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遠飛他鄉來到我國以為可以賺錢養家,沒想到卻遭遇中介惡劣剝削、剋扣薪水!!

HealtyLife     2016-11-24     檢舉

外勞遠飛他鄉來到我國,以為到了世界兩大電子品牌三星(Samsung)和松下(Panasonic)工廠上班,就可以賺錢養家,沒想到卻遭遇中介惡劣剝削、剋扣薪水,甚至要14人擠在一間發霉的房間休息,情況非常惡劣。

圖片來源:衛報

據英國媒體衛報報道,大多數的外勞都是聽信了中介的話,以為來到馬來西亞工作就可以有穩定的工作,豐厚的薪酬,然而來到這里後,才發現工資還比最低工資水平更低,工作時間又長,還要償還中介所謂的「找工費」。

一名18歲的尼泊爾籍勞工Aakash Bhandari告訴記者,他是來自尼泊爾西部偏遠山區的一個村莊。因一系列的家庭悲劇,他被迫輟學,出國工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移民工來說,馬來西亞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國家,但尼泊爾的招聘中介告訴我,可以在世界最大品牌之一的三星手機廠內工作。」

「所以,我付了750英鎊 (約4107令吉)給中介,以確保我在馬來西亞有工作。」 必須一提的是,這筆錢遠遠超過了Aakash Bhandari在家鄉的一年工資。

更糟糕的是,為了要有這筆錢付給中介,Aakash Bhandari借了貸款,而貸款的利息竟高達60%。「中介當時承諾說,工資一定足夠償還貸款,還有錢賺!但來到這里,才發現根本不可能還完貸款,哪怕已經在這里待了兩年。」

據衛報記者報道,他們在采訪了30名三星和松下的外勞後發現,有些人是向中介支付了1000英鎊 (約馬5475令吉),以在大馬工作。

Aakash Bhandari透露,當時中介告訴他,將會安排他到三星手機工廠,工作范圍只是包裝手機之類的,但如今他的工作是製作微波爐,工作比想像中的更為困難。

「當時中介告訴我,如果不滿意這份工作,是可以換公司的,這也是為何我來了。但來到這里之後,他們告訴我,若要換工作,就要支付150英鎊(約馬幣821令吉),我根本負擔不起。」

「別無選擇之下,我要麼只能選擇逃跑,要麼去外面非法找打工。」

當然,Aakash Bhandari並不是孤單的,他只是2000人之中的一名受害者。和他一樣來自同一批中介公司的外勞也向記者透露,他們都覺得被中介欺騙了。其中,有人透露,中介答應他每月的基本工資是315英鎊 (約1724令吉),但在簽了合約,離開尼泊爾之前,卻反口變成每月工資268英鎊 (約1467令吉),而這筆錢是已經包括了加班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很生氣,但沒有辦法,我們沒有錢了。我們怎麼可能空手回家?我們不得不來這里工作。」

他們來到這里工作之後,也幾乎失去了自由:

1. 護照被沒收 (這在馬來西亞雇傭法律下是非法的)

2. 若想在合約結束之前回國,必須支付740英鎊罰款 (約馬幣4052令吉)

3. 被迫輪班制的工作14小時

4. 限制休息時間、限制上廁所時間

據報道,Aakash Bhandari的工資單顯示,他一個月30天只休息1天,幾乎每天都站著上班12至14小時。僅是九月份,他工作了29天,加班65個小時。

「若是上班12小時,你只有45分鐘的時間吃飯。每兩小時,只有7分鐘的喝水時間。」

圖片來源:衛報

除此之外,這些外勞的宿舍也非常擁擠。據報道,位於柔佛的松下員工宿舍中,一間發出霉味的房間就必須擠下14名男子,而他們還要共用一個壞的廁所、兩個淋浴間,而開放式的廚房就在廁所對面。

在新山的外勞也坦言,他們每個月只收到700令吉工資,只有承諾時的一半,同時也低於法定的最低工資。但由於債務纏身,因此什麼都不能做。

一名受訪的男子說,他們曾經期望中介公司的主管可以幫忙,但對方卻恐嚇道:「如果你再投訴,會有人打你,甚至調你去更糟糕的地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報道後,三星和松下都已經發表聲明,強調會對《衛報》的報道指控展開調查。

「身為電子行業公民聯盟(EICC)的一員,我們始終遵守EICC的指導原則。在馬來西亞工廠直接聘僱外籍勞工的過程中,並未發現有任何違法之事,但一旦有任何投訴,我們將著手進行調查。」

「我們目前正對馬來西亞人力仲介公司進行調查,若有發現任何違法事宜,將會立即做出懲處與改善,並中止與不法公司的合作。」

根據2014年一份來自民間勞工監督團體Verité的報告指出,馬來西亞電器代工業約有近三分之一的員工的權利是遭到剝削的,當時他們曾要求外商積極改善企業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