後來只要排上休息,兩人便會像之前一樣,出去吃飯,玩,然後找一間賓館。

其實像他們這樣的人還有很多,大多數的工廠是沒有夫妻房的,而外面租房又太多,所以許多一起外出務工的夫妻,便會在休假的時候,在外面住上一夜,以填補兩人之間的感情空缺。

在兩人認識一年之際,趙燕二十歲的時候,她懷孕了,她決定將孩子讓下來,畢竟離他們結婚的日子也不遠了。

後來趙燕想,那是她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一個決定。

結婚那天,趙燕肚子已有些顯懷,公婆倒是樂得合不攏嘴,畢竟媳婦一進門,就有了孫子,誰都會高興吧。

趙燕從懷孕了便回了老家,結婚後也沒再出去,秦濤也沒有說過她一句不是,反倒是每個月將大部分的工資都打到她卡上,囑咐她在家想吃什麼就買什麼。

婆婆也沒問她要過一分錢的生活費,每天都將飯菜做好,然後叫她吃飯。

她沒事兒的時候,便回娘家待上兩天,看看爺爺奶奶。

和她一塊兒長大的朋友,都羨慕她這樣的日子,丈夫對她好,公婆也善待她,這樣的生活是許多女人所嚮往的。

趙燕有時在想,或許是自己太貪心了,明明有了一段幸福的婚姻,為什麼心裡卻還是覺得空空的。

直到後來兒子出生,她的心才終是安定下來。

她給孩子取小名叫陽陽,就是覺得這孩子像陽光一樣,溫暖了她的心,點亮了她的人生。

秦家一家人也因為孩子的到來興奮不已。

那時的趙燕對未來的生活是充滿了希望,在她看來,原本不愛的秦濤,此時也顯得那麼可愛,即使當初是因為父母的逼迫才和他在一起,但現在她是真的想要和他好好地過完一輩子。

只是婆婆在月子裡的一句話,卻是讓趙燕對她有了些隔閡。

在一次給孩子換完尿布後,婆婆抱著陽陽,眼睛都笑完了,開心地說道,「我就知道是個男孫,也不枉費我當初那麼好好地伺候你媽。」

趙燕的心裡咯噔一跳,原來婆婆對她好,是因為覺得她會生男娃。

若這次生下來是個女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在那一刻,她更是堅定地認為,孩子一定要自己帶,否則不知道會被婆婆教成什麼樣。

或許是知道自己的失言,婆婆又趕緊說道,「等過兩年,你們再生二胎,不管女娃男娃,我還是一樣地伺候你。」

趙燕沒再說話,扯了扯嘴角,有些尷尬地笑了。

直到陽陽一歲,趙燕都一直待在老家,家裡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她和婆婆兩人。

或許是相處的時間太久,兩人的關係好像也沒有之前那般好,其實更主要的是在孩子的教育上。

趙燕是堅決認為,孩子打小都不能慣,比如吃飯時,就該坐在固定的位置好好吃,但婆婆卻覺得我孫子怎麼高興就怎麼來,邊看電視邊吃飯,這都是正常的。

兩婆媳因此爭論了好多次,有時候弄得陽陽都哭得不行。

後來實在沒辦法了,趙燕便讓秦濤在廠子附近租了間房子,帶著孩子去了省城。

她想著,自己就是再苦再累,也得將這孩子帶好,雖然自己很愛他,但卻不能因為溺愛害了他。

剛開始秦濤見到他們母子的到來,十分高興,每天一下班就趕緊回家,逗逗孩子,陪陪老婆。

可是後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電話那邊母親哭訴著想孫子,他便有了將孩子送回老家讓母親照顧的想法。

但趙燕卻是從不同意的,第一是她覺得孩子要跟著父母身邊比較好,第二是擔心婆婆會將孩子寵壞。

「媽媽。」糯糯的聲音打斷了趙燕的沉思,來到省城已經一年了,陽陽也兩歲了,或許是因為在這邊都是趙燕一個人帶,他便特別粘媽媽,每天睡醒第一件事便是叫媽媽。

每次聽到姐姐向她抱怨,回家時孩子不認她,她都更堅定地相信,將陽陽帶在身邊,是一件十分正確的事情。

正給陽陽穿衣服的時候,「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還伴隨著一個女人的喊聲,「燕子,開門。」

