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舅子請吃飯,結帳時丈母娘讓女兒買單,女婿:我們離婚吧!

2023-03-28     武巧輝     反饋

小舅子請吃飯,結帳時丈母娘讓女兒買單,女婿:我們離婚吧

這事兒還要從一開始說起。 當初偉正和現在的老婆玉嬌認識的時候,可以說是迷戀至極。偉正是個不折不扣的戀愛腦,三個小時沒見就抓耳撓腮的想,五分鐘玉嬌沒回他消息,就坐立難安。 但好在玉嬌耐不住自己死皮賴臉的軟磨硬泡,最終跟偉正確定了戀愛關係。 偉正以為自己撿到了寶,娶回了愛情。殊不知其實是在給自己挖坑。 當時訂婚時聊彩禮玉嬌家要了很多,一套房加20萬。好在家裡有多一套房,是父母早先房價還沒有那麼高的時候預備下來的。彩禮自己攢的錢,外加從父母那裡拿的也就夠了。 就這樣,玉嬌和偉正結了婚。

1/4

偉正萬萬沒想到,自己的老婆竟然還有一個弟弟。這個事兒玉嬌一家人誰都沒說過,自己去玉嬌家的時候也沒見過。對於偉正而言,自己的這個小舅子幾乎就是憑空冒出來的。 玉嬌解釋道,弟弟早些年在還沒結婚的時候一直在國外留學,沒有回家。一度都忘了他的存在。最近剛回國考了學位,才想起來跟偉正介紹。 偉正聽了只能作罷。畢竟自己沒問,老婆忘了介紹也正常。沒想到這其中另有他意。 結婚一年,偉正準備多添置幾個家電。之前自己的工資一直都交由老婆保管。想到結婚一周年了,給自己的老婆添置一台洗碗機,自己獎勵自己一台咖啡研磨機,滿足一下生活的小情調。 於是偉正便跟老婆說自己想買幾台家電的事情,沒想到卻被老婆玉嬌一口回絕。玉嬌說:「那些家電有什麼用?洗碗我自己能洗,而且洗碗機洗的不幹凈。至於那個咖啡研磨機,你還要自己買咖啡豆。不如出去外面點外賣喝,你點一輩子外賣也沒買個咖啡研磨機花的錢多。」 本來當時談戀愛的時候偉正就是弱勢的那一方,被自己妻子這麼一說,偉正本來想買也沒有買的心情了。但是沒想到自己妻子拒絕,其實有其他的原因。

2/4

到了過年的時候,偉正要妻子拿錢出來給兩家的父母置辦年貨。自己家裡也要買一點兒存貨。沒想到妻子竟然一分錢都拿不出來。 偉正趕忙問道:「錢去哪兒了?」 玉嬌說:「一共咱們倆就這麼多錢。一個月凈賺1萬,每個月交水電、吃飯,我弟弟那兒也花錢,一個月還得給他5000。我哪還能能剩下錢?現在不欠外債就是好的了。」 一聽這話偉正頭嗡了一下:「你每個月還給你弟弟5000塊?」 玉嬌理直氣壯的說:「是啊,那是我親弟弟。現在剛回國,沒工作,還要重新建立國內的交際圈。我不給他錢怎麼辦?我父母就那些退休金,還不夠自己生活的。」 偉正傻了眼,不知道怎麼辦好。 這個時候玉嬌說:「我弟弟說了,請全家人過年吃個飯,正好見見你這個姐夫。」偉正想到反正該過年了,不如就跟著岳父岳母家裡一起吃頓飯,把這件事情好好說一說。 到了飯桌上,一桌子人推杯換盞,暢所欲言,一派合家歡樂的氣氛。岳父岳母還有自己老婆圍著小舅子轉。這就讓偉正很不高興了。本來他還想說說自己老婆把錢都給他弟弟的事情,但這樣怎麼也插不上話。 有酒足飯飽之後,小舅子主動去買單,沒想到卻讓丈母娘攔下了。丈母娘對玉嬌說:「怎麼能讓你弟弟買單呢?他現在又沒工作,你去買。」 玉嬌點點頭,轉頭就伸手向偉正,意思就是讓偉正給她拿錢。 偉正看著自己老婆伸過來的手,淡淡的說了一句讓全桌人震驚的話:「我們離婚吧。」 玉嬌尷尬的楞在原地,不知所措。丈母娘緊忙打著圓場:「哎呀這個女婿是喝多了,真是不能喝。」 偉正撇了一眼丈母娘:「我沒喝酒,我要跟你女兒離婚。你們一家人就是吸血鬼。」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偉正也沒有繼續坐下去的必要了,理都沒理驚愕的一家人轉身就走。 沒想到這一家人奇葩的操作還在後面。 偉正回了家之後,玉嬌沒回家。等來等去卻等到了丈母娘的電話。 丈母娘電話里第一句就說:「你要離婚可以,把房子過給你小舅子。我保證我女兒不會再煩你,馬上就簽離婚協議書。」 偉正冷笑一聲說:「憑什麼?當初結婚時房子是我買的。」 丈母娘在電話那頭兇惡的說:「你跟我女兒住了一年多,我替我女兒要點青春損失費怎麼了?這房子你只要給過戶,咱們的關係就算斷了。你要不過戶就別想離婚!我天天上你單位去鬧,我看你怎麼上得了這個班。」 偉正咬牙切齒。自己丈母娘的一家人竟然都是這樣的貨色!於是說:「有本事你就去鬧。我看看最後誰丟臉。」 節後偉正去上了班,沒想到丈母娘真的來了。老太太來偉正單位門口坐了下來,開始滿地打滾兒哭鬧,說什麼偉正始亂終棄,說什麼偉正在外面有了外遇。

