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寫信給小英吐苦水 交部回酸:你以為我愛管?

alextan941     2016-11-23     檢舉

Uber17日發了一封致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訴說遭台灣政府的不平對待,交通部則在18日立刻回擊了一封千字文。(美聯社)

已營業3年,但在台灣仍未合法的Uber(台灣宇博),17日晚間寫了一封公開信給蔡英文總統,內容指稱,日前立委提案修法加重罰款是全球前所未見,15日行文給Google與Apple要求下架UberApp的舉動,不僅衝擊了百萬Uber乘客、合作駕駛,更是對科技與創新發展舉起了紅旗。對此,交通部18日則罕見地回信了,試圖以情理兼具的千字文回擊Uber。

Uber爭議未止,亞太區總經理Mike Brown 17日在官方網站上公開地寫了一封信給蔡總統。他說,台灣政府近期針對Uber所制定的政策是過於倉促,無論是對乘客或是駕駛,都帶來相當大的衝擊。

MikeBrown表示,自從Uber在台灣開始提供服務以來,多次與政府單位人士盡力溝通,但卻只感受到政府體制全力的阻檔,還說「有發展潛力的新創公司硬生生被台灣推開,本地創業家以及國外投資企業也將對此環境卻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除此之外,還要求蔡文總統召開公平、公開的公聽會,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Uber的未來方向。

對此,長期與Uber陷入攻防戰的交通部竟也發出了千字文回信,內容不僅動之以情,還說之以理。

交通部指出,Uber不能以「創新」之名逃避政府對於公共運輸事業的安全檢驗,因為這關係著人民的消費權益,同時,對於Uber所舉的「共享經濟」大旗,交通部更言,空車在大都會地區到處繞行巡迴,等著被指派去載送消費者,難道不是以共享為名,行營業之實?

不僅如此,交通部提到,與Uber合作的駕駛辛苦工作卻沒有勞健保,車資打折時還得自行吸收,怎麼會是員工該受的待遇。而選擇搭乘的承客又真的有獲得保障嗎?交通部希望民眾能夠去思考自身在搭承Uber時的人身安全究竟有沒有保障。

最後,交通部也強調,政府從未否定Uber在相關創新科技的應用,但是企業追求創新經營的同時,也應該遵守政府相關法規,並與其他企業公平競爭。保障合法、取締非法更是政府存在的意義和堅守的底線;此外,納保、納管、納稅更是服務的基本責任,也是對消費者的基本保障,這是交通部不變的立場與職責。

看來,Uber與交通部間的糾葛,還會繼續下去。(徐乙喬/綜合報導)

交通部新聞稿全文:

UBER打著「科技」、「共享經濟」的大旗進入臺灣,已有一段時間了,或許部分消費者及年輕族群,對於UBER的低價位、資訊化的服務感到新鮮、時尚,甚至認為政府為什麼那麼愛管?那麼守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內產業百百種,絕大多數都是開放自由競爭的,如果政府樣樣拿來管,那也不必,但是對於直接影響到人民健康、安全的事業,政府是不得不管難道「創新」可以當作是檢驗公共運輸的唯一標準嗎?

公共運輸事業在世界多數國家都被列為管制事業,因為它涉及到基本民行安全與消費權益,所以必須仰賴政府適當的公權力介入,來維持市場秩序和公眾利益,既然政府不能不管,業者當然不能以「創新」做為規避遵守政府法令的藉口,否則,民眾又如何期待消費權益能夠受到保障。

UBER口口聲聲標榜「車輛共享」,不得不提個疑問,UBER空車在大都會地區到處繞行巡迴,等著被指派來專程載送消費者的營運方式,真的只是共享嗎?還是以共享為名,行營業之實?而其中又有多少善良的自用車主,是在UBER沒有明確告知違法風險的情形下,受誘以此為業?

對消費者來說,費用便宜是無法抗拒的吸引力,但是大家如果再深入思考一下,這些便宜服務是隱藏多少社會成本,犧牲多少風險換來的呢?車輛檢驗、駕駛人資格、理賠責任負擔、消費糾紛處理、個人資料保護、金融交易安全保障……樣樣都是問號的時候,大家真的都知道了嗎?

當UBER公司對著消費者說,UBER是有投保責任保險的、是會對消費者負擔所有損害賠償的同時,卻又對著主管機關說UBER只是網路服務平台,只負責媒合交易及協助爭議溝通,這不禁讓人疑惑起那張始終「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的保單,到底是保障了誰?保障了些什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UBER就算真有在國外投保,但「條款受荷蘭法律專屬管轄……,調解及仲裁地點均應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調解及/或仲裁使用的語言應為英語」,一旦出事發生爭議,又有多少消費者有能力站上國外法庭,用流利的英語論述著外國的法律,來為自己爭取該有的權益?

至於UBER司機,努力為UBER工作,卻根本沒有被UBER當作員工,沒有勞保、沒有健保不說,車資打折也要駕駛人跟著買單吸收,這真的該是員工應受的待遇嗎?

台灣都會區計程車服務方便,隨招隨有,但有多少人知道這口碑是辛苦代價換來的。計程車司機工作勞碌原本就不是收入豐厚的職業,以大臺北地區的計程車為例,司機每天工作時間將近11小時,每月平均營業收入扣除必要成本後每月實際收入不到3萬元,每個司機背負家庭收入重擔,全台灣10萬名司機背後就關係著10萬個家庭生計,如果政府連合法執業的基本原則都棄守了,人民還該信任政府嗎?

社會大眾應該以更多的同理心來看待合法計程車面臨的困境。UBER真的有心要為台灣公共運輸貢獻心力的話,絕不該用目前在都會區與計程車爭食有限市場的掠奪式營運。

當然,不可否認現有的計程車產業確實也有令人詬病之處,政府也應該痛定思痛力謀產業提升。因此,交通部也已積極催生多元化計程車方案,預計明年就可以正式上路,希望屆時就能逐步以展新的一面來帶動產業的發展。另外交通部也於偏鄉地區推動需求反應式運輸服務(DRTS),將以更具彈性、品質更佳的服務模式,來改善偏鄉地區的公共運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後,還是要再次強調,我們期待創新產業及新經濟模式在台灣發展,也歡迎國外資金與技術來台,並引進創新經濟模式,所以政府從未否定Uber相關創新科技的應用,但是企業追求創新經營的同時,也應該遵守政府相關法規,並與其他企業公平競爭。

保障合法、取締非法是政府存在的意義和堅守的底線;納保、納管、納稅是服務的基本責任,也是對消費者的基本保障,這是交通部不變的立場與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