趙燕仔細一聽是婆婆的聲音,心中疑惑不已,她怎麼突然來城裡了。

剛打開門,婆婆便走了進來,一邊走一邊說道,「在幹嘛,這麼久不開門?」

「媽,陽陽剛起床,正給他穿衣服,你咋來了?」趙燕輕聲問道。

自從她將陽陽帶來城裡後,婆媳間的關係便日益惡化,所以對於婆婆的到來,她不得不小心翼翼。

「怎麼?我兒子家,還不讓我來了?」婆婆一來,便語氣不善,不過在看到陽陽後,就不是這模樣了。

「哎喲,我的乖孫,怎麼又瘦了,你媽這是怎麼帶的孩子啊,是不是沒讓我的乖孫子吃飽飽。」

對於婆婆的話,趙燕顯得有些無奈,只能不作理會,又說道,「媽,你先把陽陽放下吧,坐了那麼久的車,肯定也累了,還是先休息一會兒吧。」

從老家坐車到這裡,怎麼也得六七個小時,真不知道這平日裡暈車的老太太是怎麼熬過來的。

「怎麼,我抱抱我孫子都不行了,是吧?我要是不自己過來,你是不是就不讓我看到陽陽了?」婆婆對著趙燕怒目而視。

趙燕見此情況,心中雖然有些不開心,但又不想讓陽陽看到她和婆婆吵鬧,便只能耐著性子說「哼。」婆婆冷哼一聲,便轉頭繼續逗著陽陽,趙燕微微鬆了一口氣,心中卻是更為難受,婆婆現在對她好像是越來越不滿意了。

晚上的時候,秦濤下班回了家,見到母親的到來,格外開心,兩人便有一搭沒一搭得聊著。

婆婆懷裡抱著陽陽,秦濤坐一邊笑著說話,唯有趙燕在廚房忙碌,她竟是覺得自己好像不是這個家的一員。

「我這次來,是要帶陽陽回老家的。」婆婆說這話時,故意將聲音放大了些。

趙燕停下了手裡的活,仔細聆聽著客廳里的對話,秦濤的聲音便響了起來,「行,您怎麼說就怎麼做。」

聽到這些趙燕可就不幹了,她立馬走到客廳,然後說道,「不行,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你憑什麼不同意,陽陽可姓秦,是我秦家的孫子。」婆婆聽到趙燕的話兒,立馬大聲嚷嚷起來,這可把陽陽嚇得哭出了聲。

「媽,你幹嘛呢?有什麼咱們好好說不行嗎?看看陽陽,被你嚇成什麼樣了?」趙燕看到陽陽哭泣,想將他從婆婆懷裡抱過來,但婆婆卻不願意了,抱著陽陽愣是不撒手。

「我告訴你,趙燕子,要不是看在你給我們家生了男孫的情況下,就你這樣的媳婦兒,早被休了。」婆婆繼續大聲吼道。

這話令趙燕更為氣結,在她來市裡以前,和婆婆雖然會有些小矛盾,但婆婆卻還從沒有用如此惡劣的態度對待過她。

「媽,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把我休了?要休也是我把你兒子給休了。」被氣壞了的趙燕,開始口不則言。

