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陪寫作業變成「高危工作」,智慧父母選擇這樣做。

2024-03-03     玉兒     反饋

「事兒多、一寫作業就要喝水、尿尿、大便、手麻、腳癢、肚疼。」

「磨磨蹭蹭,半天寫出不來幾道題。」

「給孩子講了無數遍的題,他還是能錯。」

「自從陪孩子做作業,發現我們都得了一種病,她得了拖延症,我得了狂躁症!」

......

陪孩子做作業這件「苦差事」,不只是中國父母在吐槽,國外的父母也不例外:

做數學作業的首要步驟是「開始哭泣」。

做數學作業的首要步驟是「開始哭泣」。

店員: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我: 蒼天啊,但願你可以幫我。(轉頭對孩子說)親愛的,去拿你的數學作業, 這個好人會幫我們的。

店員: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我: 蒼天啊,但願你可以幫我。(轉頭對孩子說)親愛的,去拿你的數學作業, 這個好人會幫我們的。

我拒絕幫孩子們做作業,因為我在教他們什麼是責任。也因為我並不知道作業的答案是什麼。

我拒絕幫孩子們做作業,因為我在教他們什麼是責任。也因為我並不知道作業的答案是什麼。

8歲的孩子對我說:「我需要有人幫忙做作業,但不是你!」

我反駁道:「我已經42歲了,我可以的」

8歲孩子:「上次你幫我做的全錯了,你可以像8歲的人一樣幫我嗎?」

8歲的孩子對我說:「我需要有人幫忙做作業,但不是你!」

我反駁道:「我已經42歲了,我可以的」

8歲孩子:「上次你幫我做的全錯了,你可以像8歲的人一樣幫我嗎?」

家長在面對孩子的作業問題時很容易喪失冷靜,「親媽一秒變後媽」,還可能變成「男女混合雙打」。

根據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發布的《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計算後發現,從2010年到2018年的這近十年時間裡,小學生家長每周輔導作業的時長從3.67個小時增加到了5.88個小時;初中生家長每周輔導作業的時長從1.56個小時增加到3.03個小時

而根據《中國中小學生寫作業壓力報告》顯示,有91.2%的家長有過陪孩子寫作業的經歷,其中,每天陪的高達78%,時長超過4小時,更有75.79%,即每4個家庭里,就有3個,曾因寫作業發生過親子矛盾。

孩子不寫作業可以嗎?

陪孩子寫作業能引起這麼多問題,有家長就開始思考能不能讓孩子少寫或者不寫作業?

之前我們就分享了一個媽媽為兒子做的小小革命:從讓老師減少作業,到完全沒有作業的歷程。同樣也引發了許多家長的共鳴:

即使不寫作業,成績還是「倍棒」!

Alina:我有到學校向班主任及各科老師,年級主任爭取減作業,老師們集體被我說服了。孩子依然取得優異的成績,位列班級前三。學習成績好,其實並不需要太多簡單重複的作業,那會讓孩子從小養成死記硬背的犯懶模式,而非開拓性的思考模式。

英子:我家一直從進學校就告訴老師不做作業,老師也允許了。直到現在,小孩都沒有很差的成績,反而一直保持在前十,我們已經很知足了。每天和小朋友一起,可以隨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Alina:我有到學校向班主任及各科老師,年級主任爭取減作業,老師們集體被我說服了。孩子依然取得優異的成績,位列班級前三。學習成績好,其實並不需要太多簡單重複的作業,那會讓孩子從小養成死記硬背的犯懶模式,而非開拓性的思考模式。

英子:我家一直從進學校就告訴老師不做作業,老師也允許了。直到現在,小孩都沒有很差的成績,反而一直保持在前十,我們已經很知足了。每天和小朋友一起,可以隨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實在做不完,老師又不肯答應少做作業,我只好挽起袖子幫孩子做了!

Chen:小學階段,只要是重複性的作業,我模仿孩子筆跡替孩子寫。曾試圖和老師溝通,還沒表述完,老師就一棍子打死了。

1/3
下一頁
玉兒 • 180次觀看
玉兒 • 2K次觀看
玉兒 • 430次觀看
玉兒 • 160次觀看
玉兒 • 240次觀看
玉兒 • 220次觀看
玉兒 • 70次觀看
玉兒 • 330次觀看
玉兒 • 730次觀看
玉兒 • 130次觀看
玉兒 • 60次觀看
玉兒 • 410次觀看
玉兒 • 20次觀看
玉兒 • 240次觀看
玉兒 • 30次觀看
玉兒 • 80次觀看