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看!歷史!真人真事!檳城木蔻山(魔鬼島)請分享給親朋好友看!

Alan     2016-11-23     檢舉

檳城島嶼的東邊有一座小島叫木蔻山(Pulau Jerejak),19世紀初開始,是英殖民政府收容和治療麻風病患的地方。到了大約20世紀的80年代,開始轉換為放逐囚犯的地方。90年代末,麻風病患和囚犯都撤出了該島,現在的木蔻山是製造輪船的基地,也被開闢成旅遊景點。

萊特氏開闢檳榔嶼時,極力鼓勵鄰近人民移居檳島,然而島上初時不衛生,瘧疾(Malaria)猖獗流行,死亡率極高。為防範傳染病的傳播,將本島東南方之木寇山例為新移民隔離中心,唯通過健康檢查的新移民,才被允許登岸檳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30 年代殖民地政府在島前建了一間瘋人院,背面則為禁疫所: 痲瘋院(Leprosy). 二戰後,瘋人院並歸霹靂州丹絨紅毛丹(Tanjong Rambutan),因肺癆(Tuberculosis)病染者極多,木寇山改為肺癆病院,為癆疾病人之養疴勝地。

為利便病人家眷前往探視起見, 當局特備電船由檳島駛往木寇山, 唯該島屬禁區,故須向先申請准證,才能由維多利亞碼頭乘電船赴木寇山。肺癆病院和痲瘋檢查院也在1960年遷至雪蘭莪州的(Sungai Buluh)。

1969年改為扣留513事件的涉及人犯,後期又改為專門扣押涉及毒品和私會黨的勞改營, 1988年中央政府才將木寇山主權交回檳州政府,多年來檳州政府的幾個開發提議都不了了之。

直到近年來才正式開發成今天的(Jerejak Resort & Spa)

根據我們一行人的實地考察,記錄著麻風病患生活軌跡的遺蹟應該至少包括一間教堂,一座興都廟,為數不詳的病患宿舍,至少兩處古墓,管理員宿舍,以及三座監獄。在附近馬來漁民的帶領下,我們在兩個地方發現兩處分別立於50至60年代,以及1891年及以後的華人墓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中一座刻上光緒15年的楊詩合之墓,是目前我們發現的第二早的墓碑,最早的一座,字跡已模糊,立於光緒辛卯年,即1891年。和上述墓碑一起出現的墓碑,只為數5,6個,太半字跡已難以辨認,墓身刻上「普邑」,同行的陳耀威聲稱這顯示其祖籍來自潮州。

操檳島福建話(閩南語)老一輩華人多叫木蔻山(Pulau Jerejak)為Tai Ko Su, 痲瘋島 (TaiKo 乃閩南語的痲瘋, Su為島嶼之意思)。

木蔻山處於檳島東南方海面,由檳島大橋駛入半島屬右邊一小島。

翻開檳島的開辟史一看, 就曉得木蔻山所處的地位是怎樣的重要; 同時, 也該明暸它對檳島的開辟,具有密切的關系。

萊特上尉(Captain Francis Light)於1786年佔領檳島後, 外人對檳島的移民, 大量激增。

不過, 初來的各種族移民, 被關在船中十幾天, 患染皮膚病, 瘋癲狂, 天花, 霍亂; 尤其是流行傳染病中的痲瘋, 肺癆病染者極多。

痲瘋醫院, 瘋人院和肺癆病院就因此而設立於木蔻山, 且屬於禁區來隔離病人。

猶記50, 60年代時期, 為方便留院病人之家眷探視病人起見, 當局還特備有電船, 來往檳島維多利亞碼頭(Victoria Pier, 即今日Sweetenham Pier隔壁)和木蔻山, 唯須向醫院申請准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按先父老股東書河伯就曾在木蔻山肺癆病院留醫, 故對木蔻山醫院還有印象。

另一舊聞, 50年代, 英殖民市政府還授權衛生部官員捕控隨意在公共場所吐痰的違犯者, 對擈滅傳染病, 不遺餘力。)

現代科學昌明, 醫學發達,各類患病者, 已大為減少或已有新發明藥劑治療了。

這個痲瘋禁疫所, 瘋人院的人間天堂, 癆疾病人之養疴勝地, 逐個遷移到雪蘭莪州雙溪毛儒, 霹靂的丹絨紅毛丹後, 木蔻山就改為扣留營。

可是,話說警備森嚴的木蔻山, 四面為海, 卻發生了幾單不可思議的懸案, 扣留犯輕易潛逃後,便鴻飛冥冥。最後, 扣留營也關閉了。

今天, 這個小島重新打包辟為度假村, 提供各種休閑設施如: 沙灘排球足球,吊橋探險,攀岩游水,漆球射擊等等游戲。

飯店大廳, 一幅巨大的壁報, 講述木蔻山的自然資源生態和歷史。

好說把兩百多英畝的木蔻山列為永久森林保護區, 可是我走過的地帶盡是垃圾,廢墟; 自來水務局(PBA)的浪費資源, 痲瘋病人的墳場草木叢生, 舊址碼頭任風雨肆虐, 痲瘋醫院已被摧毀, 扣留營房被拉倒了。