3/4

同事們紛紛好奇到底是怎麼事兒,不多時,偉正來上班了。大家用著特殊的眼光看著偉正。偉正早就料到有這一出,淡定的打了報警電話,同時把老太太詆毀自己的言論一五一十的用視頻錄了下來。 老太太在調解室里一臉奸計得逞的笑,偉正這邊可淡定從容的很。然後專門把這個視頻放給老太太看。 然後偉正說:「你死了心吧,房子我絕對不會給你們家的。不光不給我還要起訴你。我看看你這麼大歲數了應付不應付的過來?」 這下換老太太傻了眼,偉正手裡人證物證俱全,這個官司怕是要吃定了。

丁文一臉嚴肅的說:他當初沒有工作的時候總是伸手找我們要錢,到現在還有10萬塊沒有還給我,如今他既然掙了錢,請客吃飯他就應該買單,哪有讓我們掏錢的道理,這還有完沒完了!這一席話說的吳敏一家人十分尷尬,吳敏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服務員,為了維護自家人的面子,她對丁文嚷嚷道:別在這喝了點酒就發瘋,說什麼胡話呢?為了這點錢丟不丟人?隨後她不顧丁文的阻攔還是把帳給結了。

丁文實在忍無可忍他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著吳敏說:行,我胡鬧是吧?離婚吧!我沒辦法和你過下去了!丈母娘見丁文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樣的話,立馬開始指責丁文的不是,丁文沒有理會繼續說道:我沒有喝多酒,我現在非常清醒,這幾年我還從來沒有這麼清醒過,自從吳敏嫁給我她的工資大部分都補貼給了她這個弟弟,到現在我們都還沒有計劃生孩子,我已經受夠了你們這一家人,明天我們倆就到民政局去把離婚手續辦了吧!

說完丁文便獨自離開了飯店,吳敏當然是隨娘家人回家了,她還以為丁文這次說的是氣話,她還等著丁文回頭來哄她,到了第二天,丁文果然來了,吳敏半推半就的跟隨丁文上了車,此時吳敏還滿心歡喜以為是回家去了,直到丁文將車開到了民政局門口,吳敏才明白丁文是來真的了。

丁文沒好氣的說道:趕緊的別磨嘰,你的證件我都給你帶來了,咱倆趕緊把手續辦了吧,我真是後悔當初娶了你呀,你和你家人簡直把我當成冤大頭了,這麼多年我為你們家為你弟弟付出的這些錢,要是拿出去捐給慈善機構那還能幫助別人,還能換來一個謝謝,但是給你弟弟我換來了什麼?此時吳敏也在氣頭上覺得不能讓丁文看不起她,所以她也賭氣般的進了民政局和丁文離了婚。從民政局出來丁文頭也不回的自己開車走了,獨留吳敏一個人呆愣在原地。

高宏浩 • 5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12K次觀看
終瑾梅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8K次觀看
楓葉飛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5K次觀看
武巧輝 • 20K次觀看
武巧輝 • 8K次觀看
武巧輝 • 9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楓葉飛 • 18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7K次觀看
高宏浩 • 9K次觀看
宗先紀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