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歷史真相!馬華愛護華教?別鬧了!多少華教鬥士毀在馬華手上,馬華以為大家都忘了嗎?

BlackWarrior     2016-11-24     檢舉

踢爆歷史真相!馬華愛護華教?別鬧了!多少華教鬥士毀在馬華手上,馬華以為大家都忘了嗎? 與巫統串謀遞奪已故林連玉老先生公民權的就是馬華,用詐騙手段將陸庭瑜老師調去邊疆小鎮害他喪失退休金的,也是馬華!

資料整理:張丹楓

今天在面書偶然看到陸庭瑜老師正在同善醫院中醫大樓修養治病的訊息,心中非常感慨。陸老師與他的師父林連玉老師一樣,都是高風亮節、從不向惡勢力低頭的華教鬥士,是華教界備受推崇及尊敬的長者,希望他早日康復,頤養天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到陸老師,再想起馬華現任署理總會長魏家祥大言不慚的說馬華如何如何愛護華小,如何如何協助增建華小,立刻又火冒三丈了。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之所以陷入今天這麼困難的處境,跟馬華絕對脫離不了關係。若非當年馬華領導層那些香蕉人助紂為虐,協助巫統打壓華文教育,今天的華教也不會如此辛苦經營。若說今日華文教育得以重新遍地開花,最應該感謝的其實就是中國。因為中國強大了,大馬政府需要靠中國振救經濟,政策上不得不調整;華文教育才能夠重返輝煌;說得嚴格一點,馬華別妄想又來爭功勞。馬華從60年代到90年代對華文教育造成的傷害有多嚴重,不是斷章取義顛倒歷史就可以撇清的。

大課題就暫時不說了,今天就讓大家一起回顧歷史,看看當年馬華總會長李三春是如何將華教鬥士陸庭瑜整得五癆七傷,丟了教師工作連養老金也完蛋!

事先說明,這件事是李三春親口承認是他幹的。絕對沒有污衊成份。

當年李三春能夠在短短16年內,從一介無名小子成為馬青總團長、鬥倒林敬益、超越李孝友成為署理總會長,逼退陳修信爬上馬華總會長寶座,不能不說他確實有過人的政治魄力和韜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他私底下對人對事的小氣量,也是有名的。他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

以下這個事件,最能夠證明李三春是表里不一的偽君子。

大家都知道陸庭瑜老師,70年代擔任教總副主席,是教總主席沈慕羽的副手,對於維護華文教育的立場非常堅定,勇於抨擊政府,是典型的華教鬥士。

陸庭諭大半生為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事業奔走,當今許多人也許並不記得,1979年一場由《有心人》幕後操盤的《莫名其妙》調職案,最終導致當時還在吉隆坡南強華小教書的陸庭諭遭教育部革職,而且喪失了應得的恩俸金。

後來在一次訪談中,提起這事,陸庭諭記憶猶新,但是說來一點也不激動,從容平和。

他說:《那時我們正如火如荼的搞獨中復興運動,我們到處講華文中學改制的真相。說到將華文中學改制,就一定會批評馬華公會。》

他說:《當時很多馬華公會的基層就講:不要一棍掃完,領袖不對,就罵領袖好了。可是後來又有人說,你攻擊領袖,就是攻擊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庭瑜到處巡迴演講,每一次談到華文中學改制問題,就形同揭開馬華歷史的瘡疤一次,李三春對他恨之入骨,可想而知。

猶有進者,1978年全國大選,馬華面對董教總抨擊的時候無力還擊,導致選舉成績差強人意,所贏得的國會議席又一次減少。李三春對董教總的憤恨更加深了。董教總和馬華公會的關係如何,可想而知。

陸庭瑜沒申請調職卻收《批准調職》信

陸庭諭回憶說:《我並沒有申請調職,所以我向教育局抗議;抗議之後,教育局就說,取消那封批准調職的公函。可是兩個星期之後,我又接到另一封調職通知書,說要把我調到登嘉樓日底(Jerteh)的中華小學。》

這一次的調職,也沒有成行,因為陸庭諭決定和教育部打官司。

《當時董教總的法律顧問劉錫通、李善圖、郭洙鎮、蘇林邦、蘇天明等人認為,雖然教師調職是正常手續,但是由於早前已有一封莫名其妙的批准調職的公函,證明這次的調職具有惡意(Mala fides),因此主張打官司討公道。》陸庭瑜說。

不過,這種調職的事,教育法令清楚說明是當局的絕對權力,這場官司,陸庭諭輸了。

這場官司結案後,教育部在1983年將他革職,當時陸庭諭已經年屆53歲,再過兩年就要退休;可是這一革職,恩俸金就泡湯了,僅能領回自己的公積金。遭革職後,陸庭諭受聘于吉隆坡尊孔獨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究竟是誰在幕後操作,非要把陸庭諭《外放邊疆》?

當時馬華公會的副教育部長是陳聲新(1989年病逝,1974-1982年任副教育部長),但是非要陸庭諭流放登嘉樓的《有心人》並不是陳聲新,而是當時的馬華公會總會長──李三春。

李三春:《這是我做的。》

李三春在幕後操作讓陸庭諭調職東海岸的事,竟然是李三春自己承認的!李三春把陸庭諭搞到工作沒了、恩俸金泡湯了的這段《秘辛》,董教總圈子裡的人雖然知道,但是在媒體上公開,這是第一次。

陸庭諭接受《獨立新聞在線》專訪時,提起李三春對他乾的好事,語氣之中、眉宇之間,仿佛沒有一絲怨懟。

陸庭瑜老師說:《1982年大選前,董教總搞三結合,要結合執政黨、在野黨及華團三股力量,林晃升、李萬千他們就去找李三春談。李三春大概覺得董教總沒什麼力量,沒興趣。但是他自己爆出一句話:大丈夫做事,敢做敢當,陸庭諭調職的事,是我做的;不過,他(1978年)被人暗算的事,與我無關。》

陸庭諭轉述說,當時李萬千問李三春:《你一點歉意都沒有嗎?》

李三春答說:《有什麼歉意?他到處罵我;他做初一,我做十五。》

一棍劈下 陸老死裡逃生

在莫名其妙的調職公案之前,陸庭諭曾在吉隆坡街頭遭人當街暗算,僥倖不死,但這宗狙擊案,早已成為無頭公案;兇手是何許人、動機何在,沒人知道。

那是1978年8月11日,陸庭諭在吉隆坡街頭為獨中籌款,突然有個華裔青年持著建築用的木棍,從後狙擊陸老,一棍劈下來,陸老頭、背、肩都受傷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庭諭說,他不知道兇手的動機為何,但是《總是覺得有人不喜歡我,要置我於死地……兇手看起來是生手,好像是要你的命,但是經驗不夠。》

陸老說:《既然沒有私人恩怨,就只有公仇──公仇就是這個教育政策的立場。》

據陸庭諭透露,事發後,一些黑白兩道的朋友四處打聽、追查,但是都無法查出干案者是誰,這事也就成了一宗懸案。

從李三春如何使用骯髒手法對付陸庭瑜,就可以知道這個人是如何的陰險。倘若不是因為教總安排被革職的陸老到尊孔獨中當教師,試問一個年屆退休的老教師被位高權重的堂堂部長如此修理,連恩俸金也沒有了,他如何度過晚年?

就算李三春的偽君子形象如何塗脂抹粉扮得多清高,對付陸庭瑜這件事,就足以將他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