「媽,燕兒,你們都別吵了,好不好,讓鄰居看到了多不好?」見婆媳二人越吵越厲害,秦濤便站在中間,一隻手拉著一人。

「你看看這就是你找的媳婦兒,不僅對你媽發脾氣,一個靠你養活的女人,居然還大言不慚地說要休了你。」婆婆見兒子站在中間阻止,便將矛頭轉向了秦濤。

秦濤見此,立馬轉頭對趙燕說道,「燕子,你就少說兩句吧,媽好不容易來一趟,讓她開開心心地玩兩天。」

「好,只要媽不將陽陽帶回去,我什麼都依你。」畢竟婆婆是長輩,她不想與她鬧得太厲害。

昏暗的燈光映在婆婆臉上,顯得越發陰沉,趁著秦濤正看著趙燕,她一下子跑到了陽台上,原本房子就小,從客廳到陽台也不過三四步,秦濤根本來不及抓住媽媽。

「你們要是不答應我,我就從這跳下去。」婆婆一手抱著陽陽,一邊試著往陽台的護欄爬,這動作將趙燕兩夫妻嚇得心都跳得了嗓子眼裡。

秦濤見此,趕緊說道,「行,媽,你把陽陽帶回去,你快過來,很危險的。」

趙燕心裡害怕極了,尤其是婆婆還抱著陽陽,她怕一個不小心,陽陽就會掉下到樓下去,只能用祈求的聲音說道,「媽,你別這樣,嚇到陽陽了。」

可是不管小兩口如何說,秦媽都只喊著,「趙燕子,你答應我帶陽陽回老家我就過來。」

陽陽被這情況嚇得不停地哭喊,一聲聲地刺進趙燕的心裡。

最後,被逼無奈的趙燕,只能答應道,「媽,我求求您,快過來吧,我答應您。」

秦媽聽這話,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趙燕子,這可是你自己答應的,你不能反悔。」

「是,我自己答應的。」趙燕閉著眼睛,眼淚從眼角流下來,如果不是婆婆抱著陽陽,她害怕陽陽有意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

婆婆聽到她的話,便立馬抱著陽陽走進屋裡,趙燕趕緊從婆婆手裡接過陽陽,抱著懷裡安慰。

「燕子,不是當媽的狠心,實在是我想陽陽,況且,你還年輕,不如出去工作多掙點錢,日子好了,陽陽往後也能過得舒坦些,是不。」此時婆婆對趙燕的態度好了不少,便輕聲得對她說著。

轉頭又看著秦道說道,「兒子,你是不知道陽陽不在家的日子,我過得多難,村裡那些人都愛說閒話,老說你家媳婦兒瞧不上我,不讓我帶孩子,背後嚼舌根的人太多了。」

「是,媽,我知道,趕明兒就你就把陽陽帶回去,看那些人還能說什麼。」秦濤見秦媽此時情緒緩和不少,便附和著說道。

趙燕實在沒心思和他們多說,看著懷裡睡著還在抽泣的孩子,她顯得很無奈,她不明白,為什麼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卻不能陪著他長大了。

或許是怕趙燕後悔那樣的決定,婆婆第二天便帶著陽陽回了老家,都不讓趙燕送行。

看著在車上拍打著窗戶,喊「媽媽」的陽陽,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不配當一個母親。

陽陽回到了老家,趙燕的生活也恢復了結婚前的模式,退掉了租住的房子,回到廠里上班,休假時和秦濤再外面找個旅館住上一晚。

這樣一來,每月節約了一大筆錢,她每個月都會寄一千塊的生活費給陽陽,囑咐婆婆一定要將陽陽照顧好。

一個周末,她特意到玩具市場,挑選了一個兔子形狀的早教機,雖然有些貴,但她卻覺得值得。

因為陽陽很久以前看別的小朋友拿著的時候,他就想要,只是那時,她總覺得太貴,想要節約一些,或許現在是為了彌補陽陽,她買了下來,想著等什麼時候休幾天長假便回家拿給陽陽。

可是她卻再也沒有等到那一天。

在陽陽回到家的第四個月,快立冬的時節,正上班的趙燕突然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就好像有什麼在啃噬著她的心臟,鑽心的疼,她以為是自己加班太累,所以那天提前回了宿舍,早早地休息了。

半睡半醒間,聽到秦濤在樓下喊她。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秦濤這般著急,他以前從不會這樣大聲喊她,即便有急事,也是打電話給她。