本來, 木蔻山之最使我羨慕不置的是其自然環境的幽美, 能讓我追溯史實的遺跡,也足為我去憑吊的。

可惜,見到木蔻山今天的殘留,被抹殺掉的歷史痕跡, 是多麼的遺憾,痛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另外一處的墓群則主要是華人基督徒和佛教徒的墓。

例如,1968年基督徒何文城之墓,潮藝社友基督徒某某之墓,聖教會鄧德X之墓,基督徒梁面樹先生之墓,基督徒陳鼓晰(22.8.1929-22.12.1957)之墓,潮藝佛學社林亞扁先生之墓等等。

其中一個潮藝佛學社黃文成之墓,還刻上祖籍地的全址:福建泉南六都仁宅鄉大運厝,並且有孝男孝女的名字。

這樣具備完整記錄的墓碑在這裡的墓群里非常少見。

有的墓碑還刻上佛歷年代,而且每座墓碑都有編號,估計不會超過40座。我們還發現一座破碎的淡米爾文墓碑。

當地工作的外籍勞工聲稱,他們還見過不少穆斯林墓碑,唯年代不詳。由於時間和行動自由的限制,我們也沒有進一步去尋找這些穆斯林墓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除了墓碑,其他和麻風病患相關的遺蹟基本上只剩下建築實物,而沒有文字記錄。

例如一間在目前的造船廠旁的基督教堂,結構宏偉,高聳入天,可惜屋頂,牆壁和內部已經多處破敗,近乎坍塌。一間目前還有信徒膜拜的興都廟,據說在收容麻風病患的年代就已經存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雖然沒有看到神廟的遺蹟,不過可以在一些百年老樹下發現供奉拿督公或大伯公的神案。

從墓碑的祖籍來看,預料當年收容的麻風病患,主要以華人新客為主,其中又以福建人和潮州人最眾。

他們大概組織了佛學社,基督教教會和潮州藝術社(簡稱潮藝社??有待證實)等社團,來進行聯誼。

有趣的景象是,在基督教教堂入口處,停放了兩艘被遺棄的小船,看起來似乎是傳說中的(諾亞的方舟),而這些麻風病患就是上帝的選民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除了收容麻風病患的古蹟,囚禁重刑犯的數間監獄一樣精彩。

我們看到至少3座長型的監獄,佇立在一片荒野之中。

這些由磚和洋灰蓋成的監獄,屋頂是長型的鐵片,由鐵結構支撐,相當獨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檳州首長曾經向媒體宣稱,會將木蔻山的基督教堂列為文化遺產,並且保留下來。

雖然我們不應該懷疑他的誠意,可是要將如此殘舊,乃至接近坍塌的教堂修復,並非容易的事。

檳州政府若有誠意保存和搶救木蔻山的歷史古蹟,確保發展商不會出於無知而將島上的墓碑,建築,監獄,宿舍等剷除,是關鍵性的第一步。

檳州首長林冠英指出,自從巫統反對黨領袖拿督惹哈拉在州議會被揭發故意騙稱民聯政府將木蔻山變成媽祖山,玩弄種族主義之後,巫統卻反過來馬上和一些中文報記者一唱一和轉移視線,強硬要州政府即刻拆神龕。

林冠英於1月3日發表文告時附上東北縣縣署的調查報告及附圖,證明檳州政府並沒拆除任何所謂的古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東北縣縣署的調查報告闡明,州政府並未拆除二戰前建築物,只是拆除了在建築物原址上興建的新建築物。然而,當局是基於舊建築物屋頂已殘舊,及為了防止該建築物被強使進入,而在原有建築物蓋上屋頂。

他說,須知,這起事件已在州議會討論過,而他也早已回應,指州政府會在適當的時候採取行動。這間神龕負責人也清楚知道他們非法霸占政府土地,整個事件已浮出台面,政府必須看整個州的整體格局,多方考量。

「我們知道檳城除了美食最多,華人神廟也最多,是不是非法,我們都要敏感地丶小心地,以個案處理,可是一些中文報記者卻一唱一和的要求動手快一點,即刻拆除。州內的非法建築物不僅是神廟,還有清真寺丶祈禱室和印度廟。牽一髮動全身,我要問部分中文報記者,當初不斷地轟政府,要我們即刻採取行動,請問他們是否也要政府採取同樣的拆除行動針對所有非法擴建的廟宇?包括清真寺及印度廟。」

「我們知道不可對所有非法神廟採取行動,州政府會以個案小心處理。有投訴的,必採取適當的行動。在此籲請公眾人士包括媒體,停止與巫統一唱一和,以免掉入牽一髮動全身的巫統宗教陷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