趙燕剛一下樓,秦濤便拉著她,「燕子,我們趕緊回家。」

「怎麼了?」趙燕見他神色焦急,擔心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事。

秦濤一邊拉著她走,一邊說,「我媽打電話說,陽陽出事了,怕是沒法了……」

一聽這話,趙燕覺得腦袋有些暈,突然甩開秦濤的手,「你胡說著什麼,我兒子好著呢,能出什麼事。」

「燕兒,你冷靜一點,今天下午陽陽他掉進水井裡了,救上來的時候,就快不行了,我媽馬上給我打了電話。」秦濤一邊說話,一邊抹著淚。

趙燕突然沒了力氣,她知道秦濤不會拿這樣的事開玩笑的,她顫抖著嘴唇說道,「讓他們趕快送到大醫院啊,送到大醫院肯定沒事的。」

「他們一救上來,就送去了鎮里的醫院,醫院都不收了。」秦濤按住趙燕的肩膀,怕她再激動。

「什麼叫不收了,他們不收,那就送到其他地方啊,給家裡打電話,快,讓他們送到其他醫院。」趙燕大聲喊著,這樣的無力感,讓她早已失去了思考的方向,她一心只想著救陽陽。

可是她的話剛剛說完,秦濤的電話便響了,是秦媽,趙燕隔得很近,聽到婆婆在那邊的哭喊聲,隨即聽到公公的話,「孩子沒了,你們快回來吧。」

秦濤的手機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趙燕腿一軟,倒在了地上。

她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那麼可愛的陽陽,怎麼就會莫名其妙沒了呢?她的小太陽啊,溫暖她人生的陽光,沒有了。

她聽到秦濤在她耳邊喊道,「燕子,你要冷靜一些,咱們要先回家,陽陽還等著見你最後一面啊。」

對,她還給陽陽買的早教機沒有拿回去呢,她趕緊站了起來,一陣風般地跑回宿舍,拿起了給孩子買的玩具,又往外跑。

兩人連夜坐黑車趕回了家裡。一路上趙燕都不曾說過一句話,也沒有流一滴淚,秦濤摟著她,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哭,她不相信陽陽就那麼離開了她。

直到回到家裡,她見到孩子那小小的早已冰冷的身體擺在堂屋中間,她才直直地走到他身邊,抱起了他,然後將早教機打開,放著一首兒歌,「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

「好不好聽,陽陽,你的話媽媽都記在心裡的,你看,我就買了給你帶回來了。」

「你快起來呀,兒子,起來叫媽媽啊。」

「媽媽保證,以後哪裡也不去,就陪著你長大好不好。」

「你快起來啊,你以前最聽媽媽的話啊,不要睡了好不好。」

「媽媽知道,你一定是生氣了,對不對,不要生氣了,兒子,媽媽真的不會再離開了。」

「還有,你以前最喜歡吃媽媽做的餛飩了,你快起來,媽媽給你做,馬上就給你做好。」趙燕說著,便要站起來,但卻突然倒了下去。

秦濤趕緊抱起了她,在旁邊的鄰居一看,說是太過傷心暈倒了,秦濤才稍微放下一點心,兒子才剛剛出事,要是趙燕再出點事,那他們這一家算是散了。

趙燕做了一個夢,夢到陽陽長大了,他站在她的眼前,光暈在他的身上散開,就好像初升的太陽一樣,陽陽在夢裡叫她,「媽,媽媽。」

趙燕笑著答應,想伸手去拉他,可是卻怎麼也拉不到他,然後他越走越遠,遠到再也看不緊。

她一下子坐了起來,才發現自己睡在老家的床上,她突然嚎啕大哭,原來她的小太陽真的不見了,真的離開她了。

她渾渾噩噩地走到外面,聽到婆婆正哭訴著,「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我帶著到在外面玩,就回家上個廁所的工夫,他就跑到那邊掉了進去啊,我的孫兒啊,都怪我啊。」

趙燕走上前去,推搡著婆婆,「都怪你,都怪你,你為什麼非要帶陽陽回來啊,你既然帶他回來了,你就好好照顧他,你是怎麼當奶奶的呀。」

「燕兒,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可是媽也不是故意的,她也很難過,也很自責,陽陽也是她的寶貝孫子啊。」

秦濤見到趙燕的模樣,知道她心裡不好受,但媽媽不管怎麼樣也是長輩,而且身體本來就不好,她要再這樣說下去,保不齊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陽陽的離開,已經給了這個家最嚴重的打擊,決不能再出現其他的情況了。

趙燕見秦濤的動作,便又轉過身,推開他,然後說道,「還有你,如果不是你非要答應她將陽陽帶回來,會發生這樣的事嗎?你們都是兇手,害死我兒子的兇手。」

「趙燕,你別太過分了,我知道你現在難過,但話不能亂說,陽陽不止是你的兒子,也是我的兒子,我也很不好受,我求求你,先冷靜一下,好不好,先將陽陽的後事處理好。」

秦濤有些惱怒,但想著趙燕此時的心情,他也不再多說。

一提到陽陽的後事,趙燕便安靜了,她知道,秦濤說得對,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因為陽陽還孤零零地躺在那裡。

當天,秦家人便將陽陽放進了土裡,一個小小的土堆,他就那樣安靜地躺在裡面。

秦濤在家待了兩天便回去工作了,趙燕卻是沒有再離開。

她沒有再責怪誰,也不想再說話,從早上起床便到陽陽的墳前坐下,有時候一坐就是一整天,剛開始公婆還會來拉她回家,後來或許是覺得煩了,也懶得管她,便由著她愛坐多久坐多久。

終於婆婆還是有些受不了她這樣的狀態,便走到她旁邊蹲下,然後輕聲說道,「燕兒,我知道,是我的錯,但陽陽已經離開了,你這樣下去,我們這個家該怎麼辦?

「況且,你和秦濤還年輕,再生兩個孩子也沒問題的,說不定,陽陽會再投胎到你肚子裡呢?」

趙燕聽到婆婆的話,沒有說話,但心裡卻是在想,再生的孩子,那也是他自己,不是陽陽,可是在這樣的家裡,想必孩子也會過得不開心吧。

見趙燕沒有反映,婆婆有些生氣,她知道自己有錯,但都跟她好言好語說了那麼多,作為一個晚輩怎麼還能這樣,婆婆便轉身走了。

臨走前,還丟下一句話,「你有本事坐那兒一直別回家。」

寒風吹起地里的草屑四處飛揚,趙燕眨眨眼睛,好像有草屑飛進的眼睛,眼淚就那樣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人們都說冬日裡的陽光是最溫暖了,可是她卻怎麼覺得如寒夜一般冰冷刺骨呢?

這一天,趙燕正往陽陽的方向走去,便突然聽到前方傳來說話的聲音,她剛好走到一個草垛旁邊,前面的人也不曾注意到她。

「今天怎麼沒見秦家媳婦兒坐那兒了?」趙燕一聽,知道這是村裡小賣部的劉嬸。

「哎,估計是放下了吧,也真夠可憐的。」這是隔壁的王姨。

劉嬸聽到王姨的話,也嘆了口氣,「小陽陽,多乖一小孩啊,就這樣沒了,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可別告訴秦家其他人。」

聽到劉嬸的話,趙燕直覺,這一定是關於陽陽的秘密,便側耳仔細聽。

「什麼事?我保證不說出去。」王姨也好奇地問道。

「其實,這事說來,我心裡也挺內疚的,陽陽掉水裡那天,他奶奶其實是在我那裡打麻將。」劉嬸低聲說道,但也能聽出她語氣中的自責。

「什麼?」王姨吃驚地大聲說道。

「噓,你小聲點,讓別人聽到就不好了。」

「知道了,到底怎麼回事?」

「那天陽陽他奶奶帶著他到我那裡玩,剛好三缺一,他奶奶就把陽陽放我那看電視,再買點零食給他吃,然後便自己打麻將去了。

「後來就把陽陽給忘了,直到別人在喊,有小孩掉井裡里,她才想到陽陽沒在旁邊,一下子給急壞了,趕緊走到井邊看,才知道原來是陽陽掉下去了。

「後來陽陽媽回來後,看她那態度,我們誰也沒敢說這事。」劉嬸悄聲說著。

「哎,作孽,真是作孽啊。」王姨說道。

後面的話,趙燕沒有再聽,此時的她已經是怒意滔天,她一直以為是婆婆做家務時,沒有注意到陽陽,卻不想,真實情況竟是這樣的。

她狠狠地攥緊拳頭,指甲將手掌都扣出血印了,她都沒有感覺,她緊緊咬住牙齒,任由眼睛往下流,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如果說之前,她只是有些責怪婆婆,現在,心裡卻是恨上婆婆了,她憑什麼將陽陽帶回家,卻讓他自己一個人待著?

趙燕自己帶孩子時,連手機都不敢看一下,就怕孩子出意外,可是婆婆呢?將陽陽搶回來後,就扔他在一邊,自己卻打上了麻將。

這樣的人憑什麼當陽陽的奶奶?

而且陽陽沒了,她憑什麼還可以瀟灑自如地生活,她的心裡難道就沒有一點愧疚,沒有一點後悔嗎?

這天,趙燕意外地沒有去陽陽的墳前,而是來到了村裡的衛生所,買了幾片安眠藥。

村裡人都知道她的情況,想著她估計是因為孩子離世的事兒,受了打擊,便給她幾片藥,畢竟幾片安眠藥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一整個下午,趙燕都在廚房忙活著,晚上做了一桌的好菜,公婆見此,心裡高興不已,心想著這孩子終於是恢復正常了。

「爸,媽,之前的事兒是我不懂事,你們不要怪我。」飯桌上,趙燕這樣說著。

「不怪你,不怪你,我們都知道你心裡難過。」公公趕緊說道。

「燕子,這才對嘛,你還年輕,一個孩子而已,我和你爸年輕時也經歷過,等你心情好些了,再要個孩子,都是一樣的。」婆婆見趙燕好像心情不錯,便又提到了這事。

此時的趙燕心中滿是怒火,但依舊不動聲色,只是笑著說,「是,媽,我知道了,這是我今天一頓飯就在這樣看似和諧的狀態下完成了,吃完飯,公婆便早早地睡了。趙燕卻是坐在客廳里,看著那已經喝完的雞湯,勾起了嘴角。

她將全部的藥全放進了裝雞湯的湯碗里,想必他們現在已經睡得很熟了吧。

這樣的婆婆還真是沒心沒肺啊,自己孫子才離世不過半月,她便催促著媳婦兒再生孩子,她當真是沒有良心的麼?

當初口口聲聲地喊著離不開陽陽,沒有陽陽就睡不著覺,現在陽陽沒了,她卻整天吃得香、睡得好。

對她來說,陽陽不過是一個孫子,沒了可以再生,可對趙燕來講,陽陽那就是她的命,是她的全部,沒了陽陽,她也覺得活著沒意思了。

也不知道在客廳里坐了多久,她才緩緩起身,走時廚房,拿起了菜刀,走向公婆的臥室,在進門前,她還特地敲了敲門,沒有任何反應,她便推門而入,站在婆婆的床前。

月光此時從窗戶照時了房間,顯出一片寒涼,趙燕緊緊地握住刀把,往下砍了下去,可是在即將成功的時候,她還是住了手。

她知道,或許是自己懦弱吧,可是她的確下不了手。

哪怕陽陽是因為婆婆的疏忽而死,可這一刻,她還是想到了婆婆以前對她的好,秦濤對她的好,她就再也沒辦法進行下去了,況且,陽陽已經沒了,殺了她又有什麼用呢?

趙燕看著熟睡中的公婆,突然不想再怪他們,也不想再恨他們,她只恨自己太軟弱,當初就不應該答應讓陽陽回家,她的孩子沒了,她生活的動力也沒有了,她活著也沒有意思了。

天快亮的時候,她獨自走到陽陽出事的那口井邊,看著那黑漆漆的深井,她不知道孩子當時得有多無助,多害怕,可是她這個當媽的卻是什麼也不知道。

她該死啊,她還有什麼臉活著,她該去陪著孩子,他一個人在那冰冷的地方該有多難受。

她要去找他,告訴他,「媽媽在這裡,不要害怕,媽媽不會再離開你,媽媽會一直在你身邊。」

「撲通」一聲,趙燕跳了下去,那一刻,她好像又看到了陽陽,他在她身邊嬉笑著,用那糯糯的聲音喊著,「媽媽,媽媽」。

趙燕輕輕地笑了,寶貝,不管你在哪裡,我都會陪著你。

在黑暗與黎明交替間,

一絲微弱的陽光灑在我的眼前,

我揚起了笑臉,

仿佛看到希望就在前面……

可是剎那間,

濃霧籠罩了天,

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的陽光,再也看不見。

我迷茫,我無可留戀,

我如一隻斷了翅膀的燕,

緩緩落入黑暗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